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硬核OG每年秘密聚会 这是他们今年讨论的热点,附公告

新的一年,新一届中本聪圆桌。布鲁斯·芬顿 (Bruce Fenton,现任比特币基金会执行主任) 发起的这个年度「非会议」已成为一个寒假的开年庆。我在牛市和熊市环境中都参加过这个圆桌。今年气氛非常乐观,我们正处于一个旗帜性年度的黎明。

链闻注:「 非会议」,英文为 unconference,是一种开放平等自由的会议,没有嘉宾贵客,不设主旨发言,没有规定的休息时间,整个会议自由开放的递话筒。

《比特币硬核OG每年秘密聚会 这是他们今年讨论的热点,附公告》

这个非会议有八个不同的「堆栈」,没有哪位与会者可以纵览所有议题。下图是第一天的一些话题,你可以管中窥豹:

《比特币硬核OG每年秘密聚会 这是他们今年讨论的热点,附公告》

为了学到更多,我选择了自己并不熟悉的几个议题。从参加的讨论中,我得到如下洞见。

法币入金通道与新人上车

比特币相关的法币通道有两种付款方式:推式 vs 拉式。「推式付款」难以撤销,包括电汇和认证支票。「拉式付款」包括 ACH(自动清算中心) 和信用卡,这么做有退款风险。机构往往使用推式付款,而散户或零售消费者往往采用拉式付款。

接受 ACH 付款的一大挑战在于,你可能得等好几天才知道付款信息是否有效。现在有一些银行认证服务帮助改善证明环节,但他们要求用户交出他们的银行登录证书,这有巨大的隐私和安全风险。你应当假定,任何要你提供银行登录的服务,都有可能查看你过去的每一笔交易。

有传言称,各家银行往往会对任何涉及「比特币」或「加密货币」的交易在备注栏标记出来,而精明的商家会给自己起一个听起来不像金融企业的名字。当然,这一招只有在你的企业规模很小时有用,能躲过雷达的扫描。如果是比特币自动取款机(BTM ) 运营商这样具有大规模现金业务的企业,则可能面临账户被封停的风险。

很多加密货币交易所在处理他们的信用卡流程时都会通过欧盟而不是美国,因为在欧洲,信用卡付款与卡的网络直接处理,而美国则要求这些业务必须通过一家商业银行处理,这就增加了额外的审查风险。在美国处理信用卡业务还有一种方法,那就是为你的每位用户创建一个银行托管账户,以类似「预付现金」 (cash advance) 的方式为之充钱。其缺点在于,预付现金往往有 5% 左右的单次手续费,如果没能及时还款,会收取超过 20% 的利息。

要防止信用卡盗刷 (有人盗刷他人的信用卡购买比特币,当卡主发现并挂失时,付款会被退回) ,一种简单方式是在授权字符串中加入一个唯一码,以此验证是不是信用卡的真正主人。这种授权呼叫不会对该卡扣费,只需要卡主登入其信用卡账户去找到唯一码。你也可以使用 Riskified 等第三方服务,他们甚至提供一种退款保障。

有意思的是,有传言称,Coinbase 遇到的信用卡退款情况非常少,所以一旦发生退款纠纷,Coinbase 都懒得跟客户争辩,因为退款纠纷越多,平台的信用卡处理风险就越大。

稳定币是新用户上车的另一种途径,不过稳定币的托管问题也会带来额外的违约风险。很多情况下人们没有弄懂抵押物的托管情况。比如当托管人宣布破产时,抵押物能保证不被没收吗?这方面可能在法律上并未得到保护。

另一条警告是关于 DAI 的,即它提供了无限杠杆,其作用机制可能类似于拍卖利率优先股 (auction rate preferred shares) ,这正是十年前美国知名债券管理机构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 阴沟翻船的地方。

我对这个概念不熟悉,因此做了一点研究:

拍卖利率证券由每隔 7 天、 28 天或 35 天举行的定期拍卖决定债息率的波动。在拍卖期间,持有人有选择权可以售出他们的债券。到 2008 年初,这种拍卖一般无法吸引足够的买家。拍卖流拍时,债券持有人因这种证券流动不畅而面临债息率严重缩水。为了阻止流拍,一些华尔街机构开始回购没有卖出的债券。但是当 2008 年金融海啸来袭时,银行被迫加强资金储备,他们退出了,不再是最后的救命稻草,这个市场也就崩盘了。

巧合的是,在中本聪圆桌结论一周后, DeFi 领域发生的事件让我想起了这一警告;情况应该是,有人利用多个 DeFi 系统间复杂的交互关系,找到了一个操纵市场的方法。

