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斐唱的迷你KTV,正在二手平台上几百元甩卖,被年轻人们"抛弃"

张小斐唱的迷你KTV,正在二手平台上几百元甩卖,被年轻人们”抛弃”




文 | AI财经社 杨俏

编辑 | 杨洁

日前,张小斐因为飞机延误在机场K歌,让迷你KTV又“蹭”了一把热搜。但曾几何时,遍布在商场、机场等公共场所的这类K歌“小房间”,有很多已经悄然消失。

一位某品牌迷你KTV的代理运营商直言,在他看来,这类项目已经是“失败了”。AI财经社发现,在二手交易平台上,有不少迷你KTV正在被“甩卖”,原本一台2万元左右的设备,现在5000-6000元左右就能拿走。

早在2016年左右,随着“共享”和“无人”消费概念逐渐冒头,这种1-2人的私密社交新型空间兴起,也曾引发资本追捧。当迷你KTV站在风口上时,艾媒咨询曾发布报告称,其2019年市场规模预计能达到121.7亿元。但短短几年过去,这个行业已经迎来了一地鸡毛。

定位于满足碎片化时间消费,打上了“共享经济”标签的迷你KTV,正逐渐被年轻人们所抛弃。

“甩卖”迷你KTV

曾经一度风靡的迷你KTV渐渐冷了。

一位曾在苏州从事友唱迷你KTV铺点的代运营商张强向AI财经社直言,在他看来,这个项目可以说是“失败了”。“现在苏州的商场,已经基本没有这些迷你KTV了”。

“疫情也是一方面原因吧,但是迷你KTV本身的运营费就高,吸引不来消费人群,在很多地方反而变成了别人乘凉的场所。一个月下来,我们也就能收入几百块,付场地费、电费等等还不够。”张强抱怨说,他们这个小团队,现在已经亏损了几十万元,只好无奈出局。

迷你KTV厂商们也在“自救”。那些分布在“不赚钱”位置的设备被纷纷撤走,有的厂商也在改变经营模式。迷你KTV品牌哇屋WOW的一名员工告诉AI财经社,之前他们采用的是对商场支付场地租金模式,但这种方式“不合理”,现在已经改成了公司和商场进行利润分成的模式,“对商场而言,这属于增值项目;对我们而言则是利用大家的空闲时间赚钱。”

除了在商场和机场等公共场所投放设备外,不少厂商也在寻找新的应用场景。一家迷你KTV厂商的员工表示,他们目前在主攻家庭甚至部队、监狱等封闭性场景,以期能带来盈利。

在二手交易平台上,AI财经社发现,有不少账号在出售迷你KTV设备,出售方表示,这是此前他们自己运营的设备,现在甩卖是因为“不想干了”。据了解,这些设备的出厂价在2万元左右,现在最高花上6000元就能带走,甚至有的标价只在几百元左右。

一家在二手平台上出售迷你KTV设备的卖家表示,其在北京崇文门附近经营电影院,手上有4台迷你KTV设备,目前全都挂在了平台上,一台只卖5000元。

这名卖家透露,在购买迷你KTV设备之后,里面的歌曲还需要更新,因此每年他还需要向供应商交版权费用,每年的支出大约在3000元左右。文娱行业在这两年本来就“不赚钱”,因此,他表示现在自己“没有更多的精力来管这些KTV了”。

王仁是专门做二手电玩设备的,目前他手上已回收了从当地商场撤出的40多台迷你KTV,“商场也不想做这个项目了,投放的商家也不想再交一年2800元左右的年费了,就都撤回了。”

《张小斐唱的迷你KTV,正在二手平台上几百元甩卖,被年轻人们

谁还去迷你KTV唱歌?

