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资本对贸易摩擦的杠杆效应(三)

《能源资本论》由中信出版集团出版发行,此书是一部原创性的经济学著作。书中一些理论创新成果,对关注经济发展和能源问题的研究者、企业家、政策制定者以及普通读者都具有参考价值。

《能源资本对贸易摩擦的杠杆效应(三)》

原国家电监会副主席、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王禹民在本书“序”中提到:

作者提出了能源资本的双因子干涉理论,运用驱动因子和约束因子来解释经济增长和生态环境污染的内在机制,可谓抓住了事物的本质特征。尤其使人印象深刻的是,作者受到气象学和混沌学中蝴蝶效应这个概念的启发,提出了叠加蝴蝶效应和逆蝴蝶效应的概念,用以分别解释生态环境遭到破坏和恢复生态环境的内在机制,不仅新颖,而且非常有说服力。

另外,作者就能源资本与经济增长、生态环境、技术创新、军事力量和大国博弈五个领域的关联性,借用物理学、经济学、气象学、生物学和管理学等学科的概念,提出了能源资本与相关领域的干涉效应、蝴蝶效应、乘数效应、跃迁效应和杠杆效应等概念,这是对“能源”和“资本”进行组合研究之后得出的新结论,反映了作者深厚的理论功底、广博的知识结构和独特的思想方法。只有这些因素的有机结合,才能得到新颖的研究结果。从这部著作及其两位作者的身上,我有一个很深的感受,就是搞学术研究的人,要在知识广博的基础上达到“精”和“专”。

此处节选《能源资本论‍》中“能源资本对中美贸易摩擦的杠杆效应(三)”的部分内容,以飨读者!

《能源资本对贸易摩擦的杠杆效应(三)》

能源资本对中美贸易摩擦的杠杆效应(三)

殷雄 谭建生

“美元石油”与“石油美元”

与中美贸易战同时发生的、被媒体和社会公众忽视的另一件重大事情,就是中国于2018年3月26日如期开通了上海原油期货市场,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INE)正式挂牌交易。奥地利《新闻报》称,乍一看,中国引入以人民币计价的原油期货似乎选在了中美贸易争端的一个完美时间节点上,但实际上,中国已经为这项计划准备了20年。中国于1993年首次尝试推出原油期货合约,其后多年几经推迟和波折,现在终于上市。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布伦特原油一直是主要国际油价基准,因为它与能够进入欧洲市场的最大油田挂钩。西得克萨斯中间基准原油同样在上世纪80年代推出,该合约与俄克拉何马州库欣的石油存储基地挂钩。自2015年美国取消已实施数十年的石油出口禁令以来,该合约的影响力一直在上升。中国2017年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原油进口国,也是全球第二大石油消费国。尽管如此,原油交易的国际指标是布伦特原油期货和西得克萨斯中间基准原油期货,中国在原油期货领域没有多少定价权。《日本经济新闻》报道说,这次中国政府做好准备让原油期货上市,其目的在于增强对国际原油价格的影响力。如果中国原油期货发展顺利,将在确定油价方面获得更大影响力,同时进一步助推人民币国际化,美元的垄断地位有可能被稀释。

美元作为世界主导货币的重要地位,是美国经济最重要的支柱之一。不同于其他国家,美国始终可以使用美元结算进口商品,这主要在石油市场上发挥重要作用。迄今为止,全球的大宗商品基本上都是用美元来计价。中国原油期货正式挂牌交易后,“美元石油”和“石油美元”几乎长期作为左右国际大宗货物和货币市场的唯一要素的时代,从理论上宣告结束,“人民币石油”和“石油人民币”的应运而生,将是新国际秩序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世界最大的石油进口国,众多的石油出口国依赖中国的订单,尤其是海湾和非洲国家。石油交易这种大宗交易平台的存在,必将大大提高世界各商业机构接受人民币资产的积极性。对于中国而言,石油期货的推出顺应了中国经济的发展,是中国在世界石油贸易地位的自然反映。美国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也无法阻止中国石油期货的推出。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INE)自2018年3月挂牌交易至2018年10月,短短的8个月间,以人民币计价的石油期货成交量就超过了世界第三大石油交易所——迪拜商品交易所(DME)的同类指标,更是超过了排在迪拜后面的东京和新加坡石油交易所这些亚洲主要石油贸易中心。上海石油期货交易所使自己的主要对手纽约商品交易所和伦敦洲际交易所明显受到挤压,2018年10月,它们占全球石油期货市场的份额分别从60%和38%下降至52%和32%。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