《比特币硬核OG每年秘密聚会 这是他们今年讨论的热点,附公告》

2/ 完整细节以及 bZx 的事后检讨还没完全公开。不过,社区认为下面这笔交易是始作俑者:

– 作祟的是一笔复杂的单一交易,它利用闪电贷从 dYdX 中借出 10,000 个 ETH,一半投到 Compound ,一半投到 Fulcrum

3/ – 存入 Compound 的 5, 000 个 ETH,用于借出 112 个 WBTC。

– 另外 5, 000 个 ETH 在 Fulcrum 上作为抵押物,用以做空 WBTC

– 然后那 112 个 WBTC 在 Uniswap 卖出,以打压 WBTC 价格

– Fulcrum 上的 WBTC 做空获利套现,然后偿还 dYdX 上的闪电贷

比特币自动取款机

比特币取款机 (BTM) 的一个好处是,它不那么依赖传统银行通道;只需接触现金和比特币这两种不记名资产,用户无需担心中间机构的审查。不过,BTM 运营商依然面临很多难题。

《比特币硬核OG每年秘密聚会 这是他们今年讨论的热点,附公告》

很多 BTM 既可以买又可以卖比特币,这种双向交易形态可以实现现金循环。精明的运营者甚至会调整费率来促进套利,以此刺激用户帮机器实现再平衡。甚至有人提出一种「工蜂再平衡系统」,它告知比特币用户可以把现金从一台 BTM 搬到附近的 BTM 来赚钱。早期 BTM 很难获得现金运输服务,但到 2020 年, Brinks 和 Guarda 这样的公司已经开始提供类似服务。

从实际接触过的 BTM 运营商那里,我们了解到,买入金额约占 BTM 交易的 90%,卖出金额只占 10% 。很明显 BTM 对需求的价格弹性很小,这意味着,如果 BTM 把手续费从 5% 提高到 20%,运营商认为这不会赶走客户。这就是为什么你会看到很多 BTM 的 (买价和卖价) 价差极高——因为他们可以这么做。

另一个因素可能是 BTM 不会向用户展示价差或费率;客户只想着把 X 美金投进去就好,根本不在乎实际的市场价格是多少。同时进行稳定币交易的 BTM 运营商注意到,稳定币的交易额要低很多,某种程度上可以这么解释:当你购买一种以美元计价的加密资产时,手续费会格外显眼。

BTM 运营商乐观的认为,从长远来看,买与卖的现金流会稳定下来,伴随监管不确定性和其他业务风险的降低,手续费会降下来。
至于反洗钱 / 了解你的客户 (AML/KYC) 方面的监管要求,不同 BTM 运营商的做法迥异。当交易金额不满 300 美元时,部分 BTM 几乎不要求提供任何客户信息,有些 BTM 的额度设定在 3000 美元。这主要依据州法律而不是联邦法律而定,并取决于运营商愿意执行监管规定的速度和松紧程度。现在这个领域竞争正趋激烈,部分 BTM 运营商会举报其它运营商对客户的 ID 要求过于松懈。

对山寨币的需求很低,有人提到莱特币,需求算最高的,可能是因为其交易确认时间较快。不幸的是,在 BTM 上整合闪电网络不太可行,因为其平均交易大小超出了该协议的实际限制。

有件怪异的事,我们听说,传统银行越来越讨厌 ATM,因为 ATM 是赔钱货。但另一方面,由于 ATM 市场饱和,据说部分 ATM 运营商开始进军 BTM 生意。ATM 的安装合同基本按地区划分势力范围,并有多年的锁定期;但这些合同不涵盖 BTM,所以运营商如果把业务延伸到 BTM,就能开疆扩土,把 BTM 机器摆到竞争对手的 ATM 旁边。

作为一种尚处于萌芽期的业务,BTM 的很多交易其实来自犯罪率高的美国城市的内城区。BTM 机器方便了各种骗局和犯罪,运营商必须处理相应的问题;他们收到了执法部门的大量要求,一般会迅速解决并遵守规定。最常见的一些犯罪包括:

  • 针对大龄女性的感情骗局,要她们向海外汇款。

  • 谎称自己是国税局 / 执法机构,要求对方付款以免牢狱之灾。

  • 通过刷卡的洗钱。有人在暗网购买信用卡信息,用这些卡买进商品,再以极大折扣卖给某个买家。买家要去 BTM 把现金换成比特币,再汇给罪犯,后者再换回现金,用所得利润再去购买更多被盗信用卡信息。

