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调查“女神速成班”3年:有时我也会被“雌竞”动摇

2016年到2019年,还是香港中文大学在读博士的刘海平,分别进入深圳、广州两家情感咨询公司,进行了跨度3年的田野调查。

广州的情感咨询公司主要服务女性客户,“女神速成”是公司的卖点之一,所传授技巧,与情感教主ayawawa一脉相通。深圳公司服务男性,主攻PUA技巧,“狙击女神”是其核心卖点。

无论是“女神速成”,还是“狙击女神”,核心逻辑都是“自我价值提升”。每个人身上被“量化”的价值,包括但不限于:

女性要健身,擅长“好嫁风”穿衣打扮,提高MV,降低PU,以便在雌竞中获得最大利益,通过婚姻实现阶层跃升,或者保住现有阶层。男性也要健身,学好穿衣打扮,表现得有钱有品味,善于通过消费获取享受和快乐,以获取“女神”的芳心,甚至是获取尽可能多的性资源。

(备注:MV、PU为ayawawa所创,MV代表婚姻市场价值,年龄、外貌是核心评估因素。PU代表亲子不确定性,低PU意味着温顺,没有攻击性,性观念保守。)

这些需要“情感专家”传授的“价值” ,是支付了不菲费用的男男女女们,日后在婚恋市场上实现交换的筹码。

刘海平的博士研究方向为文化研究与性别研究,她目前在深圳一所高校教书。对于这场田野调查,她如此评价:

“我感觉非常不舒服的是,在情感领域,大家用一套管理学的话语,讨论如何管理你的情感,以便最大化自己的利益。”

刘海平提起学者伊娃·依鲁兹在《冰冷的亲密关系》中的观点:这套代表着资本主义文化的管理学逻辑,已经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情感,是我们个人生活当中,最感性,最私人的一个领域,也完全被渗透了。

以下为刘海平自述:

一门暴利生意

2016年10月,为了研究情感咨询这个课题,我交了6000块的培训费,进入广州这家情感咨询企业F公司,参加了为期一个半月的情感咨询师培训项目。按照F公司的筛选机制,学员接受一个半月的培训后,其中30%左右的人有机会进入F公司,成为底层情感咨询师。

我在F公司看多一份表格,大概是2万多用户的数据,里面的信息包括年龄、收入、身高、学历、资产,甚至三围。最让我震惊的是,其中有很多高学历用户,男女博士都有。

F公司的普通付费咨询服务,价位一般在8000元到2万之间。据F公司创始人FZZ透露,购买情感咨询服务的消费者,年收入一般不低于50万,也有月入不足5000元的消费群体,愿意透支信用卡购买服务。

公司里的明星咨询师,只服务消费额在50万到200万的高端客户群体。这些明星咨询师的月收入均超过10万元。

我不好判断FZZ话里有多少水分,但这些数字足以反映,F公司的盈利是惊人的。FZZ在接受我的访谈时,言辞中毫不掩饰优越感,“我早就实现了财富自由,你读到博士能赚多少钱”。在开办情感咨询公司之前,他的职业是房产销售。

FZZ刚开办情感咨询公司时,主要向男性兜售PUA技巧 。很快他就发现,“女人的钱,比男人更好赚。”

他是这么跟我解释的,“我们天生就认为,维系情感是女人的责任,一个家庭维系不好,大家一定会认为女性出了问题,不会觉得责任在男性身上。”因此,女人更愿意花大价钱,购买情感咨询服务。

“我要做女人的狗腿子,因为这个钱更好赚”,FZZ说。

公司的咨询项目当中,最赚钱的是挽回服务,挽回前任或者挽回老公。来付费咨询的已婚女性中,丈夫的收入大多都非常高。女性在家是富太太的角色,给我的感觉是,女性如果离了婚,生活不会变得更好。可能对于一些全职妈妈来说,婚姻不仅是情感关系,还是生活来源。

