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章的魅族和理想,终究散场了

小柚财经报道:

《黄章的魅族和理想,终究散场了》

图片来源@黄章微博

文| 一刻商业,作者 | 蕙芷,编辑 | 周烨

魅族创始人黄章在微博公开发表的言论不多,但有两个经历被他亲自写下。

2015年春天,阿里顺利入股魅族后,黄章首次去杭州,为的是和马云见面。黄章罕见地在微博上发出了自己与马云的合影,称“受益匪浅”。

《黄章的魅族和理想,终究散场了》

图/黄章个人微博

2019年,是黄章第一次去美国。他参观了苹果和谷歌,并难得地把行程公开到了个人微博上。

想让“宅男”黄章出门并不容易。事实上,魅族论坛才是黄章最活跃的地方。在手机圈,比黄章名字本身更为人熟知的,是“J.Wong”。这是黄章在魅族论坛的ID名字。

和其他手机圈的创始人“抛头露面”不同,黄章不善交际,至今尚未正式接受过外界采访。潜心研究产品、个性鲜明、甚至偏执,是外界对他的普遍印象。

魅族的发展,离不开黄章,而在过去十八年间,黄章一共有过两进两退的经历,2012年他在魅族发展高峰期隐退,2015年则是因为身体原因再次隐退。而2014年和2017年,黄章都为拯救魅族重新出山。

一个共同点是,黄章的每次隐退和出山,都代表了魅族和整个手机行业的不同阶段。2012年开始,“小而美”的魅族口碑和销量上升很快,但到了2014年,外部的竞争开始加剧,小米、华为开始起势,小米OV抢占下沉市场,魅族的机海战术效果甚微。2017年,魅族再次错过手机4G时代,明显掉队。

直到近日,故事的走向发生变化,黄章终于彻底退了。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消息,湖北星纪时代科技有限公司收购珠海市魅族科技有限公司股权案案件公示,目前已经处于反垄断公示阶段。众所周知,前者代表着汽车公司吉利。

过去,黄章的出山似乎一直都是正在进行时,但这一次就要真的变成一般过去时了。黄章和魅族的时代,也将终结。

01 隐退山林,错失风口

“做出我喜欢的产品,然后把它卖给同样喜欢这个产品的人”。黄章曾在内部三四个人的小会上说过,这样阐述魅族的商业本质。

十二年前,黄章刚刚做出市场喜欢的产品M8和M9,一度被粉丝称为“中国乔布斯”,魅族也因此被赋予手机圈“小而美”的光环。令外界意外的是,黄章在彼时选择退出魅族的日常管理,把工作交给时任CEO白永祥。

在高光时刻选择“激流勇退”,黄章确实是个手机圈的“异类”。

《黄章的魅族和理想,终究散场了》

图/黄章个人微博

2010年隐退后,黄章便住在海湾半山腰的别墅里,种花种草,“两耳不闻窗外事”,黄章一个月出门一次,每天的工作就是泡魅族论坛,无休止地钻研MX手机的硬件和UI设计。

殊不知,彼时的手机市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2010年,魅族的“头号粉丝”雷军创立小米公司,进入手机行业。一年后,小米第一款手机诞生。不到三年时间,小米手机出货量就突破了千万台。与此同时,华为、Ov等国产手机也开始攻池掠地,魅族被甩出第一梯队。

公司内部,也“变了天”。魅族原副总裁马麟跳槽,软件部门的人不到一个星期也都走光了。黄章慌了阵,在复出的内部大会上说,“有一点点遗憾,大彻大悟得有点迟。”

眼看着魅族在走下坡路,黄章选择出山。彼时,他在社交平台直言:“自己多年没管公司就是个错误。”这时候,黄章超过400平方米的办公室已经闲置数年。

“我都不用,魅族给你更好的。”“双十一不算啥,11.19看我的。”

这是2014年黄章复出后,出现在其个人微博的两句话。那时的黄章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傲慢和底气。“如果说中国还有三个人能做好手机,一个是雷军,一个是周鸿祎,还有一个就是我。”

同样掩饰不住的,是黄章面对人群公开讲话时的紧张。在2014年《魅族黄章归来内部讲话视频》中,黄章的烟一根接着一根,甚至还拿起了装酒的玻璃杯。很难想象这是一位创始人在公司开会的样子。

