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百强县,浙江独占18席,这个省“坐不住”了……

小柚财经:全国百强县,浙江独占18席,这个省“坐不住”了……

  8月9日,《湖北日报》刊文提问——浙江县域经济,“全国第一”为何比比皆是?

  文章以日前发布的赛迪2021年全国县域经济百强榜举例,浙江上榜18个,湖北仅7地入围。前30强,浙江占9席,湖北均在70名开外。

  作为国民经济的基本单元,县域兴衰关系着发展全局。“基础在县域,活力在县域,难点也在县域。”推动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已然成为各级政府的重要议题。

  今年以来,湖北省委书记应勇曾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发展不平衡不充分是湖北最大的实际,县域经济不强是湖北高质量发展的突出短板。

  今年4月,湖北还曾选派62名干部奔赴上海和浙江进行3个月的跟班学习,为湖北突围寻找“良方”。问题在于,浙江县域经济的发展模式,是否适用于湖北?

  湖北“坐不住”了

《全国百强县,浙江独占18席,这个省“坐不住”了……》

  图片来源:摄图网

  在全国数以千计的县级行政区划中,为数不多的“千亿县”撑起县域经济金字塔“塔尖”。

  《2021中国县域经济百强研究》显示,我国“千亿县”数量进入快速增长期,2017-2020年分别新增3个、8个、4个、5个,现已达到38个,而湖北未在其中。

《全国百强县,浙江独占18席,这个省“坐不住”了……》

  纵观此次湖北入围百强县的7个县域——有仙桃(76)、宜都(77)、大冶(79)、潜江(87)、枣阳(90)、汉川(97)、枝江(98)。以排名最靠前的仙桃为例,2020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827.9亿元,而浙江排名第一的慈溪同期GDP则超过2000亿元。

  与东部地区比较差距较大,放在中部范围内情况依然不容乐观——

  自2016年起至2020年,安徽不仅实现“零”突破,已有3个县市入选全国百强县,此次安徽肥西县在全国百强县中位列第57位,进步速度不可谓不快;

  河南与湖北百强县数量一致,但其辖内已有5个县域进入全国百强县TOP70,其中河南济源市进步最大,由93位上升至58位,三年排名跃升35位。

  “等不起,慢不得”。在今年4月,湖北省召开全省区域发展布局暨县域经济工作推进会。湖北省委主要领导现场发出三问——浙江为什么强?河南为什么超?安徽为什么快?

  会上审议通过《关于加快全省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意见》,这被认为是湖北立足构建“一主引领、两翼驱动、全域协同”区域发展布局,指导推动“十四五”全省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行动指南和路线图。

  当中明确,对标“全国百强县”,建立“三百”战略梯队县(市)——入围2020年“全国百强县”的7个县(市)为第一梯队,支持排位靠前的大冶市、宜都市、仙桃市聚力冲刺全国县域经济五十强;支持排位相对靠后的潜江市、枣阳市、汉川市、枝江市在“全国百强县”中争先进位。

  同时,谋划制定“三百”战略工作方案,力争三年后,全省地区生产总值超500亿元的县(市)达到20个左右、超800亿元的5个;“全国百强县”数量中部领先、位次前移,实现五十强零的突破。

  当月底,湖北首批选派的62名干部启程奔赴上海和浙江,开展为期3个月的跟班学习,这其中有58名来自市、县。

  什么是“浙江模式”?

《全国百强县,浙江独占18席,这个省“坐不住”了……》

  图片来源:摄图网

  谈及县域经济,浙江是绕不开的一处。

  《2021中国县域经济百强研究》指出,去年百强县以占全国不到2%的土地、7%的人口,创造了全国9.8%的GDP。其中,浙江独占18席,仅次于“苏大强”(25席)。

  从质量来说,浙江也是妥妥的“头部阵营”。慈溪、义务、余姚、诸暨、海宁、乐清等6个县级市均在百强县前20之列,慈溪更是位列全国第6位。在全国38个“千亿县”中,浙江独占9个席位,可见实力非同一般。

《全国百强县,浙江独占18席,这个省“坐不住”了……》

  县域经济的高度发达,使得浙江在均衡发展上相得益彰。浙江以全国1%的国土面积,贡献全国6%的生产总值。其城镇居民收入和农村居民收入分别连续20年、36年居全国各省(区)之首,是城乡收入差距最小的省份之一……

  “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新时代全面展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重要窗口”等国家定位也跟浙江的这些优势不无干系,也因此被视为高质量发展的标杆。

  实际上,湖北也并不是第一个喊出要向浙江学习的省份。此前, 四川省社科院原副院长郭晓鸣等曾在《当代县域经济》刊文讨论浙江县域发展经验对四川的启示。他将浙江县域经济发展经验概括为“六大模式”————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