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自称大脑上云,是科学还是骗术?

特斯拉 CEO 埃隆·马斯克在大洋彼岸的一句简单评论, 再一次引发了国内科技业界对于“脑机接口”的空前讨论。

近日,狗狗币联合创始人比利·马库斯在Twitter上提问称,“如果你将自己的大脑上传到云端,并且与自己的虚拟版本交谈过。这是否意味着你已经被重建了呢?”对于这一提问,马斯克评论表示,“已经做到了(Already did it)。”

《马斯克自称大脑上云,是科学还是骗术?》

马斯克评论发出后,很快引发了国内科技圈内关于“大脑如何上传云端”的讨论,360 公司创始人兼 CEO 周鸿祎便连续发布两条微博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认为脑机接口可以用在临床医学上,用来治疗和帮助一些残障人士、精神疾病患者等,但在广泛的人类世界使用脑机接口却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人类社会的数字化,整个社会的数字化,甚至人的数字化,都将是不可逆转的趋势。周鸿祎表态自己是积极拥抱数字化的,但对于脑机接口这项技术,却持有保留态度。

“脑机接口一旦把人连上网,就像开启了‘潘多拉魔盒’,就很有可能会引来一些人研发并利用网络攻击技术,来入侵你的大脑。那时候我们是不是还得研究人脑的防火墙和人脑的杀毒软件?还得用我们的人脑安全卫士给他查杀一遍。”周鸿祎表示。在他看来,“脑机接口技术将是对全球数字安全的巨大挑战。尤其一旦人脑开始联网,大脑数据的安全也将成为一个新的命题。”

《马斯克自称大脑上云,是科学还是骗术?》

与周鸿祎持相同观点的人不在少数,微博上,包括中国通信业观察家项立刚等在内的人士均对马斯克所说的“大脑上传云端”持保留态度,甚至于认为是“行骗”。一边是热情地叫好,而另外一边则是克制地批判,马斯克与周鸿祎等对于“云端大脑”技术实现及其应用近乎截然对立的态度背后,真实的脑机接口行业现状又是怎样的呢?

大脑上传到云端,是科学还是行骗?

在马斯克发出“Already did it”的评论后不久,一条“马斯克称已将大脑上传云端”的消息很快登上了微博热搜,众多讨论的声音中,批评与质疑占据了大多数。

评论区,网友们纷纷表示,“大忽悠,和狗狗币一样”“说实话,我不信,就算是他也办不到这个”“他只是想吸引投资罢了”。在一部分网友看来,如果没有节制地发展AI和生物技术,这无异于玩火,“迟早会给人类带来灾难”。

《马斯克自称大脑上云,是科学还是骗术?》

中国通信业观察家项立刚也直接发言表示,“我是支持脑机接口的,通过对人脑运作机制的解码,然后把它和现在的信息技术的手段结合起来,了解人脑运作的基本规律。这在医疗和人类信息技术发展上面都非常有价值和有意义。但我认为今天所有宣称已经实现了人脑交互,包括虚拟人,这都是骗术。这与美国曾经出现的一滴血验百病一样,都是同一个路子的骗术。”

项立刚直言,人对于世界的感应是通过我们的感官器官,眼、耳、鼻、舌、口、皮肤,进行信息的采集,将这些采集的信息转化成生物电,传到大脑进行计算和存储。大脑再将计算的结果,转化成生物电传输到人的各个器官,对器官进行控制。

这里面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对信息进行编码和解码。“生物电要承载的信息必须是要通过编码,然后也必须要进行解码。马斯克从来没有关于编解码这样的一些说法。一直都是用一些简短的似是而非的语言做结果性描述。说白了就是要吸引眼球,骗大家关注。”

在他看来,人类的脑机接口这样的项目,目前还是非常粗浅、表面、最基础的,远远没有达到可以真正了解大脑运作的机制。“马斯克自己的大脑是什么,连他自己现在都不知道是如何运作的,更枉论进行信息编码和传输。”

