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i借贷】有担保抵押债务 v.s. 无担保抵押债务

风险优于安全。有担保抵押的借贷,降低了风险的同时,也抑制了创新, 拖慢了经济的发展,削弱了借款人的一种自我实现意志,和还款意愿。

以下是 Zero Collateral 引用的一个研究报告,回答为什么更需要无担保抵押的DeFi Lending。当然 Zero Collateral 并非置风险不顾,而是通过加密协议,逐渐实现零风险,零抵押,低利息的DeFi Lending.

y

无担保抵押债务比有担保抵押债务更能预测经济活动。

最近的宏观经济研究强调了有担保抵押债务在推动经济活动中的重要性。事实上,2008年的金融危机如此严重、复苏如此缓慢的原因之一是以房屋为抵押品的房地产信贷市场:当房屋价值下降时,债务往往大于抵押的房屋价值。这一事实支持了商业周期理论中的一种传统观点,即有担保抵押借贷的数量推动了商业周期的发展。因此,在经济上升期,人们更多地借款购买房屋和其他资产(有抵押债务),增加了杠杆比率和资产价格,而在经济下行期,人们发现信贷难以获得,因此他们偿还贷款,从而降低杠杆率。因此,传统观点认为,有担保抵押的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密切相关。

但债务在经济波动方面有多重要?有抵押的债务和无抵押的债务的影响有多大的区别?

Azariadis、Kaas和Wen(2015)将公司债务总额分解为有担保抵押债务和无担保抵押债务,以研究公司级债务与经济之间的关系。利用美国非金融上市公司的统计数据,他们发现无担保抵押债务的平均份额远大于有担保抵押债务的份额。在金融危机之前,这一比例约为总债务的80%至85%,而危机之后仅略低于总债务的80%(图1)。也就是说,企业大多发行无担保抵押的债务,而2008年的金融危机并没有多大改变这一事实。

《【DeFi借贷】有担保抵押债务 v.s. 无担保抵押债务》

此外,作者还表明,在所有样本中,无担保抵押债务的金额与GDP呈强正相关(0.70至0.75相关),虽然有担保抵押债务与GDP的也显弱相关性,但在三个样本中有两个是负相关的:全样本和不包括最大的1%企业的样本(相关性为-0.15到0.15)。此外,无担保抵押债务指标往往领先GDP一年,这表明它可能推动GDP发展,而有担保抵押债务往往滞后于GDP发展(剔除前5%的企业样本,图2)。最后,作者得出结论:无担保抵押债务能有效对GDP作出预测,但有担保抵押债务对GDP预测没有帮助。
《【DeFi借贷】有担保抵押债务 v.s. 无担保抵押债务》

作者还利用资金流量账户的数据来衡量美国经济中的有担保抵押债务和无担保抵押债务,并发现了类似的结论。作者指出,至少在1980年之后,无担保抵押债务是导致GDP波动的一个关键因素,而有担保抵押债务与GDP的相关性不强,也不会推动GDP的波动。这一发现很重要,因为传统的宏观金融理论认为,允许企业发行有担保抵押债务的抵押品价值是允许企业借贷的重要因素。然而,数据显示,无担保债务才是经济活动的重要驱动力,因此抵押品的价值可能不是很重要。因此,在企业层面,无担保抵押的债务比有担保抵押的债务在理解商业周期方面更为重要。

为了解释这些实证结果,作者构建了一个理论商业周期模型。具体来说,他们认为,由于公司在市场上的声誉对其在无担保抵押债务市场上发行债务的能力起着关键作用,而且由于声誉是一种自我实现的行为(从某种意义上说,一个人期望的未来自我形象影响了当前的行为),所以公司对未来信贷市场状况的信念(例如市场违约的可能性)对于塑造其目前在信贷市场上的行为非常重要。因此,企业对未来信贷市场状况越有信心,它们选择违约的可能性就越小,因此它们就越有可能借入更多的资金进行投资,而这反过来又会加强未来信贷市场状况。因此,企业对信贷市场的信心将影响无担保抵押债务市场的规模,进而影响GDP总量。作者基于他们的理论模型进行的校准工作表明,这些对企业对未来信贷市场状况的信心的自我实现冲击可以占GDP总波动的50%左右。

注意:
1. 无担保抵押债务是指总债务与有担保抵押债务之间的差额,因此无担保抵押债务份额的下降意味着担保抵押或其他担保债务的增加。由于大公司可能会扭曲结果,图1比较了样本的结果,排除了按资产规模计算最大的1%和5%的公司。虽然剔除最大的公司会降低无担保抵押债务的平均份额,但债务的时间变化并不显著。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