  • 还有一种嫌疑,某些黑帮把贩毒的高额利润用比特币存起来,也有种说法,黑帮会砸坏对手帮派地盘上的 BTM。

  • 近年来还有不少 BTM 偷盗案件。

《比特币硬核OG每年秘密聚会 这是他们今年讨论的热点,附公告》

《比特币硬核OG每年秘密聚会 这是他们今年讨论的热点,附公告》

北安普敦郡警方正在追查抢劫一家 Costcutter 便利店的三名男子。其中一人用刀胁迫店员,另一人用大锤锤击一台比特币取款机,使之与店铺墙体分离。他们把比特币取款机抢走了。

《比特币硬核OG每年秘密聚会 这是他们今年讨论的热点,附公告》

加拿大 Vernon,两名男子闯进 Simply Delicious 食品店, 从店里的比特币取款机中抢走现金。他们偷走 2 个钱箱,里面大约有 4000 美元,但留下了第三个钱箱,里面却有 5 万美元!

《比特币硬核OG每年秘密聚会 这是他们今年讨论的热点,附公告》

盗贼明目张胆的砸开一台空空如也的比特币取款机,竟完全无视旁边装满现金的传统取款机,这让费城这家商店的经理百思不得其解。

信任、身份和声誉的网络

早期比特币交易都是通过场外市场,这些市场本身就建有信任评级体系网络。而现在,很多场外交易在必须有成员担保才能进入的私人聊天室里进行。「软担保」的意思是,有人只拿出自己的声誉做担保。而「硬担保」则意味着,有人承诺,将为被担保成员未能守诺的任何交易承担财务责任。所以,看上去我们其实退化了,从一个严格意义上的信任网络,变成一个由私人交易群体的管理员来维护的网络。

通常说来,声誉是通过他人的证词而建立起来的,即有人证明你的言行一致能或不能被信任。有意思的是,通过一个信任网络而创建某种全球性声誉积分其实是不可能的,因为它可能遭遇女巫攻击(sybil attack) ,而比特币场外交易确实发生了这种事情。不过,你可以创建个性化打分,即根据人们相互分享的声誉来计算分数。

给每人一个全球声誉分,这种设想也是很恐怖的,因为它可能被大众操纵。例如,一个人可能因为一个争议性很大的帖子或行动而激怒全世界,那么他余生的声誉就被毁了。而一个伪君子却可能迷惑大众,吸引大批粉丝给他极高的声誉,当他伤害某个无辜的人时却不会受到惩罚,因为一点点负面指证很快就被淹没了。所以,不要去创建某种全球性的声誉打分系统,应该以信任网络中你的位置为出发点,基于做证词的人的声誉来给分数加权。

《比特币硬核OG每年秘密聚会 这是他们今年讨论的热点,附公告》

我们也要放弃那种认为一个身份只有一种声誉的想法。一个身份其实可以有无限种声誉,具体要看他 / 她与他人的互动类型。例如,一个糟糕的出租车司机,不一定是一个懒惰的园丁——在不同服务中你的声誉应该各不相同的。

主权身份是由你个人 掌控,而不是依赖于某个权威的授予。在互联网环境中,这才是线上身份的合理解释。不过,在肉身世界,也有大量的人没有当局给他们发放的身份证,例如逃离某国的难民。这些人迫切需要这样的一个身份体系。

自我主宰的身份系统有如下几个:

  • Blockstack

  • Handshake

  • ION

区块链只是奇怪的公钥数据库;它们真正的价值是为你提供一种开锁方法,且不需要一个被信任的第三方。但是,任何一个想要大规模运行的身份系统,都需要能处理数十亿公钥以及这些钥匙的常规运行。贸然将这么大规模的数据放到一个去中心化的网络里,多半会产生很多问题。

主权身份系统如何应对扩容的挑战,这是一个有趣的话题。

比特币作为产生收益的资产

这个领域几乎每个人都想要更多的比特币,因此,如果设计一个金融工具,以比特币产生收益显然比用法币更具吸引力。人们普遍认为,完全托管的产品将来会变得更具竞争力,而产品的竞争将主要围绕收益率高低展开。

我个人对用产生收益的服务持谨慎怀疑态度,因为我 2016 年就用过类似服务,当时有一种赚钱方式,是把比特币放贷给 Bitfinex 上的融资交易者。结果,当 Bitfinex 被黑时,损失由所有用户平摊,每人损失 30%。虽然我从来都不是 Bitfinex 用户,但我间接地在那里放了一些钱,所以我也受到了影响。俗话说,没有风险,就没有回报。我相信,在足够长的时间框架里,最近这些形态各异的借贷系统还会发生类似事件。