位于北京市朝阳区某商场的一家电影院里摆放了两台迷你KTV,但即使是在周末的人流高峰期,也鲜有人问津。影院饮品部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AI财经社,现在已经很少见有人去那里唱歌,“还不如对面的共享按摩椅,起码我见到还有人真的在花钱。”同样在这家商场里的另外两台迷你KTV,目前也已经撤走,被其他便利店取代。

另一家位于北京朝阳区内的大型商场中,尽管是在人流量充足的周末,8台迷你KTV中,也有一半是在空转。而同样在这家商场中的电玩娱乐城,则人声鼎沸,充满了活跃的年轻人们。

一位00后消费者表示,只有“实在无聊”才会选择在这里唱歌,对于这样一个小房间而言,它的费用已经“太贵了”。

迷你KTV,曾经一度成为各大商场和影院、机场等的“标配”。人们逛街、娱乐的闲暇时间,要找个休息的歇脚场所;或者在等待电影开场、候机、餐厅排队等座的间隙,要找个消磨时间的地方,迷你KTV可以说是个相当不错的选择。

迷你KTV的小小空间,分布密集,既满足了消费者打发碎片时间的需求,具备娱乐属性,又无需远程跋涉;而且随着“共享经济”和“无人化”概念的兴起,它也一度站上了风口。

一时之间,包括友唱M-bar、咪哒miniK、哇屋WOW、聆哒miniK、爱唱Love sing等迷你KTV项目蜂拥而起。据国盛证券研究所数据显示,2016年国内迷你KTV的设备数量达到了3.6万台,到了2017年这个数字上涨至5.6万台。

一轮投资热潮兴起。友唱M-bar当年一经上线,便迅速获得了友宝集团数百万元的天使轮融资,此后又多次获得友宝集团的追投;艾美科技旗下的咪哒miniK推出后也拿到了唱吧的战略投资。

主要提供点歌系统系列设备和服务的雷石科技,当年在线下传统KTV行业里,可谓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在2016年,雷石科技也禁不住诱惑,加入了这个风口,推出了自家的迷你KTV哇屋WOW,大力推广,全国铺点。根据天眼查APP显示,雷军还曾是哇屋WOW的天使投资人。在2018年,哇屋WOW获得了2亿元的B轮融资。

“当时行业正处于风口。”多位加盟商向AI财经社表示,在当时的市场情况下,他们甚至都来不及进行市场调研,就“一股脑儿”地扎了进去。

据AI财经社了解,购买一台迷你KTV的设备成本大概在2万-3万元左右。哇屋WOW的员工表示,购买一套包含点歌机、音响等设备的迷你KTV大概需要2.36万元;此外,“歌曲版权管得比较严”,购买者每月还需要支付240元左右的手续费。另一位咪哒唱吧的员工告诉AI财经社,购买他们的设备,一台迷你KTV需要2.88万元,需要一次性购买两台组合装,另外一年还需支付3000元的平台服务费。

除此之外,铺设迷你KTV,还需要支付场地的月租金。张强是在2018年入局的,当时的他生怕赶了“晚集”,扑向商场,一心只想赶紧铺点。他告诉AI财经社,当时他和商场谈好,是按25%的点位分成,“你要自己预估项目的营业风险。比如你估计机器能收入1万元,那你就能拿到2500元的分成,再刨除其他的成本费差不多是1500元,基本上能赚到手1000元。但如果机器只收入了3000元钱,去除其他费用后,就是亏损的。”

迷你KTV也曾被认为是投资回报时间短、回本快的生意。但实际上,情况也并非如此。

在市场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火热之后,迷你KTV无序投放和歌曲版权等问题也逐渐浮出水面。2017年,文化部一纸通知宣布了将迷你KTV纳入管理视线,加强管制。据天眼查APP显示,因版权问题、合同纠纷等,咪哒miniK涉及的法律诉讼目前已高达126条,雷石科技涉及的法律诉讼为95条,友唱M-bar的法律诉讼也有21条。

《张小斐唱的迷你KTV,正在二手平台上几百元甩卖,被年轻人们

迷你KTV的商业模式也开始受到了质疑。对消费者按照点播歌曲数量和消费时长收费的迷你KTV,价格问题是被用户吐槽最多的。

这个领域的技术门槛不高,各品牌的产品同质化严重,但行业中并没有形成统一的价格体系。哇屋WOW的员工表示,对于在迷你KTV消费的定价,市场上并没有统一的标准,“价格是加盟商们自己定,选择人流量大的商场投放,价格就可以定高一些。”

