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荐机构及其关联方入股拟上市企业未详尽披露与尽职调查或遭拒

2020年6月12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证监会令第170号文件《证券发行上市保荐业务管理办法》(以下简称“《保荐办法》”),该《保荐办法》系为配合新《证券法》实施和创业板注册制等改革,进一步规范证券发行上市保荐业务活动而修订的。

《保荐办法》根据《证券法》、《证券公司监督管理条例》、《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贯彻实施修订后的证券法有关工作的通知》(国办发〔2020〕5号)等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制定,目的是规范证券发行上市保荐业务,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和证券公司执业水平,保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促进证券市场健康发展。

而在证监会对《保荐办法》修订之前,就有多家企业因保荐机构持股上市公司或保荐机构关联方持股上市公司而遭到问询,其中钜泉光电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钜泉光电”)甚至因保荐机构实际控制人间接持股,以及钜泉光电未详尽披露保荐机构与钜泉光电的关联关系而上市审核未通过。

除此之外,在修订后的《保荐办法》实行之后,也有公司如湖北超卓航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超卓航科”),因保荐机构对其持股踩7%的红线而主动进行联合保荐。

一、证监会对保荐机构入股发行人有明确要求,重点关注合规审核意见

《保荐办法》共有七章83条,分别从保荐业务的资格管理、保荐职责、保荐业务规程、保荐业务协调、监管措施和法律责任等方面,对保荐机构的保荐业务作出规定。

《保荐办法》第四十二条规定,保荐机构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重要关联方持有发行人股份的,或者发行人持有、控制保荐机构股份的,保荐机构在推荐发行人证券发行上市时,应当进行利益冲突审查,出具合规审核意见,并按规定充分披露。通过披露仍不能消除影响的,保荐机构应联合1家无关联保荐机构共同履行保荐职责,且该无关联保荐机构为第一保荐机构。

随后,2020年7月31号,为了准确理解与适用《保荐办法》有关规定,证监会制定了《监管规则适用指引——机构类第1号》(以下简称“《适用指引》”)。

该《适用指引》明确了《保荐办法》第42条“通过披露仍不能消除影响”的执行标准。基本思路是,根据注册制推进安排和各板块具体情况,采取差异化安排。

其中,发行人拟在主板、中小板、创业板、科创板公开发行并上市的,保荐机构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重要关联方持有发行人股份合计超过7%,或者发行人持有、控制保荐机构股份超过7%的,保荐机构在推荐发行人证券发行上市时,应联合1家无关联保荐机构共同履行保荐职责,且该无关联保荐机构为第一保荐机构。

发行人拟在新三板公开发行并在精选层挂牌的,保荐机构的相关保荐安排不适用上述标准,可以不采用联合保荐。

随后,2020年9月16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发布“关于废止《关于发布〈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股票向不特定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保荐业务管理细则(试行)〉的公告》联合保荐有关规定”,公告称,为落实《证券发行上市保荐业务管理办法》(证监会令第170号,2020年6月12日发布)和《监管规则适用指引——机构类第1号》(2020年7月31日发布)的有关要求,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决定,废止《关于发布〈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股票向不特定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保荐业务管理细则(试行)〉的公告》(股转系统公告〔2020〕64号,2020年1月19日发布)第二项关于联合保荐的规定。

上述公告显示,发行人拟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向不特定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并在精选层挂牌的,若保荐机构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重要关联方持有发行人股份合计超过7%,或者发行人持有、控制保荐机构股份超过7%的,保荐机构无须采用联合保荐。

也就是说,证监会采取差异化安排,根据各版块具体情况,放宽了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企业保荐机构的直投限制。而对于欲在主板、中小板、科创板及创业板上市的企业,证监会重点监管,以确保保荐机构能够勤勉尽责。

二、中环海陆、钜泉光电等四家企业,上市审查中因保荐机构入股而遭问询

在新修订的《保荐办法》出台之前,不少拟上市企业因保荐机构直接或间接持股而被证监会问询,而问询的焦点,涉及要求核查保荐机构对拟上市企业的持股情况,是否影响保荐机构执业的独立性问题。

2020年7月7日,深交所受理了张家港中环海陆高端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环海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招股书说明书申报稿,中环海陆聘请的保荐机构为民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民生证券”)。

在中环海陆的招股书中提到,民生证券之全资子公司民生证券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民生投资”)对中环海陆持股2.86%。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