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造型师,揭秘《梦华录》美学

小柚财经报道:

《对话造型师,揭秘《梦华录》美学》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娱刺儿,作者|怡晴,编辑|直三

在火热的讨论中,《梦华录》终于迎来了大结局。

这部高颜值的古装剧集,毫无疑问地成为2022年暑期热播剧中的佼佼者。从演员扮相、恋爱甜度,到服装造型、剧集质感等,《梦华录》从开播到结束,热度始终高涨。

而其中大量的夸赞,都指向了剧集中的宋朝美学。

在网络上,“演员妆造贴”成为网友热议的对象。赵盼儿素雅但又飒爽的身姿,宋引章手持琵琶的甜美样貌,孙三娘身穿凤冠霞帔时的满面春风,所有人在花月宴中犹如画中人的扮相,都为人津津乐道。

在《梦华录》团队的努力下,“宋潮”也在互联网平台出圈。

剧中人物花魁张好好,身着华服,走在长沙的街头,被粉丝围观;“东京真是富贵迷人眼”的台词,也常挂在网友的嘴边;而《梦华录》的仿妆与服装,更成为了网友搜索同款时的字眼。

《梦华录》造型师黄薇看到大家对剧集的热捧,感到很开心。于她而言,《梦华录》不仅是一个让她乐在其中的项目,在宋代雅致的美学研究中,黄薇也意识到造型行业要“做减法”的重要性。

创新与不断挑战下,《梦华录》美学,成为了一种经典。

颜色与角色

从准备到最终完工,《梦华录》的妆造时间,持续了大约一年。

造型师黄薇与导演杨阳有过诸多合作,在审美上已经十分合拍。接到《梦华录》的项目时,杨阳便找来黄薇,和她阐述了自己要拍的故事——三个宋代女性一起到都城东京创业的故事。

刘亦菲饰演的赵盼儿,个性刚柔并济,服装设计主要以“飒”与“甜美”为主;柳岩饰演的孙三娘是一位母亲,为了体现这种特质,她的服装要更加具有柴米油盐的生活气息,包头巾、挽袖子、穿短打,便成了她的特色。

而林允饰演的宋引章,则要有一种由青涩小女生到花样年华的转变,服装颜色以“红”为主。

在宋引章身上,造型团队用的“红”最多,即便在浅色衣物为主的情况下,也会有红色的飘带形成颜色的对比。

而三位女性一起搞事业的核心故事,决定了黄薇在服装上的另一设计理念,在宋朝服饰文化的基础上,添加“工作制服”的概念,以扣准主题。

“每个阶段,我们多少用了一些工作制服概念在里面,她们三个女孩子会有一些共同的服装,但因为角色的不一样,服装对应的理念也有所区隔。”黄薇告诉娱刺儿。

赵盼儿、孙三娘、宋引章三个人合伙开了茶楼“半遮面”后,只要在茶楼间工作,三个人便穿上统一的服装。但又根据人物角色的不同,而有所异。

宋引章是才艺表演型的人物,无论是在乐坊还是茶楼,她都需要拿起琵琶弹唱。导演杨阳希望宋引章在表演时,服装在袖子、轮廓上,能够有自己的特色,更为舒展一些。

三人在茶楼里各司其职,服装就需要在细节上有所体现。根据角色的变化,而呈现出服装上的变化,是《梦华录》在妆造方面的一大巧思。

造型团队在准备阶段,对宋代美学进行了大量的研究,翻阅了包含古诗古画、建筑器具等历史资料,如《女孝经图卷》《盥手观花图》《听阮图》《张萱捣练图》等。

被网友盖章“视觉盛宴”的花月宴上,演奏乐器的唐装侍女、各色衣裙,都是妆造团队尽量还原《簪花仕女图》《捣练图》的古画名作的结果。

“我觉得宋朝的美学是素雅,做完功课后,我们把素雅具象为各种色系,将服装做得柔美、飘逸、雅致,但也不可能让她们仙气飘飘的。市井人物都是有烟火气的,不食人间烟火的造型,会毁掉观众的代入感。”黄薇说。

