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减”政策下银行态度生变 缩减、退出“两手抓”,教育分期资产不香了

“双减”政策落地后校外教育培训行业迎来寒冬,众多机构面临退出、转型两种选择,倚傍教育培训而生的教育分期贷款业务也岌岌可危。近日,多家银行业相关人士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也透露称,“银行内部已经对教育分期贷款业务萌生了退意”。部分银行表示,开始对相关业务进行收缩,也有部分银行直言,未来不会再进入相应的场景领域。

纷纷暂停、缩减业务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明确规定,坚持从严治理,全面规范校外培训行为,要求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该文件标志着“双减”政策正式落地。

在监管政策下达之后,市场上出现了不少消极的声音,有一部分声音对校外教育培训行业的前景表示堪忧,也有部分声音认为,与之相关的教育分期贷款业务将受到重创。事实正如市场所料,近日,在采访过程中,多家银行知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称,“行内已经对教育分期贷款业务萌生了退意”。

一位总部位于北京地区国有大行相关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称,消费金融是一个风口,是银行拓展业务和收入的重要渠道和手段。作为一项创新业务,教育分期最大的问题就是培训机构倒闭、跑路。除此之外,对于采用信用卡分期的客户,也有套现等问题,虽然前期为银行带来了部分收入,但后期如果爆发风险银行很难应对。我行目前正在对相关业务进行收缩,再扩充开展的概率不大。

“这块风险还是挺高的!”一位股份制银行信用卡中心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称,“我们从2020年开始就没有再开展教育分期业务,当时开始展业的原因主要是看中了教育客群,资质好,而且有消费潜力,但没想到中途遇到了培训机构跑路的情况,给银行打了个措手不及,对我们造成了较大的影响,最直接的就是学员能不能还款的问题,还有来自客户投诉、监管以及不良增长多方面的压力”。

大中型银行显然意识到了切入教育分期贷款业务的风险性,部分地方性中小银行也同样暂停了正在洽谈的业务。一位西部地区城商行有关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此前银行确实想找到合适的机构进行合作额外增利,但由于之前有大部分机构出现了跑路的情况,再加上当地的培训机构本来就不多,体量也不大,最终为了把控风险就放弃了合作”。

谈及银行收缩教育分期贷款业务的原因,光大银行(601818,股吧)分析师周茂华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双减”政策落地,标志着校外培训野蛮生长的时代过去,落实三限、三严、三管和三提,不少校外培训机构可能正经历剧烈整改、调整过程,在行业调整稳定前,银行倾向于降低风险敞口。

信用卡分期成“替代品”

曾几何时,教育分期一度被认为是较为优质的资产,且吸引了众多玩家入场,既有银行选手也有消费金融公司、金融科技公司等众多机构参与。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银行参与教育分期贷款业务的主要方式就是通过信用卡分期业务来实现。根据某国有大行人士提供的一份申请流程来看,教育分期是指客户因本人、子女或法定监护对象个人学习需要,向该行申请信用卡专项分期额度,用于支付在指定学校或教育培训机构的学习费用,经该行审批同意后,由客户分期还款并按约定支付手续费的业务。

申请主要包括几个步骤,客户需要在银行网点、合作学校或教育机构等处向该行工作人员递交申请材料;银行为审批通过客户调整教育分期额度;收到调额通知短信后,持客户本人信用卡至银行指定网点或教育培训机构完成分期交易;银行经办机构将款项清算至学校或教育机构指定收款账户,完成学费缴交。

“与我行千亿级别的消费贷款余额相比,教育分期贷款业务的体量并不大,很多机构会选择同时和银行、消费金融公司多个机构来进行合作。”上述国有大行人士介绍称,金融机构与教育机构的合作模式大同小异,一般来说,为避免客户套现风险,大多情况是资金提供方即金融机构直接将课程金额全额一次性打给教育机构,教育机构给用户提供相应的课程服务,用户再按月给资金提供方分期还款。而一旦机构跑路,对商业银行来说,影响就非常大。

如今,在教育场景上,银行更愿意向客户推荐信用卡分期业务。一位国有大行客户经理介绍称,“目前行内没有针对教育分期贷款的业务向客户推荐,如果客户有类似的需求,可以直接办理信用卡分期业务。信用卡分期业务实际就是信用卡账单分期业务,与目前信用卡持卡人申请的账单分期没有差别。但信用卡分期也是一种模式,还是要做好客户资质审核,避免套现问题、违约问题的产生”。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