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势2021 | 外卖骑手权益的“裸奔”时代已经过去,规治平台用工中国选“第三条道路”

小柚财经:驭势2021 | 外卖骑手权益的“裸奔”时代已经过去,规治平台用工中国选“第三条道路”

《驭势2021 | 外卖骑手权益的“裸奔”时代已经过去,规治平台用工中国选“第三条道路”》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高若瀛 在诸如“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这样的局面引发日渐强烈的关注与呼吁后,2021年7月下旬,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等八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

事实上,当学者、媒体开始不断为外卖骑手、网约车司机、快递小哥的生存现状鼓与呼时,社会已逐渐意识到,当技术、软件及专利等无形资产的价值不断扩大之时,劳动者的权利不仅没有得到保障提升,反而在不断下降。监管出手,也是顺势而为之举。

如何看待八部委出台的这一规制平台用工的新政?其将产生哪些影响?未来的政策方向又将会怎样持续推进……针对这些问题,经济观察报对话中国社会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研究所所长林嘉。

从2002年呼吁对农民工权益的保护、2003年“非典”时直接涉足劳动者权益保护,到2011年对劳务派遣员工权益的研究,再到两年前开始跟踪研究零工经济、并多次带队调研平台用工企业,林嘉始终走在社会关切热点的法律研究前沿。

林嘉将此次中国出台的规制平台用工的政策思路,形容为“第三条道路”。“这意味着,以美团、滴滴为代表的用工平台,既不用担心会被严格完备的劳动法体系‘管死’;但同时,只要求骑手网约车司机提供劳务、却不用负责的‘裸奔’时代,也将一去不复返。”

面对新就业形态带来的规制挑战,中国的政策为何要走“第三条道路”?在林嘉看来,传统劳动法保护模式“二分法”的逻辑,在面对新就业形态时遭遇巨大挑战:处在中间位置的这类人群——骑手、网约车司机、快递小哥乃至很多网红主播、电竞选手——既不完全符合劳动关系的认定,但又不是平等主体民事关系,他们与平台之间不存在管理关系、不受平台约束么?答案显然也是否定的。

因此,“第三条道路”是应对新经济发展变化的创新思路,在打破传统固有模式的前提下,用开放态度来做出规范,去保护这部分人群。

但在骑手与平台间既自由又存在一定控制性的关系时,算法的控制,成为林嘉眼中使劳动关系变得更加复杂的一个重要影响因素:算法对劳动者的控制力,相比传统劳动关系的管理,究竟是减弱了还是更强了?我们怎么平衡这个结果?林嘉认为,在类似情形下,对算法本身也要进行规制:算法不能由平台单方说了算,平台不能简单按照自己效率最优、成本最低的方式来设计算法。

不过,林嘉也强调,尽管新科技产生了破坏力,改变也正在发生。平台经济的发展就正倒逼劳动法做出改变,必须重新审视原来固有的问题,用更加开放的态度应对新经济所带来的各类新问题。

|对话|

八部委文件就是针对平台用工

经济观察报:你2017年就开始研究新就业形态, 阿图什旅游网,包括这次八部委文件也是采用新旧形态的说法,但同时我们又常讲零工经济、共享经济。从法理上怎么界定这些概念?

林嘉:新就业形态其实是在平台经济、零工经济、分享经济等新经济形态背景下,产生的一种就业模式,以灵活作为基本特点,劳动者的自主性比较强。这种灵活性是和传统劳动关系、用工关系、就业模式最大的区别。

传统就业模式,员工入职、离职,要经过严格的单位流程;但新就业形态与之相比,更加灵活自由。比如在互联网平台就业,只要注册APP、同意平台条款就可以接单送单;离开时,关闭平台再也不用,就可以了。可以理解为,以平台经济、零工经济等新技术、新经济为依托的用工形态,就呈现为新就业形态。如果再扩张,劳务派遣、共享用工这类具有较大灵活性的用工,也能被列为新就业形态。

经济观察报:所以这次八部委出台的文件,更多还是针对平台的用工问题?

林嘉:是的。如果不是平台用工,仅仅是新就业形态,八部委恐怕不会出台这个文件。最近两年,政协委员、人大代表的很多提案,都针对平台用工劳动者权益保护的问题。去年全国“两会”,总书记在出席政协经济界联组会时,也强调对新就业形态要顺势而为,要补齐法律短板。从那以后,相关法律规范的进程就开始加快了。与此同时,针对平台职业伤害保障问题的规范性文件,也正在抓紧制定,并会尽快出台。

从法律规范来说,首先是要抓重点行业,针对重点人群。八部委文件出台之后,很快,七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落实网络餐饮平台责任切实维护外卖送餐员权益的指导意见》。“重点人群”就是指平台企业的配送员、外卖员、网约车司机等;“重点行业”也是这些高风险行业。像直播主播、网络写手等用工模式,其实没太多风险,他们不需要每天在马路上骑行、遭遇各种外在风险。

经济观察报:法律在规范调整平台用工关系时,会遇到哪些现实困难?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