这些女性也明确知道,带着孩子重新寻找伴侣,在婚姻市场上她的贬值是非常严重的,与其离了婚再找,不如就抓住现任。

被分手,在这家情感资询公司的话术里,肯定是你哪个价值不匹配,要么是你的情绪价值低,要么是你的养育价值低……你要从自己身上找问题,你价值太低,吸引不了你老公,他才会出去乱搞。如果丈夫有了小三,咨询师多半会说,“你看看你跟小三的差距”,两张照片放在一起,对比就很惨烈。

明星咨询师H主要做小三劝退服务,H本身就是个富二代,形象很好,富有男性魅力。他在击退小三的任务中,扮演勾引小三的角色。

把小三从原配老公身边分离出来,公司再教原配怎么把老公拉回来。咨询师会给这位女性布置作业——提高你的伴侣价值,太胖了,太丑了,不打扮呵护自己等等。那你就得去健身,减肥,跟着咨询师学习穿衣打扮,提高自己的MV。

MV提高之后,咨询师还要教她“暖心一步”,就是怎么再次拢住丈夫的心。技巧可谓无所不教,当然也包括性技巧。

他们的做事方式就是,在不违法的前提下,只要给你解决问题,我不择手段。对此,创始人FZZ有一套自洽的说辞,“你们整天研究这些,批判那些,又解决不了实际问题,我觉得这样做是不负责任的”。

《博士调查“女神速成班”3年:有时我也会被“雌竞”动摇》

给学员做培训的8位明星咨询师当中,只有X和Z有心理咨询的相关工作经历。

X进入F公司之前,在医院精神科工作多年,专业能力极强,也是F公司的金字招牌。在我跟X的对话中,能看得出来,X对公司培训的这套东西是嗤之以鼻的,她在实际工作中,用的还是以往的知识经验。

当然,其他几位明星咨询师,都有他们“擅长”的领域,比如主要负责小三击退的H,咨询师S曾经成功挽回同一个前任三次,被公司挖来主攻挽回服务。明星咨询师,没有一个是在F公司的培养体系中,从底层咨询师成长起来的。

相比之下,底层咨询师的职业水准更加良莠不齐,为了让她们迅速胜任工作,F公司总结了几套万能的咨询模板。

我在网上查过,消费者协会收到大量针对F公司的投诉,一类投诉是F公司口头承诺“包挽回,否则退费”,在挽回失败后,并未履约退款。另外一类是客户意识到自己花了将近2万元,购买的情感咨询服务,只是万能模板,并非公司承诺的一对一量身定制。

成为“雌竞”赢家

像FZZ批评我“你们只会批判,解决不了实际问题,不负责任”这种,类似的价值观念、认知上的错位与断层,在这场田野调查中并不少见。

作为学员,我要经常接听F公司的免费情感咨询热线,这是公司给学员们的练手机会。电话那端咨询的问题有男大学生如何备胎转正,全职妈妈在丈夫包里发现了拆封的安全套包装,该怎么办。

作为一名性别研究博士,我必须得承认,我所学到的知识,既解答不了备胎转正的问题,也给不出丈夫疑似出轨的处理方案。

按F公司的模板分析,这位发现安全套包装的妻子,就是不能离婚。那怎么办?健身、好好打扮,提升自己,降低PU,让老公更愿意回家。实际作用怎么样我们不知道,但这个框架是能自圆其说的。

《博士调查“女神速成班”3年:有时我也会被“雌竞”动摇》

F公司的学员和底层咨询师当中,有不少人是ayawawa的粉丝,她们留着黑长直发,穿蕾丝、淡粉、淡紫色衣服,化清新裸妆。她们从头到脚践行着ayawawa这套理论,真诚地相信对自己的人生很有帮助,最后还要推销给不计其数的女性客户。

