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局!新年已有22家小贷公司遭遇清退,监管风暴持续

随着监管红线的持续收紧,小贷公司的清退也在加速。2021年多个省市地方监管部门出手对辖区内小额贷款公司进行摸排、整顿后,部分空壳;、失联等违规小额贷款公司遭遇出清。进入2022年后,又有22家小贷公司面临出局。在业内人士看来,随着地方小贷、网络小贷监管政策出炉,小贷行业仍将持续洗牌,各地小贷机构还是要回归本源业务,以合规为本。

22家小贷公司正式出局;

1月11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安徽、江苏两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接连披露了取消部分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经营资格的名单,共计22家小贷公司被要求退出市场,不再列入小额贷款行业监管范围。

具体来看,安徽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于1月4日披露《关于同意取消芜湖市兴芜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等17家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经营资格的通知》,位于芜湖市的17家小额贷款公司试点资格正式被取消。

北京商报记者进一步查询发现,前述17家小贷公司被取消试点经营资格,是芜湖市在2021年9月对辖区失联、空壳;小额贷款公司进行排查、清理后的结果。

就在芜湖17家小额贷款公司正式出局;的同日,江西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也对外发布了关于取消南昌5家公司小额贷款试点资格的公告,包括南昌市东湖区光正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正小贷;)、南昌市东湖区邦信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邦信小贷;)等。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两地披露的22家小贷公司中,注册资本在2000万-2亿元间不等。其中,2亿元注册资本的邦信小贷成立于2012年12月,在2020年5月决议注销,当前处于注销备案阶段。而光正小贷自2018年初便出现异常经营;,于2021年6月被吊销营业执照。此外,还有多家小贷公司因为欠税、严重违法失信等问题陷入经营风险中。

按照两地监管局要求,相关企业应当依法办理工商注销或变更。继续保留市场主体的,可以依法清收存量贷款,但企业名称中不得含有小额贷款;小贷;字样,经营范围不得含有经营小额贷款业务;。从小额贷款经营许可到期之日起,发生新增贷款业务的,按照非法发放贷款处置。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分析指出,地方小贷公司业务普遍立足地方,一方面受当地经济波动和自身实力的限制,另一方面也面临其他金融机构的竞争,因而近几年生存压力较大,甚至还有部分地方性小贷公司在发放贷款的过程中存在违法违规的现象。相关违规机构遭遇清退,也体现出小贷行业监管的不断规范。

小额贷款作为地方金融业务支持实体经济的‘毛细血管’,在发展过程中异化出一些乱象,因此有必要根据市场现状开展清理整顿,释放出明确监管信号,既能够使小贷剔除‘沉疴旧疾’、提质增效,也能够使小贷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易观高级分析师苏筱芮补充道。

合规为本

在2021年12月,甘肃省华亭市公安局发布《华亭市鑫源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通告》,表明该公司放贷资金基本源于向社会公众非法吸收的资金,已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并敦促借款人主动归还贷款。

此外,根据央行官网披露数据报告,全国小额贷款公司数量连续下滑。截至2021年9月末,全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6566家,相较于2020年底的7118家,在三个季度内减少了552家。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小贷公司贷款规模和公司数量整体呈现下降趋势,也是近年来各地区监管部门持续加强整顿的结果。而就在2021年末,央行发布了《地方金融监督管理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明确将小贷公司等地方金融业态统一纳入监管框架,地方金融机构的违法行为认定和处罚机制也更加清晰。

叠加此前银保监会发布的《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加强小额贷款公司监督管理的通知》等内容,小贷公司将面临全方位的严监管举措。在于百程看来,小贷公司被纳入新监管框架,与此前的小贷监管要求一致。未来随着网络小贷的监管办法落地,小贷行业将持续洗牌。

苏筱芮指出,从监管政策内容来看,实践中存在对地方金融监管职责分工理解不尽一致等问题,部分机构和活动游离于金融监管之外。基于此,未来地方各类金融业态将被纳入统一监管框架,中央、地方之间的协调配合将被强化,地方所承担的责任更为明晰,有利于区域性金融风险的防范及化解。

苏筱芮强调,对于小贷机构来说,还是要以合规为本,服务于地方实体经济,关注小贷相关的顶层管理制度,力争达成各项监管指标,回归本源业务,努力在拓展中小微企业融资渠道、推进产业升级等方面发挥充分作用。

北京商报记者 岳品瑜 廖蒙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