《梦华录》的第一集里,赵盼儿和孙三娘在湖畔边一一出现,她们的衣裙有轻纱的飘逸之感。妆容干净,装饰素雅,也奠定了剧集的美学基调。

在绿粉、茄子白等各色系的运用中,《梦华录》既是色彩缤纷的,但又不会显得杂乱,巧妙地融入到各大街道背景。

随着三人的步伐到达东京,开起茶楼经营生意后,人物命运开始发生变化。

赵盼儿成为“老板”后,变得比以往富裕。

服装的素雅仍然是基调,但在纹络上已经变得更为复杂与精细,“盼儿开的茶楼生意越来越好,白色制服的上半身,刺绣就变得很多,但导演不会故意突显,而是在镜头合适的推进中,隐约呈现,不会喧宾夺主,但仔细一看又别有洞天。”黄薇透露道。

宋引章起初性格软糯,为人处世处处依赖他人,而在被柯相在琵琶上提了“风骨”二字,才华得以被认可后,她变得更为自信。

造型团队为了衬托人物的弧光,便选择了比此前更深更重的桃红色服装,与宋引章的性格变化相呼应。

比起赵盼儿与宋引章,厨娘孙三娘的漂亮衣裙只有两三件,尽管她总把“凤冠霞帔”挂在嘴边,但拿刀做饭,才是日常。

人物的性格,决定了服装的命运。

柳岩开玩笑地告诉黄薇,自己在片场很珍惜穿这些漂亮衣裙的时光。而在终于如愿以偿穿上凤冠霞帔的那一刻,柳岩十分开心,在这场戏份结束后,还开开心心地和周边的工作人员合影。

重色、布料、以及刺绣的手法,都是造型团队在熟读剧本后,为角色在特定的场景与心情而量身定做。

“做任何设计前,都要充分了解设计需求,影视服装造型设计创作也不例外,故事框架和人物内、外在质感的理解,对设计方向的确定非常重要。”

细节里的潮流

黄薇总是说,“魔鬼藏在细节中。”

而《梦华录》的造型设计,处处透露着这种理念。

第6集中,赵盼儿为替妹妹宋引章伸张正义,穿着白色的披风,和渣男周舍对簿公堂。在剧情引发讨论的同时,赵盼儿的白色披风也成为观众的心头好,Q版披风赵盼儿、披风同款充斥在互联网中。

这件披风乍一看很素雅,白而轻盈,有一种飘逸之感,但又内藏玄机。

“这件披风,我们是用三十多个裁片叠加而成,有趣的是,它是由七八个维度的灰白色叠加出来的,整体看起来会给人一种变色之感,远看像一片云。”

尽管是一件薄如蝉翼的披风,黄薇告诉娱刺儿,观众对其的喜欢不无道理。在肩膀料子单薄的同时,下摆的料子渐渐变多,层次感也更加丰富,有一种无限扩张之美。

三十多个裁片,七八种维度相差较小的颜色叠加,最终形成了一种奇妙的“白”。

当这件披风制成之后,团队的工作人员把它拿到工作室,大家才发现,在不同的光线之下,披风会形成不同的颜色变化。

这也是为什么有人觉得披风是白的,有人认为披风是灰的,或者粉的。对于黄薇而言,这不仅是一朵“云”,更是一种可以呈现色彩变幻的云。

“我记得有一场戏,导演将镜头对准了赵盼儿奔跑的脚,当时她穿的鞋子是绿的,而披风的下摆,也会有一种渐变的绿色之感。”

将镜头推进披风,还会看到线性的珍珠小颗粒,绣在披风上面。这是造型团队,手工一颗颗钉上去的,如果拿手机或者倍速观看,很难察觉到其中的美感。

“我常说魔鬼就在细节中,这些细节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到,但我觉得还是要做。”黄薇形容,对于团队中的每个人而言,大家不会因为繁琐而放过任何一个细节,这是一种追求,同时也会有巨大的满足感,“这大概就是乐在其中吧。”

《梦华录》的服装造型,从整体设计、染色、布料到花纹效果等,细节是永恒的主题。

赵盼儿的角色,服装设计图纸就有三四十张。而在一件抹胸上,团队就要思考到底是采用创新的绣法,还是织法。不同的手法,服装给人的立体之感也会不一样。

团队最终选择了耗时的绣法,对于黄薇来说,保持创新,才有挑战,重复地做之前做过的事情,反而无法轻易满足自我。

有的时候,团队还会纠结一条带子如何“打结”才好看。

历史名画提供了资料与模板给大家,但如何将这些带子结得漂亮,则是团队需要解决的问题,“结的轻、厚、高、低,以及颜色的叠加,都会产生不同的律动,没有一处是浪费。”

