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理财子身背三重任务:监管想治影子银行、母行想做大资产负债、自己想当

出品 | 愉见财经

昨天我们做了一组深度探讨,关于《》 (点击标题可跳转) ,聊了“摊余成本法”倒计时后的市场,银行理财净值的真实波动将不再像过去那么容易被熨平;也聊了未来,未设理财子公司的中小行是否真的就只能做做代销了?

顺着这个话题感慨一句,真正市场化的资产管理其实不容易,会变成高成本、高门槛的业务,而不再是早年“资金池-资产池”运作模式下的“出表通道”。

其实看看现在已经成立独立法人的理财子公司,也是背负着来自几方面的期许和张力,上下求索。用我的一位银行理财子公司朋友的话说,金融学理论不可能三角(Impossible trinity)这玩意放到他头上,正合适。

监管的期冀,母行的诉求(包括各分行对于表外扩张的路径依赖),加上理财子公司本身追求的发展逻辑,三者往三个方向拉,形成了这种“不可能三角”:

– 一端是监管要求:剥离影子银行包袱、推陈出新; – 一端是母行期许:协同、承接、突破、做大资产负债; – 一端是作为理财子自身的建设诉求:建立真正的投资顾问和财富管理能力。

趁周末重播这篇文章,配了语音给大家。

《银行理财子身背三重任务:监管想治影子银行、母行想做大资产负债、自己想当》

自2019年6月银行理财子公司陆续登上大资管历史舞台,25万亿银行资管“去通道、破刚兑、净值化”的艰巨使命就部分承载在了他们的头上。至少,从监管到母行,都对他们期望都很大。

聊到这里,上述理财子公司管理层人士向“愉见财经”叹了一句:身背的包袱还真重。

比如说今年吧,他们母行把回表任务相比去年又调高了近三分之二,这些压力都是会传导到他们头上的。

“洁净起步”是银行理财子们设立之初的美好愿景。

根据监管要求,银行理财子只可以发行符合资管新规的净值型产品,而对于此前约7.6万亿规模的存续理财产品,需要留在银行资产管理业务中心处置,逐步消化并最终退出历史舞台。

也许是眼看大家时间紧任务重完不成,两年来,监管部门曾几度“开恩”并延长了过渡期。

比如,其实彼时央行等部委出台资管新规不久后,又紧急出台补充条例,就已经算是一次小松绑。

又比如,眼看存量理财整改压力依然太大,难免有那么些机构怨声载道、讨价还价,加之实体经济大环境的双重压力,监管们考虑实际情况,又延长过渡期,决定再放宽一年。

再比如,无奈银行还是说压力大,回表任务重,大限之内完不成。于是监管部门又圈定了一些银行的存量“硬骨头”,将其纳入到“一行一策”进行特殊资产特殊安排,最终要求银行理财的主体部分,必须在2021年底前完成资管新规合规任务整改。

是的,2021年底。

眼下已是9月份,银行们距离最终的deadline只剩下三个半月的时间。大家的进度如何?资管中心有把握了吗?理财子公司们办事儿的进度如何了?

《银行理财子身背三重任务:监管想治影子银行、母行想做大资产负债、自己想当》

《银行理财子身背三重任务:监管想治影子银行、母行想做大资产负债、自己想当》

从数据来看,进步显著。前两天银保监会新闻发言人在答记者问时表示,截至7月末,全部理财存量整改任务已完成近七成,预计今年年底前绝大部分银行机构可完成整改。

银行们都感受到了这次态度的坚决,包括我们昨天分析到的话题,监管召集六大行开会,要求过渡期结束后不得再存续或新发以摊余成本计量的定期开放式理财产品。

有家中型银行的相关业务人士私下跟我说,他们近阶段和监管沟通过权益类资产回表的问题, 监管给他的答复是: 除个别涉及地方政府产业基金项目可以另当别论外,像此前存量理财较为普遍的涉及权益类资产的,比如产业基金、长久期的非上市公司股权以及表外理财的不良资产等,都不会再延期或纳入“一行一策”!

严监管之下,一些银行不得不拼命赶进度,把回表任务又调高。压力很快传导到理财子。

要说这吃回来的资产当中最不好办的,也就是监管这次不容商榷的那些个权益类资产里,私底下说,是有一部分问题较大的资产的。

怎么办呢? 据“愉见财经”打探,对于这些问题资产,某银行的做法是,理财子会将一部分风险资产直接打包卖给地方AMC;另一部分问题资产则选择内部消化。

所谓内部消化,用他们的行话是“谁的孩子谁抱走”——各分行都要抱走一些进行核销。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