《黄章的魅族和理想,终究散场了》

《魅族黄章归来内部讲话视频》截图,图/黄章个人微博

但和之前相比,黄章意识到自己之前融不进外界的原因是过于偏执,对社会缺乏理解认同。回归之后,黄章更加“接地气”。他引入了阿里巴巴5.9亿美元融资,并拿出20%的个人股份启动公司员工持股计划。

阿里注资后,魅族开始了“大而全”的产品线打法。推出了子品牌魅蓝,并在高端、中端、低端三条产品线布局。反映到销量上,2015年,魅族的销量也从440万台一跃超过2000万台。

这一年,黄章感到很累,他自诩是个乌龟一样的老板,“窝在家里,不出来,无心应战。” 这也导致出山后不久的2015年,黄章就因为连续几天熬夜开会,以身体要休息为由,又回归到之前“隐退”的状态,很少去公司,公司整体业务交给魅族副总裁李楠负责。

事情戏剧性的在于,魅族的迷失似乎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的。产品和业务的盲目扩张,让魅族“小而美”的定位开始混乱。2016年,魅族全年召开了11次发布会,发布了14款手机,却没有一个爆款,只换来了2200万的销量,明显落后于小米OV的增速。

这也就意味着,黄章的再次出山,几乎是必然。

02 再度出山,难救魅族

黄章要挑战的是他自己,他要先学会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才能改变魅族在市场落后的局面。

2017年夏天,位于珠海市科技创新海岸魅族科技楼五层的办公室,变得热闹起来。这一次,黄章又复出了。和前几年只会在家里和公司高管喝茶聊天不同,彼时黄章常常出现在公司,员工经常可以在电梯间碰见他。

外界都知道,黄章这次是真的出山了。但更重要的是,市场留给魅族的时间不多了。

更早之前,黄章在41岁生日当天宣布“我将重新出山打造我的梦想机,去迎接魅族15周年”。

只是三年又三年,黄章对市场风向把握变得更加不清晰。更重要的是,黄章面临着一个比三年前更复杂的局面。彼时,手机市场出货量开始同比下降,市场份额正在向头部玩家集中,其他掉队的品牌失去了姓名。同时,在这批新兴国产手机企业中,已经形成了小米和华为双雄争霸的局面。

再次出山的黄章,意识到了营销的重要性,为此请来了原华为消费者BG中国区CMO杨柘作为魅族新CMO,试图帮助魅族打造高端品牌。

但在产品上,黄章没能改得了偏执的毛病。 这种“偏执”反应在魅族产品上,就是坚持魅族15的16:9标准屏。彼时,自苹果iPhone X首先使用“刘海屏”之后,国产手机新品就将其作为了“流行”与“标配”。

《黄章的魅族和理想,终究散场了》

魅族15,图/魅族科技微信公众号

现实情况是,黄章的坚守没有换来消费者甚至是“煤油”(魅族粉丝别称)的认可。“对于老魅友来说,整一款让老魅友直的起腰的手机吧,像当年整m8一样。领导潮流不是魅族的责任,但至少要跟得上潮流,才是魅友继续购买魅族手机的赖以自慰的理由。”一位自称“过了无脑粉的年纪的老魅友”在魅族论坛发帖称。

随后,魅族Pro 7的销量更是大跌眼镜。几十万的库存卖不出去,直到2018年的一场发布会上,时任魅族高级副总裁李楠还表示当年618过后会清理一批魅族Pro 7的库存。

2016年-2017年,魅族手机在国内行业排名已降至第六、第七,市场份额从4.8%降至3.8%。到了2018年,魅族手机出货量跌至948万台,较上年下滑近50%。在这之后,魅族再也没有公开出货量数据。伴随着销量的惨淡,魅族元老级人物的陆续离开让魅族雪上加霜。

2019年7月,面对用户提出的“李楠离职的传闻”,黄章毫不避讳地敲下“对公司来说能挣钱的就是人才,亏钱的就是费财”这句话,出乎外界意料。要知道,早前,李楠因发表了《iPhone可有设计哲学?》,被黄章邀请加入魅族的场景还令手机圈记忆犹新。

跟了黄章十几年的白永祥离开时,也没有逃脱黄章在论坛上表露对他的不满;魅族研发负责人马麟走时,黄章给全员发邮件,痛斥马麟“丢失了基本的职业道德”,双方还闹到打官司的地步。