《马斯克自称大脑上云,是科学还是骗术?》

当然,在一部分人反对的同时,也有少部分声音表示,“大家对信息可能有些过度解读了,马斯克本人从来没有直接说过或者明确肯定‘已经将自己的大脑上传到云端,并与自己的虚拟版本交谈过’。”在与新浪科技沟通,BrainCo强脑科技创始人兼CEO韩璧丞表示,“自始至终,马斯克都仅仅只是在回复别人时候说了一句‘Already did it’。”

据韩璧丞介绍,事实上通过脑机接口技术上传一部分包含人在运动或交流时大脑中出现的电信号数据到云端,然后借助脑机接口技术解码这些数据,当机器明白这些数据所要表达的意图后,再将这些信号转化为控制指令来进行外部设备的操控,这个技术已经可以通过非侵入式的技术实现。只不过目前还远远没有达到可以进行交流与互动的程度。

“我认为马斯克‘Already did it’应该就是一句玩笑。”韩璧丞表示。

在医疗大健康等领域,脑机接口已开始落地?

去年四月,马斯克创办的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放出了一个3分28秒的视频,展示了一只9岁的猴子用意念玩电子乒乓球游戏的过程。据介绍,这只猴子的颅骨内被植入了一款可以充电的芯片来远程操控游戏,猴子只需在大脑中想象操作杆该怎么移动,就可以全凭意念玩乒乓游戏。

《马斯克自称大脑上云,是科学还是骗术?》

当时,马斯克连发了6条推文介绍了这一技术成果,并且将自己投资的脑机接口企业Neuralink狠狠地夸赞了一番。在YouTube等平台上,这一则猴子玩乒乓球游戏的视频也获得了广泛的关注。

如今,伴随着“大脑上传云端”事件的发酵,外界对于脑机接口的关注度再次提升。虽然这件事引起了大量的争议,却也从侧面折射出了外界对于脑机接口技术及其发展的浓厚兴趣。“大脑作为科学的最后一个前沿阵地,普通大众对于他的研究进展和关注度一直以来都非常高。”

在韩璧丞看来,虽然目前想要真正地实现人脑乃至于“意识”的云端上传,仍需要等待下一个重大的科研范式突破,但这并不影响当前脑机接口技术的发展。

在医疗康复、大健康等领域,脑机接口技术是目前公认应用场景最广阔,且落地效果较为理想的。以强脑科技研发的智能仿生手为例,据介绍,“目前佩戴者在佩戴后只需要经过两分钟左右的熟悉和适应,就能够自然地通过意念和手臂肌肉运动控制假手,做出一些比较精细化的动作。”此外,在孤独症干预、老年痴呆治理以及睡眠治疗、儿童专注力提升等领域,脑机接口相关的技术也正在被大范围使用。

另有臻泰智能总经理王浩冲对新浪科技透露,“通过脑机接口技术,目前在一些手臂粗大动作控制领域,业界的技术已经能够达到90%以上的准确率。”在他看来,人类的一切活动、语言和思想都源于大脑,而大脑活动的本质是神经元放电与电信号传递,脑机接口就是为这些电信号与外界设备人工搭建通路,以实现信息的直接交换。通过脑机接口技术让患者建立起与计算机、机械臂等外部设备的沟通交流能力,这是一件很有价值的事。

仍有问题亟需解决,未来3~5年会有更多成果落地

虽然仍然饱受质疑,也可能面临着科学伦理、技术安全等方面的问题,但脑机接口相关的技术,也正在医疗等特定领域不断萌芽生根,并开始走进一部分特殊群体的生活。

“科学技术从来都是中立的,关键还是要看用在什么地方以及什么人去用,这是非常重要的。”脑强科技资深科学家杨锦陈认为,任何一项技术在发展的过程中都会面临着不合伦理且不被大众接受的现象,而解决办法则是——需要建立一个公开透明的交流机制,减少社会大众对于这一事物的认知壁垒,让大家一起参与进来讨论并共同监督,共同发现并且解决问题。

“我预计在未来3~5年之内,这个行业会有一些更具体的产品和商业化落地成果出现。”王浩冲表示。杨锦陈则进一步表示,“可能会出现一款类似于移动时代‘iPhone4’那样的跨时代产品。”

点赞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