目前,各品牌迷你KTV的定价规则并不相同,但基本一小时的消费价格在80-90元左右。AI财经社发现,在北京,如K酷商场的友唱M-bar消费15分钟需要25元,一小时要花费72.5元;而朝阳大悦城的友唱M-bar收费标准为单曲价格12元,消费15分钟要花30元,一小时需要87元。目前,北京的各大商场很难再找到玻璃房子的WOW哇屋,而据AI财经社了解,哇屋WOW会员价是唱歌15分钟30元,一小时则需要85元。

相比之下,传统KTV的人均消费大约在50-100元之间,但空间更大,服务也更丰富,如果有团购价,实际花费还会更低。

一位用户告诉AI财经社,她最近因为好奇去了北京某商场的友唱M-bar,第一次唱下来,一小时花了89元,这让她觉得“不值得”:“我还不如去正常的KTV,2小时120元,还能送点喝的。这个我体验一次就好了,不需要第二次。”

这类产品密闭式的空间也被不少消费者吐槽,夏天去迷你KTV没有空调“受不了”、“卫生非常糟糕”、“隔音差”等等。

与此同时,迷你KTV瞄准的年轻消费群体们,也正逐渐失去对K歌的兴趣。他们的关注点开始向更具有新鲜感和强参与度的娱乐方式转移。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王鹏也对AI财经社表示,迷你KTV的应用场景有限,加上它提供的需求并非刚需,无法满足年轻人们的个性化多元化需求。

用户的不断流失,让迷你KTV的运营商们,在付出了购买设备、场地租金、后期维护成本等之后,遇到了盈利难题。上述哇屋WOW员工表示,“前几年火爆的时候,一间KTV一天盈利能200元有余,现在能赚到一半就不错了。”他也透露,往年全国各地铺设的设备大部分处于不盈利的状态,目前WOW哇屋的设备,“全国也只剩下3000多台了”。

抓娃娃机和盲盒机更受欢迎

迷你KTV正在失去“等待经济”的风口,同时也在被此前的用户们“抛弃”。

当年的迷你KTV,代表着新的消费场景,吸引了很多年轻人们的注意,也能满足他们消磨碎片化时间的需求。但是,一旦“新鲜感”成为过去,它的优势也就随之消逝。

同时,线下碎片化时间的娱乐需求,正在被更多的项目所分解。年轻人们可以在电玩城消费更多的娱乐项目,甚至打篮球、跳舞机等项目还需要排队;当盲盒站上风口,泡泡玛特、IP小站和TOPTOY的盲盒自动贩卖机,也开始遍布各大购物和娱乐场所;各种IP抓娃娃机热度持久不衰,成为线下的“流量入口”;除此之外,口红机也一度兴起;甚至各个不同品牌的共享按摩椅,也代替了迷你KTV原本供客人歇息的功能。

《张小斐唱的迷你KTV,正在二手平台上几百元甩卖,被年轻人们

无论是线下的迷你KTV,还是传统的大中型KTV,原本为为了同时满足消费者“练歌”和社交的需求。但是,现在年轻人们线下社交的兴趣,已经更多地转移到了“唱歌”以外的娱乐方式上。

从狼人杀到密室逃脱,再到剧本杀,越来越丰富的沉浸式体验娱乐项目吸引了一批批年轻消费者。

利用3D全息投影和AR技术,再加上NPC真人演绎的密室逃脱,近年来迎来了爆炸式发展。据《2020年中国真人密室逃脱行业概览》的数据显示,密室逃脱行业市场规模从2015年的15.2亿元增长至2019年10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60.2%,密室逃脱玩家总数突破了280万人。

在芒果TV推出《明星大侦探》节目并走红后,剧本杀这一游戏类型也广为人知。相比于注重恐怖氛围的密室逃脱和注重逻辑的狼人杀,剧本杀既“烧脑”也更能满足用户沉浸式的感官体验。根据美团数据显示,2020年底国内剧本杀门店已经达到了3万家。据艾媒咨询预测,2021年中国剧本杀市场规模将超过170亿元。

“Z世代”们的喜好是什么,市场和资本的风向就在那里。而迷你KTV的出路,也越来越窄。

(应受访者要求,张强、王仁均为化名)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