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酒划转茅台集团财务公司5%股权,上市仍在“激烈博弈中”

小柚财经报道:

《习酒划转茅台集团财务公司5%股权,上市仍在“激烈博弈中”》

习酒产品图

习酒独立上市,一个近年被无数次提起的老话题,最近有了新进展。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官网显示,习酒已于6月10日退出贵州茅台集团财务有限公司,从股权变更后的信息来看,习酒手中5%的股份已归贵州茅台集团所有。

酒业专家肖竹青告诉小柚财经APP,这意味着习酒独立上市更进一步,公司正在全面梳理股权、债权、债务关系,如果顺利,有望解决和茅台集团的同业竞争关系,加上习酒本身过硬的产品质量和运营优势,是很符合当下上市标准的。

但具体还要多久?答案依旧难说,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向小柚财经APP指出,即便分拆成功,习酒两年内是不能IPO的,很难成为‘酱酒第二股’,其中的不确定因素很多。

《习酒划转茅台集团财务公司5%股权,上市仍在“激烈博弈中”》

图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官网

十年上市曲折路

2012年,茅台前董事长袁仁国首次提出,习酒将在2013年2月登陆港交所。但这年正好赶上“三公”消费的限制和白酒塑化剂等事件,上市计划由此搁置。

2014年,贵州省国资委表示,在继续保持茅台集团对习酒的控股地位、引入中粮集团作为战略投资者的基础上,择机引入多方战略投资者,在2014年底前争取习酒上市。

《习酒划转茅台集团财务公司5%股权,上市仍在“激烈博弈中”》

2014年人民日报对习酒上市安排的报道

2017年后,茅台集团、习酒又数次提出将在2019年或2020年完成习酒上市。

这些计划都无疾而终,直到2019年10月28日,茅台集团总经理助理、习酒公司董事长钟方达对外表示,“由于证监会的相关规定,涉及到同业竞争,同一集团不能有两家上市公司,习酒上市计划终止。”此后,习酒再未公开表示过上市计划。

上市不成,习酒的“借壳”传闻则愈演愈烈,贵州本地上市公司贵绳股份(600992.SH)、贵广网络(600996.SH)、*ST天成(600112.SH)均被传为借壳对象,在过去两年里反复遭遇“爆炒”,其中*ST天成在去年5月走出25连板,得名2021年A股“妖王”。

《习酒划转茅台集团财务公司5%股权,上市仍在“激烈博弈中”》

*ST天成2021年5月-9月股价走势图 来源:东方财富

这其实也是白酒投资大环境的反映:2016年至今没有一家酒企上市,目前白酒企业在融资、发债等方面较为受限,标准一律从严。

仍在激烈博弈中

尽管习酒的上市之路颇多不顺,多位专家告诉小柚财经APP,习酒未来单列上市的可能性非常大。

肖竹青认为,从再造一个新茅台的使命,和放大整个酱香品类在中国酒业市场份额当中的权重,习酒被剥离出来单独上市的可能性非常大,“尤其是更加符合贵州省缓解城投债、盘活贵州经济的使命。”

而朱丹蓬认为,习酒分拆上市只是时间问题,但这笔“时间账”成本很高。“习酒能否抢到酱香第二股有点悬,因为分拆之后还要经过两年才能单独上市。”、“其中的不确定的因素很多。”

其次,“对于习酒来说,单独拆分上市是其最希望的结果,利于公司整体发展,但茅台不希望这样,这涉及到茅台集团的整体业绩等。”朱丹蓬表示:“贵州国资委则主张习酒分拆上市,所以,这里面矛盾很大。”

茅台方面似乎也有上述考量:2021春季中国高端酒展览会上,茅台集团相关人员表示,习酒目前营收已经超百亿元,要茅台集团放弃习酒不太现实。

小柚财经为此向贵州茅台董秘办求证,对方表示,习酒的相关事宜,上市公司方面一概不清楚。

除开这些因素,审核趋严依旧是习酒上市旅途的一大难关。投行人士指出,目前有众多贵州省酒企在排队IPO,过会进度缓慢。另一方面,白酒并不是“稀缺行业”,当下上市公司审核也愈发严格,为了“蹭热度”而强行上市的行为,必然会受到监管部门的高度关注。

行业专家姜育恒此前指出,茅台集团要解决同业竞争的问题并不难,可以设立一支专项基金,政府出一部分,外部机构出一部分,出资收购茅台集团持有的习酒股权,然后茅台集团再将该笔资金投入基金,成为LP,变为间接持有。按合伙企业法的规定,LP不参与合伙企业的运营,只有GP负责运营。这样茅台集团在明面上就对习酒构不成影响,也不能干预习酒决策,合法地规避了同业竞争。

不过,这需要地方政府与茅台集团保持高度一致,上述几位专家已经指出,这事儿并不容易。

(本文首发小柚财经APP,作者|黄田,编辑|崔文官)

 

小编申明:本站所提供文章资讯,均由互联网整理。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