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方达“老炮”还能不能打?

2021年,易方达有些尴尬,规模是“大哥”,但赚钱能力不如许多“小弟”。如今,易方达副总裁再次披挂上阵发行新基金,结果又将如何?

很久没听到“易方达三剑客”的消息了。

2021年,大消费行业的沉寂让易方达基金“很受伤”,“三剑客”中的张坤与萧楠在管基金分别亏损135亿元、70亿元。业绩折戟,二人颇为低调。

“三剑客”中规模最小的一员——陈皓,业绩远超另外两人,2021年在管4只基金均取得正收益。2022年3月,更是凭借易方达新经济混合,拿下基金行业最受关注的奖项之一“晨星基金奖”。

趁热打铁,陈皓的新基金开始发行。

6月2日-7月8日,易方达品质动能三年持有混合基金(以下简称“易方达品质动能”)发售,正是由陈皓担任基金经理。

虽然陈皓业绩不错,但有一点需要注意。在上任新基金前后,陈皓通常会卸任一只在管基金的基金经理。2017年后,陈皓共上任6只基金,也卸任了6只基金。这种控制基金规模的做法,对基金经理自身的业绩有一定保护,但是被“抛弃”的基金投资者却难免“受到伤害”。

这次易方达品质动能发行,陈皓会再“抛弃”一只吗?对此,易方达回复市界表示,目前没有陈皓卸任产品的消息,且易方达品质动能发行规模不大,影响较小。并直言三年持有期产品不好发。

截至6月21日,易方达品质动能募集规模已经超过30亿元,是易方达上半年募资最多的主动权益基金。不过,去年上半年,冯波管理的易方达竞争优势企业首发募资128.17亿元,一天认购额就超2000亿。

1 易方达竟不如“小弟”们赚钱多

作为易方达副总裁,陈皓再次披挂上阵背后受到很多外部因素影响。

在当下时点,新基发行不易,基金公司需要释放积极信号。

新基金募资难,最大的原因是行情不好,投资者对未来预期悲观从而减少投资。但仅就易方达而言,2021年业绩排名与规模排名不匹配也可能是原因之一。

2021年,以白酒为首的大消费失去市场宠爱,曾被戏称“世界第三大酒庄”的易方达深受影响。规模独霸全市场,赚钱能力却排10名以外。

据天相投顾统计,2021年,184家基金公司中,易方达基金以1.68万亿元的公募管理规模位列榜首,但一年内全部基金的收益为162.31亿元,排名第13位;仅以权益类基金来看,该公司全年收益91.98亿元,排名第14位。

《易方达“老炮”还能不能打?》

最赚钱的基金公司是广发基金,2021全年收益352.82亿元,权益类基金净赚182.3亿元。

另外据天天基金网数据,易方达基金股票型基金的收益在近5年均低于同类平均水平。

《易方达“老炮”还能不能打?》

对比来看,易方达面临的局面有些尴尬。规模是绝对的“大哥”,但赚钱能力不如许多“小弟”。

2022年以来,市场不好,易方达基金也受到了巨大影响。年初至6月9日,易方达基金累计发行新基金23只,其中主动管理型基金10只。募资规模最大的是市场大火的同业存单指数基金,募资39.49亿元,另一只超10亿元规模新基是中长期纯债基金。

对比2021年上半年,易方达累计发行新基金32只,其中主动管理型基金21只。冯波管理的易方达竞争优势企业首发募资128.17亿元。

不仅如此,易方达基金还要担心新基募资不够被迫清盘。

2022年3月3日,易方达恒生港股通新经济ETF成立,截至6月7日已经连续48个工作日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可能触发“连续50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基金合同终止”的情形。截至目前,易方达并未发布清盘公告。

易方达基金需要一个业绩优秀又具有号召力的基金经理稳住局势,陈皓站了出来。另外,当前的市场环境已经对基金经理具有足够的诱惑力。

《易方达“老炮”还能不能打?》

从4月27日上证指数创下2863的低点后,A股市场已经反弹29个交易日。上证指数上涨14.7%,创业板指上涨20.46%。6月8日至10日成交量连续达到万亿元,投资者信心又回来了。

在6月初的路演中,陈皓表示,在低点发布中长期产品,回报比较有信心。“总体来讲,目前这个点位需要观察一些信号和经济恢复的情况,但拉长三年来说,对中国的中长期信心非常强。”

