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间地头将诞生科创板最大IPO,市值或超3000亿

近日,有消息称,“先正达集团正考虑今年年底前在上海进行其规模庞大的IPO”,消息一出,这场声势浩荡的IPO再次来到台前。

实际上,先正达最初并不是发迹于中国,而是从瑞士“淘”过来的。彼时,先正达已经是全球第一大植保公司,但仍没能躲过2013年前后的“粮食价格危机”,营收、净利润双降,在众多国际巨头抛出的橄榄枝中,瑞士先正达最终决定同意了中国化工的协议。

也正是这笔高达430亿美元的收购,才有了我们如今看到的中国农化巨头先正达集团。据先正达集团招股书,本次IPO拟募资650亿元,从签署辅导协议到受理,先正达仅仅用了49天,十分迅速。

在这背后,是农业正受到政策、资本关注的表现。在农业领域,不止先正达所在的种业细分赛道,还有一大批智慧农业、智能装备、规模养殖等相关赛道的初创企业获得VC/PE支持,背后不乏红杉、高瓴、经纬、IDG等头部机构。农业企业的春天来了。

01中国农化巨头,花430亿美元买来的

说到“农业航母”先正达,还要追溯至1758年。

这要从位于瑞士巴塞尔的一家小型贸易公司嘉基说起,这是一家专门经销化学和医药产品的企业,并成为家族企业世代相传。之后的数十年中,随着化工产业的发展,这家企业与另外两家竞争对手汽巴、山德士各显身手,并越来越专注于药品的研发工作。

之后,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为了巩固在国际市场上的地位,他们展开了一系列合并动作。1970年,嘉基和汽巴公司联姻,为先正达公司的创立奠定了基础。1996年,山德士与汽巴-嘉基公司合并到一起,因此,诺华公司诞生,成为瑞士首家化学医药集团。

由于其农化产业的拓展十分有限,诺华公司决定将其农化部门分离出去。2000年,诺华集团的农化产业与阿斯利康制药公司的农化产业进行合并,自此,先正达诞生。

早在2002年,先正达销售额便达到62亿美元,是全球第一大植保公司,并在高价值种子领域排名第三。

但在2013年前后,随着全球粮食价格下降,上游农化产业也被拖累,导致整个产业合并趋势加剧。而作为农化巨头,先正达也没能避免营业收入和净利润连续下降的尴尬境地,估值下降,引得巴斯夫、孟山等国际巨头争相询价。

中国化工也在其中。彼时,中国种业无论是研发、生产还是销售,与国际巨头之间至少相差了20年。据专业人士分析,“国内农药和种子行业研发力度不足,而先正达作为全球农业和种子行业的领军企业,拥有多项专利技术,有助于提升中国化工的技术实力,调整农化产业结构;另外,借助先正达的力量,中国化工不仅可以发展中国及周边亚洲市场,还可以了解北美、欧洲地区的农业、化工产品需求,有利于拓展海外业务,符合企业国际化经营发展战略。”

从2009年开始,中国化工就在密切关注先正达,一直在寻求合作机会。直到2015年,中国化工抓住先正达多次拒绝其他国际知名化工公司寻求“联姻”的机遇,当即对先正达展开了为期7个多月的艰苦谈判和交流,终于在一众巨头中获得先正达同意,在2016年2月3日正式签署了总计达430亿美元的收购协议。

有意思的是,为了支付这笔巨额交易,中国化工还发起了一系列融资计划,摩根士丹利和中国银行等投资者在交易中购买了总计200亿美元的永久债券和优先股。

2017年6月8日,中国化工宣布,完成对瑞士先正达公司的交割,高达430亿的收购金额,使其成为中国企业最大的海外收购案。两年后,先正达集团在上海注册,由瑞士先正达、安道麦及中化集团农业业务组成,主营业务涵盖植物保护、种子、作物营养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以及现代农业服务。

凭借超过250年的传承与积累,先正达集团很快成为中国农化产业中的巨头。数据显示,2020年,先正达集团在中国植保行业排名第一、种子行业排名第二、作物营养行业排名第一。

从营收来看,先正达集团的收入主要来自植保、种子、作物营养和现代农业四大核心业务。2018年至2020年,先正达营业收入分别为1396.95亿元、1445.66亿元以及1519.6亿元,并在2020年实现由亏转盈,归母净利润从2019年的-22.06亿元增至2020年的44.24亿元。

02融资650亿元,继续扩张版图

此次上市,不得不提当时的收购细节。

据传,当时,相比于其他对手,中国化工集团的收购价格并不算高。但打动了瑞士先正达的是三个承诺,“其一,全现金收购,解决了先正达的现金流问题;其二,保留管理层,保住了瑞士总部和企业核心价值;其三,纯财务投资,不干涉具体业务。”

但同时,中国化工也对先正达提出了一个条件:要求先正达从纽约、伦敦、斯德哥尔摩和苏黎世退市,并在五年内实现再次上市。也就是说,先正达需要在2022年之前完成上市。

但直到2021年5月,先正达集团才分别与中金公司、中银证券和中信证券分签署上市辅导协议,进行上市辅导;6月,上海证监局披露了先正达集团的辅导备案基本情况表;到6月30日,上交所就受理了先正达的科创板IPO申请。

这也就是说,从签署辅导协议到受理,先正达仅仅用了49天,十分迅速。在这背后,是我国近几年来对粮食安全的高度重视。比如,在2020年12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中,对解决种子问题的重要性、开展种源“卡脖子”技术攻关进行了强调;2021年3月,农业农村部部长唐仁健强调,正在研究制定打好种业翻身仗行动方案,力求用10年实现重大突破。

