光之树科技关于数字联盟构架实践的洞察

目前,全球已逐渐进入互联网和数字经济时代。数字经济的发展离不开数据,可以说,可用于在线计算的数据已成为数字经济时代的生产要素。

管窥数字经济

目前,全球已逐渐进入互联网和数字经济时代。数字经济的发展离不开数据,可以说,可用于在线计算的数据已成为数字经济时代的生产要素。在数字经济框架下,社会分工各部门间可以通过区块链、大数据等技术高效的广泛连接和协同,从而形成可信、共赢的新型价值联盟,实现社会化生产的提效降本,并促进和深化社会创新。

《光之树科技关于数字联盟构架实践的洞察》

光之树科技利用区块链和多方安全计算技术,结合投身于国内数字经济发展的学术、科技、监管、金融等参与方的合作经验来看,目前国内对数字经济的探索和认知还处在欣欣向荣的早期。结合我们的实践,希望同各参与方继续深入探讨数字经济的未来发展方向和路径。

光之树科技认为,目前国内数字经济在实践中分为资产数字化数字资产化两大环节。其中:

资产数字化环节伴随着IoT、计算机视觉、工业物联网标识解析等技术的发展,物理世界同数字世界的鸿沟日益收窄,同时,资产数字化所覆盖的对象也从实物、人等扩展到了人与物、人与人、物与物之间的关系和互动层面,数字对于场景(时间、空间、事件等要素构成的上下文环境)的刻画能力日益深入。因而所谓“上链”的过程也从单纯的技术实现范畴,转化成了帮助企业跨越“数字藩篱”,将物理世界同数字世界“打通”的一整套方法论体系。这一环节带来的价值主要是业务的提效降本。

数字资产化环节是前一环节基础上的增量创新,在业务效率提升的基础上,带来了新业务的扩展、新价值的发现,以及新一轮资产数字化的闭环开端。在资产数字化之后,利用数据中台、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技术,结合数据的挖掘、治理和应用等工作,企业自身的数字化程度及数字化生产力得到极大提升,使得企业能同其他企业形成以数据可信协作为基础的数字生产关系,充分利用数据作为生产要素,以数字联盟的形式,实现业务的创新和扩展,从而实现从数字到价值的“价值藩篱”跨越。

数字联盟初探

基于前述讨论,可以发现,数字联盟是实现数字资产化的主要落地形式,因此,我们也初步梳理和研究了目前常见的数字联盟形态,这一工作一方面将对后续有志结成联盟的“盟主”企业,在如何定位、形成、运营、发展、变革等方面有比较清晰的坐标依据,另一方面,这一工作也能帮助联盟成员企业更好的选择联盟,并认清和最大化发挥联盟带来的价值。

这一工作成果总结如下图,光之树科技后续会陆续围绕特定形态联盟的构架和运营进行深入分享。

《光之树科技关于数字联盟构架实践的洞察》

数字联盟运营方法论

《光之树科技关于数字联盟构架实践的洞察》

从前述数字联盟的四种形态分析可以看出,一方面,同其他联盟一样,数字联盟也存在着一定的生命周期规律,从联盟的结盟、发展、稳定到变革,每个阶段联盟的“成员、规则、运转”三要素都将面对不同的问题和挑战,需要结合当前的情景,以及相应的动能来进行体系化的分析和解决方案设计;另一方面,不同形态的联盟之间也存在着转型和联合的可能性,例如,证券的存托管这样的监管驱动型联盟在联盟数据能力、成员分布以及各成员业务发展到一定阶段时,就可能会自发的转型成为围绕新型业务(如投融资撮合等)的产业价值型联盟,又比如对于开放赋能型的数据开放联盟,可能需要同银行间协作联盟合作,来寻找数据开放的应用落地场景。

因此,这里所谓的“情景”意味着数字联盟在当前阶段所处的上下文(如盟主和盟友的情况、联盟的价值和竞争力等一系列内外部的因素),“动能”意味着联盟之所以能成功的进入下一阶段或稳定在本阶段的核心因素。而分析当前情景,结合科技、过往最佳实践经验等手段,从联盟“成员、规则、运转”三方面,优化和提升联盟动能,从而实现联盟效益最大化,是光之树联盟架构及运营方法论的核心。光之树科技围绕这一方法论也提供了丰富的顶层设计和联运服务。