在现场,团队在细节上不断调试,始终围绕着“飘逸”的核心做设计,偶尔还会有“灵光一闪”,促成一种宋潮风尚。

第19集,赵盼儿与顾千帆在月色中相拥,第一次叫“千帆”时,穿了一件翡翠蓝的衣服。

这个色系当初并没有在黄薇团队的设定中。一般情况下,橘、红、黄是古装演员们经常穿搭的色系,但到了拍夜戏的时候,浅色衣服的效果较为一般,团队灵机一动,选择了“翡翠蓝”的颜色。

与以往的风格做出区别的同时,也能在夜戏中更衬托演员。

“这个颜色其实非常传统,没想到最终呈现效果也不错。”

在观众难以注意的细节里,《梦华录》掀起了一股潮流美学。

不新,就会审美疲劳

注重细节,也会为造型打造带来一定的难度,“制作量变得有些大。”黄薇坦诚地说。

做好造型只是第一步,如何让演员穿上贴身的衣物,不影响演技的发挥,也有诸多讲究。

刘亦菲在常年拍戏的过程中,身上留下不少伤病,她的颈椎在拍摄中需要特别保护。

团队了解后,便给她设计制作了一个斗篷,既能保暖,又能保护伤处。刘亦菲拿到的时候,以为是戏服,“一些路透图片看起来也像是戏服中的一部分,其实并不是。”

剧组的衣物需要跟着演员完成拍摄,时间可能长达三四个月,也便承载着帮助演员入戏的功能。团队之所以在乎细节,不仅是对美的一种追求,也是为了演员穿上衣服的瞬间,能够有一种舒适之感。

即便是披着的粗糙蓑衣,都是造型团队手工编织的。由于自然灾害,茶楼半遮面被毁,赵盼儿和孙三娘穿着蓑衣在雨中相拥而泣。

手工编织一件蓑衣,要消耗近一个月的时间,而每个演员不止一件,还需要准备备份。

为了让演员穿起来更为舒适,蓑衣编织好后,团队又在里面铺了一层布料,尽量减小其中的粗糙感,对演员造成的不适。

对于整体的工作量,团队上百号人,要工作大半年的时间才能完成。 

“做设计没有不难的,如果是不用动脑筋闭着眼直接做,没有任何挑战而言,我们倒会觉得没意思。”黄薇庆幸的是,整个团队都有这样的心气,“我要强调的是,影视剧能够成为一个好的作品,它的完成度是高的,一定是团队所有人努力的结晶。”

造型团队为了呈现出更好的效果,布条的试色就有三四十种,“如果不是很有经验的人,根本看不出来区别,但是我们要考虑这些颜色在不同光线下的效果,偏冷或者偏暖的拍摄光线,对每件衣服反射的色泽都有着奇妙的作用。”

黄薇强调,最终对于《梦华录》妆造美的呈现,其实是灯光、拍摄、导演等众人合力的效果,“服装跟场景能不能搭,与美术理念是否契合,都需要大家在导演清晰的阐述下,开无数次会讨论出一个结果。”

这些环环相扣。如果服装到位,灯光无法呈现其中的美感,或者道具不在线,甚至摄影师的镜头无法精准捕捉其中的画面与细节,服装的美仍然无法完整呈现。

观众的审美一直在变化,“拿捏”审美没有方法论。黄薇能做的,就是每接一个项目的时候,研读朝代背景、人物阶层、生活习性,和导演、演员、美术沟通,将精力聚焦在如何使得色泽、纹路更自然精巧的细节上。

“时尚唯一不变的,就是在变,永远都在变。我们团队也是不只满于现状,我们永远都希望每一次项目来的时候,可以做一些有趣或新的尝试。不推陈出新,观众很容易审美疲劳。”

就像第一次做项目一般,做每一个项目。永远把自己当成年轻的设计师,才有可能在时尚的轮回中,带来不一样的视觉火花。

在这个初夏,《梦华录》让文娱热搜热闹了起来,妆造也成为网友乐此不疲的讨论点。

黄薇很开心团队的努力能够得到认可,“其实国内目前针对服装造型设计的专业奖项并不多,但在不断的得到重视的提升中,这是非常令我们从业者欣慰的。”

小编申明:本站所提供文章资讯,均由互联网整理。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