培训期间,我与F公司4名女性员工,合住在一套出租房中。她们结束上一期培训后,刚刚入职公司不久。

我和合租室友Linda起过一次冲突,当她意识到我在批判ayawawa的理论时,她觉得受到了冒犯。Linda反问我,“外面的世界是男人的战场,女人的战场就是在家庭和情感关系中,wawa姐教我们在家庭中怎么做得最好,难道不值得学习吗。” 看得出来,她的确生气了。

类似的对话场景,我之前也经历过。

其实研究情感咨询这个课题的初衷,源于我朋友小U的经历。小U本科毕业于国内最好的大学,其后在一家颇具盛名的媒介机构工作了几年,又来到港中大读研。

读研期间,小U情感上遇到了挫折。受挫之后,小U一口气读完了ayawawa的书《别把男人不当动物》,情绪大为振奋,当即表示自己要整容。她同我讲,女人就像一本书,你封面不美,再有内容别人都不会打开的。我说这是社会的问题,规则的问题,不是你的问题。她说,我改变不了社会规则,我只想在这个规则里成为赢家。这就是ayawawa的那套逻辑。

很快,小U就去整容了。而后,她遵循ayawawa的理念,找到了学历、收入出色的“高质量”伴侣。步入婚姻的小U告诉我,“ayawawa在我这里,已经深入骨髓了”。

这个事情对我触动很大,你看,小U无论从哪个角度讲,都算得上精英女性,靠自己获得体面职业、高收入不成问题。但她仍然把人生的重心,放在ayawawa所谓的“雌竞”上。

自我提升与自我奴役

《博士调查“女神速成班”3年:有时我也会被“雌竞”动摇》

在深圳的PUA公司里,我接触到的男学员,某种程度上,也算是此类营销公司的受害者。

这些交了8000块学费,学习PUA技巧的年轻男性,大多是在深圳写字楼上班,收入还算可观,他们缺乏跟异性相处的经验和能力,从小地方来到大城市,也面临一定的社交困境。大部分男孩的婚恋观比较保守,他的诉求,就是找一个比较满意的女朋友,建立一段被社会、家庭认可的婚恋关系,而后维持好这段感情。

学员Q跟我说过,他有过约炮的想法,但是不敢踏出这一步。泡学里关于PUSH(推倒)那一套,他并不想用。

我问Q“想找什么样的女朋友”,他的回答非常清纯,“灵魂契合”。他学完了PUA那套后,对于情感关系的理解和期待并没有改变。我接触到的多数学员和Q一样,学习PUA之后,没有成为真正意义上的 PUA 。

PUA教学里的两大主题是“逼格”和“套路”。

所谓逼格,就是营造一个有钱有闲,懂得消费,享受生活的城市中产阶层形象,我用十四个字总结,即“咖啡书店小情调,红酒旅行高尔夫”。为了经营社交形象,学员们每周需要交300元,由导师带领到网红咖啡馆等消费场所,依次拍照并发送朋友圈。

当然,类似的收费活动,也是PUA公司从学员身上二次获利的方式,除此之外,这家公司还会从网上购买廉价西装,再高价转卖给学员。

当一些学员提出,每周收费300多元的活动花费较高时,PUA导师给出的回答,俨然一碗成功学鸡汤:

“你们要目光长远,十年后或者二十年后,你们可能都会到达事业的巅峰期,甚至能够实现财务自由,那时候的你们会在乎这几百块的消费吗?现在这些投入都是值得的,你不改变你的生活,你的生活不有趣,女人凭什么跟你在一起?