但我国种业的现状却是,截至2019年底,6393家种子企业中,真正有自主研发能力的企业不超过100家。这种情况下,先正达正好踩在了风口上,才能如此快被受理。

而除了受理快之外,650亿元的融资金额更是让其成为市场的焦点。

根据招股书,先正达集团拟在A股科创板上市募资650亿元,是近十年来A股最大的拟募资金额。而如果最终以此数字募资,成功上市后,先正达集团市值将超过3000亿元,毫无疑问将成为科创板最大IPO。

对于募集资金用途,主要用于尖端农业科技研发、扩大生产和业务、支付进行中的重大并购项目等。

其中,占比最大的资金将用于投资并购,有208亿元用于包括扬农化工、瓦拉格罗在内的全球并购项目。据招股书,2018年到2021年,先正达先后收购了尼德拉种子、Bonide Products Inc、瓦拉格罗等项目,合计斥资超200亿元。也正是在多次并购之后,先正达才能快速发展壮大。

另外,将有195亿元用于偿还长期债务。实际上,这主要源于中国化工对瑞士先正达的收购。彼时,中国化工通过设立海外的特殊目的实体,进行了关联方借款、银团借款、发行永续债及优先股等多笔融资。2019年,通过重组,先正达集团继承了这些融资债务,这也是导致其2018年、2019年归母净利润为负的主要原因。

当前,先正达已通过债务重组及偿还的方式,在合并层面消除了合计186亿美元的借款及永续债。不过,据招股书,截至报告期末,先正达仍存在未弥补亏损82.65亿元。上市之后,也将帮助先正达缓解巨额债务带来的压力,从而有效改善其盈利能力。

03农业企业,来到投资顺风局

从先正达较为顺利的上市之路可以看出,农业投资,正浮出水面。

从政策来看,当前,农业正处在大环境利好,国家不断出台相关政策引导农业发展。比如,在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中提到,“要发挥财政投入引领作用,支持以市场化方式设立乡村振兴基金,撬动金融资本、社会力量参与,重点支持乡村产业发展。”

因此,可以看到,各省区积极设立政府引导乡村振兴基金。其中,山东作为中国首个农业产值破万亿的省份,乡村振兴基金的数量多达23个。另外,广东、湖南、安徽等地,都设立有成体系的乡村振兴基金。

在私募股权投资方面,相关企业的融资也在增多。IT 桔子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1 年,中国农业领域共发生投资事件 489 起,对应投资规模分别为 302.6 亿元、324.7 亿元、364 亿元,投资规模整体呈上升趋势。背后除了农业垂直基金,不乏红杉、高瓴、云锋、经纬、IDG等头部机构以及腾讯、百度等互联网巨头。

就在6月23日,国内两家农业科技公司相继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国内首家智慧种植决策服务商爱科农宣布完成A轮、A+轮两轮融资,总金额过亿。A+轮由IDG资本及爱科农早期投资者高瓴创投联合领投。A轮则由源码资本领投。与此同时,微生物合成蛋白企业昌进生物也于近日完成1.4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由食芯资本领投,高瓴创投作为Pre-A轮领投方,在该轮继续加码投资。

今年早些时候,IDG资本先后披露了对中农美蔬迈泽裕丰两家农业公司的天使轮投资。这两家公司是利用区块链、大数据技术的新型农业公司,也是IDG资本自2018年后,在农业领域的再次出手。

而回顾2021年,相关投资就已经热闹起来,1月,纪源资本、真格基金继续跟投无人机植保服务交易平台农田管家;7月,成立还不到半年的的千木知微获得真格基金的天使轮投资,半年后又获得金沙江创投投资;8 月,红杉中国投资农业综合服务提供商隆平生物……

另外,互联网巨头们也在力图从农业领域分一杯羹。腾讯牵头投资了总部位于荷兰的农业科技公司Future Crops、小米集团投资了农田管家、花花草草、百度则投资过智慧农业企业麦飞科技、智慧养猪解决方案提供商佳沃天河……

可以看到,上述案例基本都集中在早期投资。从产业端来看,近些年来,农业这个古老又传统的行业正在发生一些新的变化。比如随着人口老龄化到来、土地经营逐渐从碎片化零散经营向集约化经营转变,提升农业生产效率的需求更为迫切;另一方面,机器人、生命科学等技术的逐渐成熟,也为农业发展提供了新的可能。这种环境下,一批相关企业诞生,农业赛道也走向风口,成为VC/PE新的关注重点。

爱科农创始人兼CEO郭建明也表示,“自2020年,国家更加重视农业行业发展,我们要把饭碗端稳,就必须要发展科技。所以,这几年国家一直很支持农业科技方面的投资。在政策端的引导下,整个社会的资源、资本都会向农业倾斜更大的幅度:一方面,社会资本在农业方面的投资力度正在变大;另一方面,国资背景的资本也会更看好农业科技公司,并且他们的投资周期相对更长,能达到9~10年。所以说,在这几年里,农业初创公司都拥有了更好的成长环境。”

回看当年中国化工收购先正达,由于国内相关条件相对落后,只能通过资本运作快速引入海外成熟的先进技术,带动国内农业相关产业发展。如今,VC/PE集体“下乡”,在农业数字化、碳中和的机遇下推动产业发展,农业发展的春天来了。

点赞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