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黄立冲:碳排放资产可以成为高利润的投资品

对话黄立冲:碳排放资产可以成为高利润的投资品

《对话黄立冲:碳排放资产可以成为高利润的投资品》

“ESG评价体系无疑将成为主导未来国际资本市场投融资的价值观标准,未来我国企业进入国际市场筹集债权和股权资本,或者开展国际贸易活动,企业ESG相关指标的评估将成为新的‘入场证’。因为如要用外资的钱,企业就必须符合他们的价值观,这很大程度影响企业的估值。”

纵横于内地、香港、美国等资本市场多年,汇生国际融资总裁黄立冲所认同的逻辑是,ESG是一种国际的衡量标准,是一种系统性的普世价值观,有时也是一商业模式,其背后蕴含着巨量的投资市场。

自2018年A股被正式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以来,MSCI对纳入新兴市场指数和中国指数中的A股进行了ESG评级。受此影响,国内市场对上市公司ESG绩效和相关管理也越来越受到关注。

此外,在国际上,ESG相关指数有道琼斯可持续发展全球指数(DJSI),富时罗素(FTSE Russell)可持续发展评级指数以及恒生可持续发展企业系列指数等,国内中证ESG系列指数于2020年底发布,国内不少投资机构也推出了各种类型的ESG指数。

“可以预见,ESG指标正日益成为投资机构最重要的投资参考指标。”

在美国担任会计师和财务顾问数年,黄立冲于1996年返港,且在任香港保荐人二十多年间创下多个香港和国际资本市场纪录,并有多国的投资和营商经验。因经历所赋予的全球性视野,让他对ESG之于国家、企业、个人的意义有着更为深刻的理解。

价值观与“入场证”

“不买能源标签效率低的冰箱、洗衣机、空调,宁可花更贵的钱,也会选择购买太阳能类符合碳排放的产品。包括不以任何哺乳类动物肉类为食品、拒绝购买任何残害动物的用品,如象牙、皮草、动物内脏制品等。”

在与焦点财经的独家对话中,黄立冲特别提到了一点:ESG的消费理念已经深入以其女儿为代表的西方20-35岁年轻人中,持有这些理念的人群日益成为消费的主要动力。

“他们会拒绝购买不符合ESG理念的产品、债券和投资,就像对吃狗肉的人极度厌恶一样。当然,这种情况在国内的年轻人比较少见,但在西方年轻人中却是主流,很大程度影响了未来出口产品的市场。”

19岁,美国读书,素食主义者……黄立冲认为,他的女儿代表了在时代极速发展之下,这样一批从小接受西方价值观教育,且家庭背景富足的年轻人新型的消费理念。

“ESG是这种价值观的其中一种标准,是一个系统的价值观。这种价值观深远地影响了西方消费者、国际投资者、立法议员的选战议题,甚至影响国会、总理、总统的换届选举。”

2006年,前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提出ESG评价体系,并鼓励机构在投资决策中将ESG因素纳入考虑,推动ESG投资在全球的迅速发展。自此,世界各国及地区积极响应联合国号召,结合域内实际情况修订监管制度推进ESG发展。

事实上,ESG 的应运而生不仅让企业社会责任与全球可持续发展议题实现了对接,更实现了企业社会责任在新时代背景下的升级转换。

黄立冲所认同的逻辑是,ESG代表了作为一家企业在现有价值观主导环境下需考虑的生存问题,这也包含企业能否吸引越来越多的拥有地球可持续发展的价值观资本。因此,如中国的企业漠视ESG意识,就会在国际上被孤立、歧视进而生存空间变窄。

此外,纵观全球,由于ESG评价要素自身的弹性较大,在ESG的评价过程中难免融入较多的主观因素,由于评价人或评价机构自身立场和认知角度的差异,也更容易掺杂人为的甚至是政治方面的考量因素。

“由于缺乏标准化的量化指标,ESG指标体系难以像会计财务指标那样形成全球通行的国际标准。”这是ESG存在的痛点。

2021年11月4日,在英国格拉斯哥举行的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上,国际可持续发展准则理事会由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基金会 (IFRS) 正式启动,标志着朝着建立统一且全球一致的可持续发展相关企业披露迈出了重要一步。在COP26上各利益相关方均表示可持续发展报告的一致性与可比性亟需提升。