事实上,易方达品质动能早在2021年底就已经获得证监会批准发行,但时隔半年易方达才将它放出,其中也蕴含着对发行风险的考量。

如果在获批后就马上发行,运营到现在迎来的很可能是一片骂声。作为规模最大的公募机构,易方达这次选择按兵不动,阴差阳错下出“妙手”。

2 “老炮”陈皓

陈皓是易方达的“老炮”,常与张坤、萧楠一同被投资者提起。

将时间拨回到2012年9月。当时正值易方达总经理刘晓艳上任一年,在完成基本掌控后,她开始了一轮铁腕整肃,多名基金经理被替换。

最引人注目的是易方达平稳增长基金经理侯清濯的变动。在当时,陈皓是侯清濯的助理,这一次变动让他成为易方达平稳增长基金经理,而侯清濯回炉重任研究部资深研究员。

与陈皓一起“上位”的还有张坤与萧楠。三人同为易方达自己培养的成员,2012年同时担任基金经理,并且最初管理的基金年化收益均超10%,并称“易方达三剑客”。

不同之处在于,张坤、萧楠的投资分别侧重于高质量公司、大消费领域,而陈皓的投资更注重均衡成长。

目前陈皓共管理7只基金,在管基金规模322.95亿元。

《易方达“老炮”还能不能打?》

在擅长投资消费的易方达基金中,陈皓的规模并不亮眼,与张坤(849.28亿元)、萧楠(429.44亿元)相比差距明显。

不过,陈皓管理的基金背后都有故事:易方达平稳增长是该公司第一只开放式基金;易方达科翔混合是最早一批基金,至今成立已经21年;易方达创新未来混合是曾经火爆全网的蚂蚁战略配售基金。

这些基金大多具有纪念意义,易方达对它们多为呵护,背后诉求是尽量稳健。

陈皓的投资也突出了一个“稳”字。

均衡成长的投资侧重于将组合的资金分散投资于高增长的成长行业当中,不会大比例单独押注一条赛道和公司,以避免公司和行业风险带给基金大幅波动。

陈皓表示:“我的风格偏上下结合,偏向来自下而上一些,精选个股,获取收益,偏左和逆向。更均衡一些,关注公司质量,市场风格匹配度,拥挤度和行业景气度。”

上下结合是在判断宏观及行业发展的背景下进行行业选择,同时对公司质量进行评估,从中筛选出适合投资组合的个股。这种投资方式关注绝对性收益,回报较高,且风格相对稳健。

以易方达科翔为例。截至2021年末,该基金属于偏股混合基金,重仓行业均属于成长性较强的行业,与国证成长排名靠前的行业重合度较高,但占比有所不同。

第一大重仓行业为食品饮料,占基金净值比重不超过20%,前五大持仓均超过10%;第一大持仓股占基金净值8.22%,前十大持仓占比45.42%。

《易方达“老炮”还能不能打?》

从持仓中可以看到,陈皓在构建投资组合时主要从两方面作出考量,一是持有稳定收益的品种和行业作为底仓,主要集中在制造业,军工,消费,医药;二是行业景气度高的新能源车,消费电子,半导体等赛道股。

《易方达“老炮”还能不能打?》

2014年5月10日,陈皓管理易方达科翔混合,至2022年6月9日,该基金回报465.98%,年化回报23.88%。

值得一提的是,陈皓最开始担任基金经理是在2012年9月,管理的基金是易方达平稳增长,至2022年6月9日,该基金回报349.04%,年化回报16.61%。

该基金是一只平衡混合型基金,债券持仓占比平均30%。也就是说,陈皓通过不到70%的股票仓位做出了股票型基金的效果。

另外,陈皓还会通过择时规避风险。2021年三季度,陈皓将在管基金的股票仓位占比均下调10%左右。2021年四季度至2022年一季度整体市场下行时,投资成长股的基金经理不乏腰斩,陈皓的基金普遍下跌不超过30%,在偏股、普通股票类的基金中排名中游。

持仓均衡、长期收益较高且会择时,陈皓力图做到收益与风险兼顾。

值得注意的是,陈皓并非完美。

陈皓在2015年、2018年两次熊市前后表现不佳。在2015年的“疯牛”时期,他管理的5只基金在牛市过后的2016年收益大幅落后同类平均水平;2018年整体下跌时期也同样如此。

《易方达“老炮”还能不能打?》

进入2022年,面对普跌的市场环境,陈皓管理的大部分基金表现又开始落后。值得一提的是,作为风险等级更高的股票型基金,易方达均衡成长的表现更加“稳健”,而作为风险等级较小的平衡型基金,易方达平稳增长的波动则相对较大。

《易方达“老炮”还能不能打?》

另外,易方达品质动能持有期为三年,可以直接锁定长期资金。陈皓表示:“客观上讲管理公募基金会有排名压力,多少会对投资决策产生影响,三年期不需要理会短期排名波动,可以做更加前瞻的布置。”

在没有排名压力后,陈皓可以采取短期看起来波动更大的策略,这对基民的风险承受能力要求更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市界”(ID:ishijie2018),作者:李峥,编辑:韩忠强,36氪经授权发布。

小编申明:本站所提供文章资讯,均由互联网整理。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