以数据开放平台“情景-动能”浅析示例

    联盟情景:

  • 政府数据开放平台已逐渐成为一个地方数字政府建设的“标配”,近年来呈爆发式增长 :截至 2019 年上半年,已有 82 个省级、副省级、地级政府上线了数据开放平台,与2018年同期相比新增36个;共62801个开放数据集,与2017年起8398个相比,增幅近七倍
  • 未被完全释放的数据开放价值:缺乏数据开放联盟顶层设计、法规政策缺乏、高需求高价值数据供给不足、平台层缺乏常态化运营等问题,导致仅3.7%地方平台上存在少量有效服务应用。实质上平台更像是缺少观众和演员的空舞台,离平台开放创新的初衷尚有距离。

    联盟角色及动能:

  • 数据开放主体:数据作为新型生产要素,如果能有一种保证数据安全前提下的数据共享方式,那么数据开放主体可以充分享受数据开放带来的经济效益的分配,以及因为数据开放应用带来的业务增长机会。
  • 数据利用主体:以金融行业为首的多个行业已经率先开始了数据驱动的业务转型工作,数据的利用已经同创新和增量业务紧密结合,证明了数据利用的价值,因而如何在合法合规前提下引入和挖掘更多可利用的数据资源,成为增量业务开展及更多业务创新的迫切需求。 
  • 联盟治理和监管方: 传统“数据仓库”式的数据开放平台建设思路,即,各数据开放主体将数据传输、汇集到开放平台上,然后根据数据开放权限,供相应数据应用主体下载、获取。这样的模式在数据时效性、数据应用落地适配度、数据安全保护、监管等方面都存在非常大的挑战,因而在一些实际项目中均遇到了很大的挑战。如何兼顾数据权属的同时,又保障数据质量、共享效率,并实现可监管、可追溯,成为监管方最急迫需要的解决方案。
  • 大数据中心运营主体:如何在监管方指导下,充分利用市场化机制,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如何提升数据开放平台的活跃度,如何进一步深入创新,从数据的上架和销售平台,转变为带有自主创新应用的数据资产服务平台?等一系列问题也是近期探索的热点。

 

光之树科技认为数据资产服务平台在这“情景-动能”框架下,可以通过充分利用包括区块链、多方安全计算、标识解析体系等多种技术来满足联盟的发展需求,具体来说,利用区块链、多方安全计算等最新技术,可以建立去中心化的数据安全流通平台,数据开放主体的数据在本地通过API形式上架到数据开放平台,区块链上通过去中心化的数据开放清单、行为记录等实现数据流转的留痕及审计追溯能力。

同时,数据在上架、使用前还需要经过数据确权程序,利用标识解析体系,为数据开放主体、开放主体的的数据、数据应用主体都打上“数据标识”,再结合区块链不可篡改等特性,可以实现数据标识在数据流转过程中的不丢失不损坏,从而完成数据确权、上架、流转的完整数据信任链闭环。

另一方面,数据标识可以作为数据脱敏匹配的主键,实现数据在保证不具备“识别和结合可识别性“的同时,仍然可以安全进行匹配,解决了数据应用问题中个人信息匹配的合法合规问题。

  1. 在实际落地中,在主管单位完成监管和标识解析节点部署,同时发布数据流通标识体系标准,用于后续数据开放主体数据开放时的数据标记技术参考。
  2. 数据开放主体部署数据流通平台区块链及标识企业节点,在本地完成数据的清洗、加工、权限分层等工作,并上架数据。
  3. 后续该数据开放平台区块链联盟链,将以数据标识作为主键,完整记录、追踪每条数据的“来龙去脉“,实现存证、审计等监管诉求的同时,也不会增加数据开放主体、数据应用主体的合规负担。
  4. 数据应用主体根据相应数据权限,通过API接入数据,对于高级联合建模需求(也就是需要数据开放主体开放更底层的数据来实现数据应用主体特定业务需求时),可利用多方安全计算、联邦学习等技术,链上和链下相结合做到“可用不可见”的前提下完成。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