“建立国际ESG指标体系的工作已经取得很大进展,事实需要时间落实和让香港的上市公司接受。”曾经帮助上市公司检视过ESG的黄立冲指出,在香港ESG已经成为企业年报的一部分,一套可比、一致的准则能让企业提高其可持续发展行动的透明度,从而增强公众信任和资本市场的信心。在此背景下,需要国内的上市公司加快赶上。

另外,作为ESG最大的主要类别“碳中和”,它引领了国内发展的另一种方向。

2021年,习近平总书记在领导人气候峰会上宣布,中国将力争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并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这也是过去几年美中在重大问题上唯一能达成一致的内容。因此,中国将在未来加大对气候变迁议题方面的投入,投入到结果将影响未来我们国家的国际形象。”

黄立冲指出,过去美欧政府一直在这一议题上对中国施压,甚至有威胁针对中国出口推出碳税,聚焦作为ESG最大的主要项目“碳中和”,不是应不应该做的问题,而是如不做我们将很难保留联合国重要议题积极响应的一分子的问题。

“碳排放、碳中和、环境保护和社会责任在西方已经趋于成熟。”在黄立冲看来,未来中国企业如果不能实施与国际接轨的ESG标准,其产品和服务在国际上将日益寸步难行,这也是专家所谓的走出去所指的内容。

碳交易可以与数字货币联系在一起

增长速度或比任何股票都要快

在ESG的诸多指标中最能实现量化的指标就是碳排放。黄立冲认为,ESG所代表的是一个市场规模巨大的投资领域,所谓双碳——碳中和、碳达峰,不但是一种社会责任,同时也是一种商业模式和投资的主要方向之一。

“碳排放权的交易在资产市场已是炙手可热的产品,碳权可跟数字货币捆绑,令数字货币成为一种投资工具,而且它的数字碳币的价值增长速度可能比任何股票都要快。”

碳排放额度(Carbon Credits)是一种可以出售获利的资产,各地区碳交易制度的不同,使得碳权价格在不同市场有不同的价值。

以欧盟为例,在2015 – 2019年规范新车行驶的碳排放标准为每公里排放130克二氧化碳,每超标一公克的罚款为95欧元;相反地,如新车行驶的碳排放量低于欧盟设定的标准,那就能够获得「碳排放额度」,并且在碳交易市场中转卖给碳排超标的车厂,2019年和2020年的特斯拉就是依靠碳权资产出售减少了亏损和支撑所有利润,贩售碳权是特斯拉最重要的收入来源。

2020年,特斯拉GAAP2020年全年净利润7.21亿美元,而2019年同期亏损为8.62亿美元。

2020年特斯拉所以能扭亏为盈,首次实现全年净利润,并非因为销售汽车,主要因为其销售碳权获得收入15.8亿美元,由此推演,黄立冲所认同的是,碳排放资产可以成为利润非常高的投资品。

换言之,虽然现在燃油汽车生产成本仍然比电动汽车便宜,但是汽车厂需要交付的碳排放罚款(碳税)令燃油动力车的碳罚款成本极高,因此只能向零排放的电动车生产商购买碳排放额度。

“由于各国汽车碳税的驱动,各国分别宣布要停产燃油汽车,投入电动车。”

碳排放迫使企业改变商业模式的一典型的例子是,过去三年,飞雅特克莱斯勒曾是特斯拉碳权交易大客户,2019至2021年已花费24亿美元(约新台币668亿元)向特斯拉购买碳排放额度。特斯拉近年来的碳权交易所得,几乎都是由飞雅特克莱斯勒所贡献。

为解决这一现实困境,飞雅特克莱斯勒与宝狮雪铁龙两大车厂于2021年股东表决通过合并。他们将利用宝狮雪铁龙集团的电动车技术补足欧盟碳排法规需求,未来不再需要购买额外的碳权。