这也是PUA提倡的“自我提升”,收入支撑不了照骗中的生活状态,你就想尽办法赚钱。形象不好,你就努力健身,也可以整容。

男学员K在导师“自我提升”的鼓舞下,表现出惊人的自律性——每月读三四本书,经常去健身房,自己做水煮鸡胸肉,坚持不吃甜食。在我俩对话期间,K对我点的蛋糕碰都不碰一下。

这样的“自我提升”,与F公司常跟女性消费者灌输的“你要从自己身上找问题,提高MV,降低PU”,是同样的逻辑,最后都是对自我无上限的盘剥。

研究者Micki McGee,形容其为“被资本主义体系误导了的自我奴役,自我并不是在不断地提升,而是不断地自我奴役和进入一种‘提升’的循环中。”

PUA学员们在营造了中产消费生活假象,以技巧和套路获得“妹子”青睐之后,新的困扰又会接踵而至。

渴望灵魂伴侣的学员Q感慨,“有再多套路再多逼格,但是在深圳买不起一套房,一切还是白费。”

学员K的困惑在于,当他尝试着用PUA里的技巧、话术跟女孩子交往时,他分不清吸引女孩的,是他的PUA套路,还是他这个人。“有时候我觉得我快要精神分裂了”,K说。课程还未结束,他已经有意识地开始反思,PUA对人和情感关系的异化。

冰冷的亲密

说实话,在F公司做田野调查的过程当中,价值观念上与周围环境的格格不入,令我非常痛苦。为了平复情绪,我经常要暗自提醒自己“这是在做田野”。

不过,当我结婚生子,经历了买房还贷,婆媳关系、养家带娃等家庭生活之后,我对他们推销的那套东西,批判的立场也动摇了。

我多多少少能够理解一部分女性的诉求。比如ayawawa一直强调的房产证加名,第一次听说这个时,我还在读书,对此是不屑的,现在我能理解了。有很多女性,她的生活环境和过往经历,可能决定了靠她自己,是没有太多上升空间的,婚姻说难听些,算是她的谋生手段。

抛开结构性的困境,单纯批判她们没有性别意识,平等观念,我觉得这是知识精英的局限。你待在学术的小天地里,看不到对方的生存环境。

《博士调查“女神速成班”3年:有时我也会被“雌竞”动摇》

就像那个发现老公包里安全套包装的女性。抛开旁观者和研究者的心态,你很清楚,她如果离了婚,带着孩子,可能确实就找不到工作,日子会变得非常艰难。

包括我自己,在那个课程上学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也不是全都没用。

比如导师教过一个吵架方法,这是F公司从国外搬来的理论。伴侣双方发生争吵时,可以选择用纸和笔沟通,来代替言语上的争吵。这有助于双方平复情绪,恢复理性,也避免了暴怒之下的言语攻击与伤害,另外一定要找出矛盾的解决方案。我和丈夫一直在用,确实很实用,到现在我们都很少吵架了。

F公司为了体现它的国际化和专业化,引入了许多国外的理论,用一个学术名词来形容,就是马赛克式的拼贴。

这种马赛克式拼贴,实际上是各种观点的挪用和拼凑,没有任何的系统性。比如创始人FZZ听国外某大师讲过,女性主义者的家庭一般不太幸福,因为她们的攻击性非常的强。他不管这句话前后的叙述背景,直接就挪用过来,作为他打压客户攻击性的一个依据——你想家庭幸福,就要降低你的攻击性。

F公司向女性灌输的这套价值观,还是建构在,我们无法改变宏大的问题,只能寻求个体的策略,以便在这个环境中,更好地生存下去。

我感觉现在国内,独善其身的生存哲学在社会上非常受欢迎。就像水资源出了问题,那我就改喝瓶装水。社区安全出了问题,那我就搬到安保系统更高的小区。大家都放弃了改变宏观环境的动力,而是寻求个体的生存逻辑。

在田野调查的过程中,令我非常不舒服的一点就是,大家仿佛用一套管理学的话语,去分析和讨论如何管理你的情感。一个人身上所有的东西,都估量出了一个价值,然后进行匹配,匹配的目标就是最大化自己的利益。

这个在学术上,我们把他称为资本主义文化的一种渗透。这套管理学的逻辑,渗透到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渗透到非理性的私人领域,你最感性,最私人的一个领域,就是情感,现在已经完全被这一套渗透了。

学者伊娃·依鲁兹将这样的情感模式,形容为“冰冷的亲密”。

点赞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