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万无证机构、10万无证人员,公立医院被挤走,医美行业高增长故事还能讲多久?

小柚财经:8万无证机构、10万无证人员,公立医院被挤走,医美行业高增长故事还能讲多久?

有券商预测,2024年我国轻医美市场规模有望达1443亿元。千亿风口之下,医美机构如雨后春笋开遍大街小巷,还让爱美客、昊海生科等上游公司的业绩和股价都坐上了火箭。

然而,潜力无限的市场也充斥着乱象:假货、水货泛滥,医疗事故不时登上热搜。更让人心惊的是,市场上有8万家非法或无证机构,10万名无证从业人员。

在资本市场,轻医美产业链上游公司股价近期就悄然变脸。8月11日,医美板块遭遇新一轮抛售。其中,复星医药H股跌超8%,昊海生科、朗姿股份等跌超5%,近一月来市值缩水200亿元以上的更不是个例。

“小甜甜”为何成了“牛夫人”?消息面上,8月11日有媒体报道称,沪深交易所严禁医美贷进入ABS资产池。而在此前的6月,国家卫健委等八部委联合开展非法医疗美容服务专项整治工作。

医美监管的警钟,已再度敲响。

《8万无证机构、10万无证人员,公立医院被挤走,医美行业高增长故事还能讲多久?》

美甲店里的医美生意  

最高可返点70%

《8万无证机构、10万无证人员,公立医院被挤走,医美行业高增长故事还能讲多久?》

在每个外地人都想去走一走的成都玉林路,美甲师小蒲正在一家不起眼的美甲店里忙碌,她揉捏着自己的鼻头,“你看我这都做了好几年了,一点儿问题都没有,要不是我主动说,好多人都看不出我鼻子是做的”。这番话,不仅仅是一场闲聊,因为话题马上就转入到了“好多客人都问我鼻子是在哪儿做的,我刚听你们也在聊, 西北旅游网,要不我把你们拉进群里聊聊?”

小蒲的“业务”,不仅仅限于鼻部整形。照她所说,光子嫩肤、水光针、热提拉、热玛吉这些轻医美项目她都可以介绍。

“光子嫩肤和水光针是用来维持皮肤状态的,像你的皮肤有痘印,最好是光子搭配黄金微针一起做”“你的皮肤没什么大问题的话,可以做光子加菲洛嘉”“热提拉、热玛吉都是抗衰(老)的,几个月到一年做一次,你们这个年纪也可以做起来了”说到医美项目,小蒲如数家珍。

当记者问到做美甲的收入是否足以使小蒲成为一个深度医美用户时,小蒲耸耸肩说,“所以说做这么多年才没攒下来钱呢,之前做手术都靠贷款,还钱都还了挺久”。但她话锋一转,“我们现在都有经验了,不会花冤枉钱了”。

在小蒲口中,玻尿酸、肉毒素这些经过相关部门审批上市和多年市场推广的医美项目都属于“智商税”,隆鼻用骨粉等,效果好价格低,而且代谢时间更长,不用像玻尿酸一样代谢了又去补。说着,小蒲还用手捏了捏自己的下巴和鼻梁,说都是用骨粉填充起来的,并让客人也上手感受一下其填充部位接近“妈生”的触感。

在聊天过程中,小蒲不时用语音回复一些医美相关的信息。她说,对方都是做美甲认识的客人,其中不少人是做过一些项目之后很满意,想做其他项目时又来找她推荐。小蒲说,如果记者对什么项目感兴趣,可以介绍去熟悉的机构,“保证是市面最低价”。

《8万无证机构、10万无证人员,公立医院被挤走,医美行业高增长故事还能讲多久?》

美甲店已成为部分医美机构的流量入口

图片来源:摄图网

另一位美甲店经营者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她刚刚开店才三个月,就已有几波医美机构的人上门来谈合作,合作形式都是在美甲过程中打探客人对医美是否有兴趣。一旦客人有医美习惯或尝试心态,就游说对方到合作机构进行医美服务,返点从客单价的20%到30%不等,最高的一家开到了50%。

“我认识的好多美甲店都跟做医美的有合作,但我不想做这个,万一出什么问题或者事故了,还要找我。”这位美甲店经营者说。

而今年3月,“美发美甲店拉客做医美最高返点七成”话题就曾登上网络热搜。

《8万无证机构、10万无证人员,公立医院被挤走,医美行业高增长故事还能讲多久?》

20家上市企业跨界

医美分析师:赛道兼具可复制性与自费特点

《8万无证机构、10万无证人员,公立医院被挤走,医美行业高增长故事还能讲多久?》

小蒲自己也说,相较于手术,还是轻医美类项目更容易获客。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