事实上,在各大车厂纷纷投入电动车技术发展之下,透过贩售电动车赢得的碳权红利将愈发减少,而从2021 年特斯拉的财报显示,碳权营收仅占整体营收3%,相较于2020年降低3%,也表示特斯拉正降低对碳权营收的依赖,特斯拉2021年利润为52亿美元,碳权销售收入保持在15亿美元。在众多车厂纷纷宣告自家停售传统燃油车的背景下,电动车取代传统汽车势在必行,而为了降低整体碳足迹,各国也将加大力度投入新能源发展,实践净零碳排的目标。

黄立冲指出,从汽车产业因碳排放政策被迫停止燃油车生产可以发现,ESG代表的环保、社会、管制概念影响了政府的政策、消费者的取向和决定了企业的商业模式。

从国外碳交易市场回望国内,2021年7月16日,备受瞩目的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以下简称“全国碳市场”)正式上线交易。

从试点到全国统一开市,这一具有里程碑的事件用了十年。与此同时,发电行业成为首个纳入全国碳市场的行业,纳入发电行业重点排放单位超过2000家。

根据生态环境部测算,纳入首批碳市场覆盖的企业碳排放量超过40亿吨二氧化碳,这意味着我国碳市场将成为全球覆盖温室气体排放量规模最大的市场。与此同时,全国碳市场上线一个月,交易价格从首日开盘价的每吨48元上升到每吨51.76元,成交量达到了702万吨,累计成交额是3.55亿元。

对于国内与国外碳交易市场的差异,黄立冲对焦点财经表示,国内碳交易市场用的是人民币,只能在中国交易;国际碳交易市场用美元,价格可能比国内市场一吨碳价格高十倍,就像出口的高端产品和淘宝货的区别。“目前中国的碳交易市场落后于国际市场,两个市场有巨大套利空间。”

据他介绍,目前的国际碳交易主要有两个市场:一个是合规市场(compliance market) ,另一个是自愿交易市场(voluntary market),在国际上,因为受京都协议、巴黎协议的影响,两个协议都制定了相应的规则。国内碳交易市场的规则也是分成两个市场,自愿市场及由政府强制的市场,国内的自愿市场很小,发展速度不算快,而国际上自愿市场发展迅速,碳权价格也在不断上涨。

“现在市值最大的市场是合规市场,但这市场给予投资机构的空间较小,成长快且有潜力的投资市场是自愿交易市场。”

ESG对暴雷企业起死回生作用有限

将带来经济产业格局的重塑

国家对碳交易、双碳概念及ESG的重视,可以从两会及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等各项行动中窥见。

“顶层设计”的风起云涌,意味着ESG迎来发展新阶段,作为“排碳大户”的房地产行业也迎来新时期的检阅。与此同时,政策调控及疫情影响之下的地产生存困境,也让房企将ESG放置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对于ESG之于房企的重要性,黄立冲所理解的是,ESG对暴雷企业起死回生的短期作用有限,因为这些企业现在大部分已经资不抵债,但是爆雷企业的社会观感和公众形象在一个低点,启动ESG可以帮助挽回一些公众形象,至少售楼时阻力可少些,大力宣传ESG倒是可以缓和公关方面的危机。

“此外,房企可以用ESG概念吸引更多的资本,如发绿色债等,成本会低一些,较为容易吸引到一些投资人。但是,房企因不是碳排放大户,在ESG概念上投入或改善效果是肯定无法与生产型企业相比的。”

黄立冲指出,虽然ESG可以给房企加些“分”,但是现在国际投资人关心的是区域市场的稳定,本金的安全,房地产这个中国经济未来的“地雷”能否成功拆除,目前ESG能帮到的规模还是较小。

按照ESG所对应的环境、社会、治理三个层面进行企业管理,以双碳为例,房企要进行绿色建筑的实践,则需要承担较高的成本,ESG与房企盈利之间是否存在对立关系?在黄立冲看来,房企的ESG与房企盈利反而是一致的。

“现在市场上的投资者都讲究可持续投资,也就是说房子作为一种投资品,应该是绿色、低能耗、宜居、用料低环保压力、可循环再用的,这与可持续投资的理念一致,这样的房子卖的价格也更加高些。”

他认为,在这其中,差别仅仅是给买房者提供更长远和低碳生活的产品,还是只针对短平快的利润。现实的情况是,恰恰是现在,由于更多的产品竞争更少的客户,更应该在这方面下功夫,会令产品能脱颖而出。