说一个特别有趣的事情,近期通过我的经纪商的一个融资融券系统,我开始借出我的 Grayscale 比特币信托 GBTC,尽管其年化收益不过 1% 至 2%。不过,所有这些贷款在数家主流银行都有完全抵押品,我的交易对手是一个管理着数万亿美元资产的机构,所以这些产品的违约几率极低。当然,低风险,低回报。

链闻注: GBTC,即 Grayscale Bitcoin Trust,于 2018 年 4 月推出,被称为「第一个单独投资并从比特币价格中获取价值的公开上市证券」,它使公共市场的投资者能够在受监管和受保护的环境中购买比特币。 GBTC 是与交易所交易基金(ETF)最接近的投资工具,因为它使投资者能够投资比特币,而无需担心存储或保管的问题。

今天的另一个危险在于再抵押。当您把自己的资产抵押给某个人或机构,他们转身又用你提供的抵押品作为他们自己的抵押品去借钱,这就是再抵押。这显然有风险,因为它导致这些服务其实变成了部分储备。如果有太多债权人提出要求,这可能会造成灾难性的「银行挤兑」。

另一个风险是,贷款服务方可能没有为作为抵押品而持有的资产提供安全保护,也就是说,如果放款人由于任何原因破产,作为抵押品而持有的资产可能不受保护,而被卷入破产程序,被用于重新分配给各债权人。您可能很容易地陷入类似 MtGox 破产那样的情况,即需要花费多年时间来追讨剩余资金。

BIP 174: 部分签名的比特币交易

过去五年我一直致力于开发比特币多重签名钱包,而标准的缺失就是一场噩梦。好消息是,BIP 174 提出了一个标准,涉及如何序列化部分签名的交易。每种硬件和软件钱包似乎都有自己独特的序列化,与其他钱包软件的序列化不兼容。结果,在 PSBT (Partially Signed Bitcoin Transactions) 之前,能使用各种钱包软件的多重签名钱包实际上是无法创建的,这样也就造成了一个潜在的单点故障。

我们在Casa已经将部署 PSBT 作为我们的 Coldcard 集成工作的一部分,我们希望看到其他硬件设备制造商也能跟进!

《比特币硬核OG每年秘密聚会 这是他们今年讨论的热点,附公告》

PSBT 使我们能够将交易结构 (及其所有复杂性) 与交易的实际签名分开来考虑,后者应该是相当简单直接的。如下图所示,PSBT 工作流程允许使用不同软件的交易可以实现非交互签名,任何人只要收集足够多 PSBT,都可以将生成的部分签名交易合并为一个完全签名的交易。

《比特币硬核OG每年秘密聚会 这是他们今年讨论的热点,附公告》

PSBT 格式还有一个不错的附加安全功能,可以让你将 XPub 和派生路径与交易信息一起传递,这样一来,签名软件就可以验证,变动是否已返回给目标钱包。

展望未来,我们预期 PSBT 具备的可扩展性将使其能够支持各种钱包的特有功能,但首先,我们必须让所有人都支持该标准!

还有一项正在进行的工作是,让硬件设备的闪电交易增加 PSBT 支持,不过,闪电交易的一些非标准属性还需要硬件制造商做更多的工作。

慈善

比特币的长期屯币者 (HODLers) 发现,由于资产增值,他们现在可以发挥更大作用了。如果把增值的比特币直接捐给一家慈善机构,这会有税收上的好处,因为如果你先把比特币转为法币再捐赠,那会有资本利得税。

另外,若向符合资格的机构捐赠,还可以获得税收减免。如果你想向慈善机构捐赠比特币,可以参考我的资源清单。请注意,如果你在美国有意捐赠价值超过 5000 美元的比特币,你需要填写 8283 税表,获得比特币的第三方鉴定 (你懂的) ,并让受赠人在表格末尾签名。

另一个视角是,比特币升值后,个人比机构能更直接的发挥作用,因为更灵活。官僚体制会拖慢决策进程,而自主决定的个人不需要与他人达成共识。

另外,比特币让我们可以向以前很难触达的地方汇钱。我们可以资助那些甚至无法得到传统金融机构服务的人群。可以资助那些为人权而战的反对派人士,金融机构会因政府命令而封堵他们使用支付网络。
很有意思的一点是,用比特币资助那些进一步推动比特币发展的工作,反而特别有挑战性。如果有组织的进行这种活动,很可能遭遇人们的抵制,因为他们担心会造成激励扭曲。因此可能最好的选择是,个人及公司直接资助某些开发者。

回归到建设上来!

如果非要总结 2020 年中 本聪圆桌,那就一句话:2020 年将迎来牛市!

《比特币硬核OG每年秘密聚会 这是他们今年讨论的热点,附公告》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