在黄章看来,离开的员工都是对他的背叛。出身客家人的他普遍家庭和宗族观念深厚,在家里不容得质疑和背叛,在工作上也是。这时候,偏执、疯狂、稍显另类的黄章又出现了。

高管出走的时期,黄章的人事调整就没有停止过。据腾讯《深网》报道,一位魅族管理人员曾描述2017年的魅族,就好像二战中的德国,曾经几乎赢得了所有的胜利,但是却输掉了整个战役。

黄章曾说:当魅族出现更大危机的时候,他一定会出现。或许他没有想过,魅族的危机或许也离不开他本身。

03 魅族卖身,黄章彻底退了

“如果可以选择,我不想做大股东,太累。”2019年黄章在魅族论坛上这样留言。如今,吉利收购魅族,事实如黄章“所愿”。

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官网显示,此次吉利收购魅族前,黄章与淘宝分别持有珠海魅族49.08%、27.23%的股权,共同控制珠海魅族。交易完成后,黄秀章对于珠海魅族的持股将降低至9.79%,收购方星纪时代将持有珠海魅族79.09%的股权,取得对珠海魅族的单独控制。

至此,关于吉利和魅族的收购传闻,终于落下帷幕。兜兜转转,黄章还是没有守住他的魅族。

事实上,黄章已经“消失”在手机圈很久了。

2021年2月,魅族发布内部信显示,黄章卸任魅族CEO,由其亲弟弟黄质潘接任。直至此次吉利拟收购魅族的时候,黄章也没有再公开现身。

黄质潘在内部信中表示,2020年魅族科技实现了“扭亏为盈”,完成了向公司董事会承诺的年度业绩目标,2021年将坚持走中高端品牌路线。

一个月后,魅族18系列发布会上,魅族表示,从18系列开始,魅族将放弃新产品的互联网广告营收,为消费者提供真正的纯净硬件、纯净系统,打造零广告(系统自带应用无任何广告)、零推送、零预装的手机。

当然,理想和现实难免存在差距。半年后,无论是魅族的官网还是官方渠道,关于“三零政策”的内容均被删除。对此,魅族也作出回应,称面对激烈竞争,魅族反复斟酌后决定作出调整,Flyme将保持与行业一致的运营策略。

没过多久,魅族还宣布了一项大动作——魅蓝回归。重拾魅蓝,魅族想要凭借魅蓝冲击中低端市场的意图十分明显。毕竟,魅族现在的声音越来越弱。据BCI数据,2021年,魅族市场份额仅0.1%,在智能手机市场已彻底没落。

《黄章的魅族和理想,终究散场了》

魅蓝10,图/魅族科技官网

同样的,这也在预示着魅族与黄章越走越远。要知道,魅蓝的中低端路线与黄章追求的高端路线并不符合。随后便有了2017年魅族调整品牌路线、黄章收回魅蓝主导权,到了2018年魅蓝彻底退出市场的故事。

回到现在,资金实力不足、市场份额降低,魅族被吉利收购,也不失为一个好归宿。

再去魅族社区看看活跃的J.Wong,他的帖子停留在2020年1月19日。那一天,他连发了两个帖子。

“应该有个魅友开放日~感觉。”

“我和魅族同在,和魅友同在~祝魅友新春快乐!”

《黄章的魅族和理想,终究散场了》

图源魅族论坛

黄章非常喜欢两部外国电影,一部是《功夫熊猫》,一部是《飞屋环游记》。《功夫熊猫》中的主人公阿宝身材不行,也没有任何天赋,但阿宝笃定自己是一个会功夫的人,最后成为了一位大侠。

这种励志的形象延伸到现实,便是黄章内心“桃花源”的写照。按着黄章的话讲,他形象不够好、文化水平不够高,但愿意为了梦想去打拼。

现在的黄章或许在想念高一时的自己。那时候,被学校开除去深圳打工的他,偏执地选择了电子厂,没想到几年后赶上了国内MP3的浪潮,魅族科技应运而生。

当然,他还会怀念大街小巷的年轻人戴着魅族MP3听歌的场景,以及“我就是魅族”那句话。

小编申明:本站所提供文章资讯,均由互联网整理。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