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快淘汰燃油车,这事儿恐怕急不得

小柚财经报道:

《尽快淘汰燃油车,这事儿恐怕急不得》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邻章

统治市场超百年的燃油车,正在环保(碳中和)与新能源大潮的双重夹击下,似乎已走到了“爹不疼,妈不爱”的尴尬境地。

不仅诸多车企和国家宣布了停售燃油车的时间表,在国内市场而言,不少大佬也急着为燃油车更快退出历史舞台,再添一把火。

7月7日,在第十四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上,余承东在演讲中呼吁“建议尽快淘汰纯燃油车”。在此之前,余承东就表示“今天买燃油车,就像在智能手机时代买功能机”。

蔚来汽车李斌也秉承着类似观点——“完全想不明白,现在大家为什么还买油车,除了能闻点汽油味,别的还有什么好?听个响?”成为去年蔚来汽车NIO Day最具话题性的观点。

当然,在余承东和李斌发表上述言论之前,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早已多次在公开场合呼吁全面禁售燃油车。

尽快淘汰燃油车,这事儿急不得

当然,毫无意外的是,他们有关燃油车的相关言论,无一不迅速登上了微博热搜,抢夺了用户的眼球,但同时也无一例外地激起了广泛的舆论争议与讨论。

而这些争议与讨论的出现,也恰恰说明了燃油车虽然在当下处境尴尬,但其仍有用户基础和市场需求的现实。

这也让尽快淘汰燃油车这事儿,变得急不得——即使在大趋势下,燃油车退出历史舞台,已属必然——毕竟主流车企们几乎都宣布了燃油车的停售时间表。

但燃油车何时可以真正退出历史舞台,我们还是应当将选择权交给用户,操之过急的淘汰燃油车,恐怕很难到达预期效果。

毕竟,罔顾当前用户对产品的选择偏好、基础设施建设水平,就高呼尽快淘汰燃油车,多少是忽略了市场实际,而又想剥夺用户的选择权,让用户只有唯一选择,而这种操作,多少有些草率。

要知道,汽车这种耐用大件商品,并不是像手机一样想换随时都可以换的,更何况,即使是手机产品,当下用户的换机周期都已经快30个月了。

“在智能机时代购买功能机”的汽车消费者,仍是大多数

虽然余承东在今年五月末举办的大湾区车展上东就表示“今天买燃油车,就像在智能手机时代买功能机”。

但从相关数据来看,在汽车消费这件事上,当下“在智能机时代购买功能机”的仍旧是大多数。

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联合懂车帝发布的《新能源与燃油车用户消费行为洞察报告》数据显示:在燃油车和新能源车型的用户选择偏好层上,同时考虑购买燃油车与新能源车的消费者达52%,仅考虑购买传统燃油车和新能源车的用户比例分别为38%和10%。

这一数据无疑显示了传统燃油车在当下时间段内更受用户青睐的现实。

对燃油车拥有更多选择偏好,也并不是中国消费者独有的情结,美国消费者亦如此。

据《消费者报告》对8027名成年人的调查发现:仅14%的人肯定会购买或租赁电动汽车,57%的人会考虑购买,28%的人不会考虑购买电动汽车。

当然,更具说服力的是:在现阶段汽车销量占比中,消费者选择燃油车的仍旧是绝大多数。

数据显示:当前我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刚刚突破1000万台,在整体汽车保有量占比中仅为3.23%;即使当前电动汽车月销量渗透率已经迈过20%的坎,取得了重要进步,但也要看的是,仍有超过70%的用户,是选择了燃油车。

这些数据,无一不说明:虽然新能源车型趋势已起,但燃油车在当下,仍旧是更多用户信赖的存在。

核心症结仍是充电基础设施建设水平不满足用户需求

分析汽车消费者依旧“在智能机时代去购买功能机”的原因,则不难发现:“电动车辆电池续航能力不够强、充电设施少、电池问题多、养车隐性成本高(保险、轮胎消耗)”是其核心要素。

而若进一步对这些用户忧虑的问题抽丝剥茧,则能发现核心症结还是在于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建设水平,目前还达不到用户需求,而所谓里程焦虑,不过是对基础设施不足的担忧的外显。

毕竟当前纯电车型的续航里程已能达到400公里左右,而普通燃油车加满一箱油在市区行驶,事实上续航里程也比起高不了多少。

但燃油车的优势则在于,即使没油了也可以在加油站以几分钟的时间消耗为代价进行满血复活,,而这是新能源车型,在当下乃至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很难达到的洒脱。

虽然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8月,我国就已建公共充电桩98.5万台、私人充电桩112.0万台、换电站849座;中国高速公路快充桩总数量已经超过1万余台,里程覆盖率超过35%,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重点区域高速已经实现全面覆盖。

但将这一数据放置在我国广袤的国土面积前,则显然不足以消除新能源用户的里程焦虑。

特别是考虑到这些充电基础设施建设多集中在经济较发达地区东部、沿海以及一二线核心城区,而经济欠发达地区以及三线以下城市和农村地区,充电基础设施依旧存在大片空白这种分布极不均衡的现实,随之而来的还有用户用车地域&场景分散、节假日出行等高峰时段带来的用户充电拥挤等问题。

如此种种,使得新能源车型,在当下的适应范围相对而言还是较为有限,其远距离出行,不仅需要事先规划充电路径,更需要花费较长的充电等待时间,这要放在平时还好,但若是遇到紧急出行需求,显然纯电车型是难以胜任的。

而充电基础设施覆盖不均衡、充电速度慢这两大现实,不仅要求充电基础设施不仅要进一步加速建设,实现更广地域的覆盖,更要求充电设施建设要向可以大幅缩短用户充电等待时长的超充方向发展。

也或正是基于此,在商务部等17部门《关于搞活汽车流通 扩大汽车消费若干措施》的通知中也重点提到“积极支持充电设施建设,加快推进居住社区、停车场、加油站、高速公路服务区、客货运枢纽等充电设施建设,引导充电桩运营企业适当下调充电服务费”。

写在最后

透过上述现实,不难发现,在当下呼吁尽早淘汰燃油车,多少有些操之过急了。

个人认为,大佬们与其在当下大声疾呼尽早淘汰燃油车,还不如拿出更多的真金白银,进一步提升新能源汽车品质、提速新能源充电基础设施建设来得实在。

剩下的,其实交给市场就好。

毕竟,当年用户抛弃功能机选择智能机,并不是因为有大佬不断地呼吁禁售功能机,而是因为智能机打开了用户未曾拥有过的新世界。(本文首发小柚财经APP)

小编申明:本站所提供文章资讯,均由互联网整理。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