事实上,ESG影响面十分广泛。2020年,时任美国总统的奥巴马政府就曾推行“碳关税”法案,但是征费方案难以获得共和党控制的美国国会的支持。

北美“环保风”背后的博弈更多是算计。不仅是出于保障能源安全和国家安全的考虑,更深层次的目的是寻找下一轮引领世界经济潮流的经济增长点,以振兴和提高美国在全球的竞争力和国际影响力。

“如果美国征收‘碳关税’,便可以对中国出产的高耗能产品全面征收碳税。比如,在美国当地生产,虽然人工成本、生产成本相对较高,但是碳税不用交,这就使整个产业链离开中国到美国希望其去的地方布局。比如,在传统产业美国想要限制中国的产品会有大把的理由。”

ESG所带来的影响是,大到影响国家产业格局和国运,小到革新地产领域产品。

据黄立冲指出,国家对ESG及双碳及碳交易市场的推进将引发经济层面的产业重塑,包括电池、动力电池、动力汽车,太阳能、太阳能电网系统,室内微电网系统、太阳能电池等一系列产业将会崛起。

以下为焦点财经与黄立冲的对话节选:

焦点财经:您觉得国内与国际的碳交易市场的逻辑是一致的吗?

黄立冲:国内碳交易市场用的是人民币,只能在中国交易,用的是国内标准去衡量碳权,价格低;国际碳交易市场用美元,每吨碳价格可比国内高十倍,就像高端出口品和淘宝产品的区别。目前中国的碳交易市场落后于国际市场。

焦点财经:“碳交易”背后的底层逻辑是对企业碳排放管控?

黄立冲:这是对合规市场的理解,但还有自愿市场。我们将政府所参与制定和限制排放的碳交易市场称为合规市场,由政府强制对每家企业允许每年排放多少吨碳制定数额,超过这一数字将征收很重的碳税。有些企业为了免交碳税,必须向减排做得比较好或有多余配额的企业购买,例如,60块钱就是这个配额的价值。这是交易的逻辑。

为什么特斯拉的碳税交易会成为它的主要利润来源,因为特斯拉的车不产生碳,在碳的计算上可以省掉很多碳权,这些碳权就可以用于出售给燃料动力车厂商。

自愿市场更像我说的现在新一代年轻人和西方的主流社会形成一种他们自愿遵守的核心价值观(像我女儿那样的),作为企业就算没有政府制定限额,也照样面临投资者、消费者和其他相关利益者的压力,这些压力也同样影响企业生存环境,例如比特币的挖矿运营商因为浪费大量能源,受于社会压力为维护他们作为负责任企业的人设,他们会自愿在自愿市场大量买入碳信用对他们用电所制造的碳排放进行中和。

焦点财经:您觉得ESG是否会引发经济层面的产业重塑?

黄立冲:ESG中的碳排放绝对影响了整个产业,大众等燃油汽车全部都宣布生产电动汽车停产,因每年交的碳税太多了,必须大量购买碳配额,导致成本很高。虽然生产燃油车比生产电动车便宜,但是因为考虑碳税后的综合成本,使得他们不赚钱,所以被迫改变了整个商业模式,把整个燃油电动车生产线给废了。

焦点财经:您觉得ESG理念有利于哪些行业的崛起?

黄立冲:特别是新能源,包括电池、动力电池、动力汽车、太阳能、太阳能电网系统,室内微电网系统、太阳能电池等一系列产业都会崛起。现在在乌克兰亚速钢铁厂拥有抵抗的无人机,使用的都是电动无人机和新能源系统,不然在被俄罗斯断电后早就飞不起来了。

以上就是小编分享关于”对话黄立冲:碳排放资产可以成为高利润的投资品 ”的相关文章,感谢读者的耐心阅读,觉得不错动动小手收藏转发吧!想了解更多相关新闻敬请关注小柚财经!
文章标题:对话黄立冲:碳排放资产可以成为高利润的投资品
文章链接  http://www.vodvv.com/index.php/2022/05/16/23424/
小编申明:本站所提供文章资讯,均由互联网整理。

点赞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