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区块链为基础的新高考改革:问题,措施,挑战。

以素质教育为引领的新高考改革,是促进公平、公正、科学管理的高考上中下游择招一体化,实现科学、高效、高水平选才的重大机制变革。区块链技术具有去中心化、高度自信性和可追溯性等特点,可以在新高考改革中的信息管理工作中得到很好的应用,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从数据管理的角度,梳理了新高考改革中信息管理与流通的三大难题:科学管理学生学习信息的困难、学生理性选择志愿以及招生时对学生选材的困难。然后,针对以上问题,有针对性地提出了区块链技术对新高考改革的现实对策。本文最后分析了新高考改革中区块链技术对数据管理工作的挑战,并提出了相应的可持续发展方向及建议。以区块链技术为手段,探索完善新高考整体管理体系,加强各部门间的协调和沟通,以促进高校招生考试的科学、公正、高效地进行。
新型考试;信息管理;信息流通;区块链;数据安全;
《以区块链为基础的新高考改革:问题,措施,挑战。》
以区块链为基础的新高考改革:问题,措施,挑战。
2014年,国务院发布新高考改革方案,旨在建立中国特色的教育考试招生制度,形成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应试录取的考试招生模式,完善促进公平、科学选拔、有力监督的体制,构建一座与各级各类教育相衔接的终身学习“桥梁”,使学生的学习成果得到多方面的认可[1]。大学招生不再是根据高考成绩录取的,而是把学生的各种过程性思想道德品质、行为记录、学业成绩和素质评价等综合素质作为录取的依据,纳入新高考制度的实施范围。然而,学生的综合素质评价与高招录取的关系还存在诸多问题:一是学生的思想道德、学业水平、身心健康、兴趣特长、社会实践、各种学习成绩证明等方面的综合素质信息内容繁多,且难以收集和保存;二是许多信息涉及学生的个人隐私,传统上由教育主管部门采取单列管理模式,难以保证数据的安全完整性和社会可信性;三是学生信息相对封闭,给管理部门之间的沟通和协作带来极大的不便;四是学生对自己和学校的真实水平缺乏充分的认识,选科缺乏支持依据;五是主要院校的公开档案和招生信息缺乏公众监督,其准确性和真实性难以保证。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学生信息的科学管理、志愿服务和高校的合理选拔,以及新高考政策的实施。而区块链技术具有去中心化、自信任、可追溯等特点,为上述问题的解决提供了新的思路和方法。教育部于2020年5月发布了《大学区块链技术创新行动计划》,其中指出:“构建基于区块链的教育治理和应用创新平台,以支持在以下领域开展创新技术的研发和应用:真实可靠的数字档案保存和跟踪、敏感信息流通控制和隐私保护、基于学分银行的终身学习”[2]。运用区块链技术解决新高考改革中的信息流通和管理问题是一次非常好的政策机遇。
《以区块链为基础的新高考改革:问题,措施,挑战。》
高校招生改革的进展与信息管理与流通问题。
以区块链为基础的新高考改革:问题,措施,挑战。
第二,新高考改革研究现状。
从新高考实施效果来看,高考综合改革在促进人才选拔的精准性、教育的公平性、学生的认同感和人文关怀方面取得了初步进展。郑庆华等人通过对西安交通大学近年来招生生源质量的分析比较,认为新高考改革使得人才选拔更加精确,倒逼了高校与中学之间的衔接交流,[3];娄立志等人从评价观念、育人功能和人本取向等方面分析新高考本体价值,指出新高考达到了育人与社会功能的统一,体现了以人为本的价值;徐娜以上海市为例,通过对改革前后三年学生入学性别差异的调查,发现新高考在促进男女学生平等入学的同时,也实现了教育公平的价值取向[5];袁旦等人在浙江省新生入学资格审查政策中的专业承诺、专业决策、自我效能和学习动机等方面具有显著的积极作用[6]。
但是,在改革取得积极成效的同时,新高考也暴露出许多问题。大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结果缺乏可信性,与高校招生决策“软挂钩”,陷入形式主义的困境;在研究中,樊亚峤等发现,目前超过九成的高校在招生过程中没有将学生综合素质信息作为参考,并分析得出与此相关的评价报告缺乏收集渠道、参考评估时间不足等原因;而张善超则从教育改革阻力研究范式进行分析,得出与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相关的制度性缺陷,如供给不足等。第二,相关信息的发布不均衡,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教育的潜在不公平。翁灵丽等以浙江省师专招生为例,从高校宣传媒介的角度发现,在新高考改革的背景下,传统媒体无法满足招生宣传的需要[9];第三,新高考急剧扩大的招生选择空间,给考生与高校之间的选择能力与其自身的实际需要之间带来了新的问题。结果表明:专业+学校的招生模式扩大了专业选择的多样性,同时也增加了学生志愿填报的难度和大学招生模式的难度;
《以区块链为基础的新高考改革:问题,措施,挑战。》
显然,在新高考试点过程中出现的以上问题,都是与高招有关的管理、信息流通等问题直接或间接相关的。因此,从信息管理和流通的角度,探讨新高考改革对教育治理机制的完善,意义重大。
新高考改革下的信息流通与管理问题研究
大学生入学并非一个简单而孤立的考试、录取过程,它不仅涉及基础教育、高等教育的发展,而且涉及社会观念、就业和劳动分配制度等多方面的关系。盘根错位的主体间联系导致系统中信息量和种类繁多,使其在信息管理和流通方面面临许多困难和挑战。
学生学信息科学管理比较困难。
新型高考改革中,学生的信息管理问题可分为内隐问题和外显问题,内隐是指学生综合素质信息的真实性、完整性、有用性等问题,外显是指学生学习信息的可靠性、机密性和隐私性等问题。
学习信息的内隐问题影响着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的信息可信度。新高考强调对学生综合素质的评价,具体包括学生的思想道德、学业水平、身心健康、兴趣特长、社会实践等方面。将上述综合素质评价纳入高考考试,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高考成绩是否具有可信度,反映了学生的真实水平和潜力,这在实际操作中会遇到许多障碍。一是中学学生长期综合素质信息采用“只记录不评价”的方式,大量详细的原始过程数据需要长时间收集,以反映学生能力的成长过程和未来潜力。而在此过程中,由于信息收集渠道的缺失和疏漏,导致学习信息的不连续和片面,信息收集能够体现的学生发展能力有限。其次,在学习资料的收集方式上,绝大多数的学习资料仍由专人登记保存,在收集过程中,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有意无意的数据失真、遗漏、丢失等情况。它影响着试办阶段综合素质评价信息的真实性和可靠性。
《以区块链为基础的新高考改革:问题,措施,挑战。》
外显性问题主要表现为信息在流通和储存过程中的安全问题。学习信息一方面需要经常由教学和管理相关方进行调度和分析,从而需要能够在各学科、各角色之间顺畅有效地流动;但是,在长时间的存储和流通管理过程中,由于学习信息数据量大,容易由于介质损坏、传输失败等原因导致数据丢失。而且,经过信息流动过程中多方利益相关者的参与,学生学习信息数据极易被学生本人、同学、教师、管理人员及其他利益相关者有意、无意地泄露、伪造、篡改和删除。
第二,学生参与志愿者理性决策困难;
新高考采用“专业+学校”的模式,高职与本科合并成多个志愿填报模式。这一方面可以使考生的志愿选择更加丰富自主,另一方面也需要考生充分了解自己和学校的有关情况。在这样的环境下,学生是否能够充分调动自己的学习信息,成为一个问题。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