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持公告“雷声大雨点小”,同花顺原始股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小柚财经:减持公告“雷声大雨点小”,同花顺原始股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减持公告“雷声大雨点小”,同花顺原始股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文|AI财经社 伍月

编辑|孙月

《减持公告“雷声大雨点小”,同花顺原始股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做股票软件和信息服务的同花顺,最近又被股东上演了一场“狼来了”的减持剧情。

7月14日晚间,同花顺披露了一份股东减持公告,自2017年以来一直在“计划减持”的几位自然人股东,以及高管持股平台凯士奥公司再一次更新了减持计划。上一期,这四大股东就计划减持不超过3710.26万股,结果只减持了5.7万股。

不少投资者认为,这种“雷声大雨点小”的操作,加上股东本身作为董监高的背景,形成了对市场情绪的误导。对此,同花顺对AI财经社表示,只要股东减持计划在合法合规范围内都会尊重其选择,并在股东告知后公告,而凯士奥则表示这只是上市公司方面做的例行公告,并无其他考虑。

7月15日,同花顺股价开盘后迅速下跌,盘中一度跌近6%,股价触及98.00元的新低,截至收盘股价报101.08元。

又是“狼来了”?

同花顺此次公告与以往类似,即在披露相关股东上一期减持计划实施结果的同时,公布了下一期减持计划。其中,公司大股东、董事叶琼玖,股东上海凯士奥信息咨询中心(有限合伙)、董事于浩淼及董事王进拟自公告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六个月内,以集中竞价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合计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4010.8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7.46%。

而自2017年以来,这几位同花顺的原始股东就一直在发布减持计划。从身份来看,叶琼玖、于浩淼、王进都属于公司的元老级人物,进入同花顺系统工作的时间最早可以追溯到1997年,目前均在公司担任董事,叶琼玖还兼任公司副总经理。

公开信息显示,凯士奥成立于2007年8月,是由叶琼玖、易晓梅、王进和于浩淼分别以现金出资150万元、90万元、30万元和30万元共同组建的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300万元。当年12月,四位发起人将手中超过半数的股权转让给同花顺的40位核心技术人员和业务精英。

但天眼查APP提供的最新股权资料显示,于浩淼已不在凯士奥股东之列,叶琼玖、王进分别持股27.98%、27.89%,同花顺实控人易峥的姐姐易晓梅持股27.76%,其余4位股东中除了法定代表人邹鲁(持股2.26%)之外,3位均属上市公司董监高,其中董秘朱志峰持股6.77%、副总经理吴强持股5.98%、财务总监杜烈康持股1.35%。

四大股东减持的共同点在于,都是减持的IPO前的股份,减持目的都描述为“股东资金需要”。同花顺方面表示,这也许是股东基于市场情况作出的选择,只要法律法规允许,公司不会过问。

AI财经社梳理发现,叶琼玖等人自2017年8月以来已经连续披露了8期减持公告,其中仅有一期是4家股东同时实施减持,而且实施比例较小。

以最早的2017年8月5日-2018年2月4日减持区间为例,当时公司披露各大股东6个月内计划减持数量为不超过4294.24万股,合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7.99%,但减持期结束时仅于浩淼一人减持了64.63万股。而刚刚完成的一期减持,只有凯士奥减持了5.7万股,距离上限3710.26万股同样相差甚远。

《减持公告“雷声大雨点小”,同花顺原始股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可以看出,每一次各大股东都是“见机行事”,瞄准高位减持。比如在2018年3月8日至9月8日期间,四大股东原计划合计减持不超过4278.0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7.96%),但当期并未实施。从市场表现来看,期间大盘走势正处低迷,同花顺的股价也一直在低位震荡。

去年下半年,凯士奥分别以137.52元/股、167.32元/股的高价减持了200多万股,一次就套现了3.45亿元。而在更早的2019年末2020年初,叶琼玖与王进分别以134.59元/股、92.95元/股减持了近200万股,合计套现4.51亿元。

综合2017年以来的7个减持区间,叶琼玖等人已经合计套现超过12亿元,其中原本作为员工持股平台的凯士奥,在股东悄然变化的同时,已经累计套现了5.26个亿。

同花顺没落了?

有投资人士指出,虽然这种“狼来了”的披露方式不太“正常”,但只要在法律法规范围内也无可厚非,甚至还“平滑了消息对股价的负面影响,大家都习惯了。”

但从上一期的实际减持情况也可以看出,最近同花顺的股价表现让股东们“一言难尽”。自从今年2月以来,同花顺的股价已经从164.96元/股的高点跌至101.08元/股,市值蒸发了340多亿。

作为PC时代起步的投资服务商,东方财富是目前市场经常拿来与同花顺对比的对手,前者凭借天天基金网的基金销售优势,以及券商牌照带来的业务红利,最近几年实现了业绩与股价齐飞,如今3420亿元的市值已经是同花顺6倍还多。

《减持公告“雷声大雨点小”,同花顺原始股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市值悬殊背后,业绩也出现了明显差异。今年一季度,东方财富分别实现营收和净利润28.90亿元、19.11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71.12%、118.67%。同期,同花顺实现营收5.30亿元,净利润1.70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37.95%、33.66%。

盈利构成显示,二者已经走向了两个完全不同的方向,在互联网金融消息服务还占据同花顺营收主导地位的时候,东方财富的证券服务业务已经为公司贡献了6成以上的收入,而其金融电子商务服务业务即通过天天基金销售基金的业务正在飞速增长,去年全年29.62亿元的收入比上一年翻了2倍多。尽管同花顺的基金销售业务占比也已经增长到16.94%,但总营收只有不足5亿元。

最近又有投资者在深交所互动平台上向同花顺抛出“老问题”:公司为什么不考虑收购一张证券牌照?同花顺一如既往地回答称没有相关计划,但有证券业内人士对AI财经社表示:“同花顺不是不想拿券商牌照,是错过了时间很难拿到了。”

就在7月12日,刚刚拿到投顾试点牌照的东方财富,旗下天天基金又上线了景林资产的FOF产品,并首次成为景林资产的基金代销机构。业内人士分析,已在交易、基金销售方面具备显著优势的东方财富,未来向高净值人群发展是必然,私募代销可能只是一个开始。

尽管不少业内人士表示仍看好同花顺独立、客观服务的策略,但财富管理风口下,不论是抓住长尾客户的基金投顾业务,还是打入高净值市场的私募业务,东方财富都给了同花顺更大的压力。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