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汽车在画大饼?

小柚财经报道:

《长安汽车在画大饼?》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市值观察,作者 | 蓝色多瑙河,编辑 | 小市妹

上半年利润增幅最高与亏损幅度最大的车企,市值差了600多亿。

半年业绩预告显示:长安汽车实现净利润50-62亿元,同比增长189.14%-258.54%,为增幅最高的车企;同期,小康股份预计净利润亏损16-17.6亿元,同比增幅达233%-267%,为亏损幅度最高的车企。

而今年上半年,长安汽车累计卖出112.6万辆汽车,小康股份为12.6万辆,双方之间存在一个数量级的差距。

到底是小康股份被高估,还是长安汽车被低估?

卡位之战

新能源汽车是场革命,革掉的不仅是产业链上下游的利益分配,比如电池供应商成为最大受益者、智能解决方案商扮演起Tier 0.5的角色,更革掉的是行业排位。

我们见证了特斯拉市值超越“丰田+大众+戴勒姆+福特”等一众百年车企之和的魔幻现象,也见证了比亚迪市值奔万亿的神奇景象。

显而易见,将燃油车与新能源车作为两个不同物种区别对待已是资本市场的共识。

这背后的逻辑有两重,一重是新能源车对燃油车的需求替代的必然性,另一重是软件将成为汽车公司的另一大收入。

而这两大机遇的获取能力,都建立在新能源汽车这个载体之上。所以,某种程度上讲:新能源汽车的收入占比决定了一家车企的市值高低。

可理解为:含“电”量与汽车公司市值具有明显的正相关关系。

有了这个基础再看待小康股份与长安汽车之间的市值差距就容易理解多了。

这两家位于西南工业重镇重庆的车企,用传统营收、净利润的角度看,根本无法相提并论,但转折点在于双方新能源汽车,尤其是中高端新能源汽车的进展。

对小康股份而言,与华为的深度合作打开了逆袭之路,自从去年赛力斯成为华为智选首款量产车,且批量进驻华为终端店销售后,小康股份的股价一路飙升,一年翻了5倍有余。

反观长安汽车,近些年对新能源汽车只能说是“口号远大于行动”。截至去年年底,长安汽车共销售11.4万辆新能源车(包括0.78万辆商用车),占公司自主品牌总销量的6.5%,但累计贡献收入12.36亿元,仅为公司总收入的1%。且每辆新能源车单价折算下来仅为1.08万元,比如零售价3万元左右的奔奔E-Star等。

另一边,小康股份则走出了一条“曲线救市”的路线。

尽管被爆炒的赛力斯SF5去年全年总共买了不到8200辆,不足新势力爆款车一个月的销量,但问界M5的及时“交班”再次撑起了市场对公司的高预期,上半年股价接着涨了24%。

问界M5自今年年初顺利接过SF5的交接棒,月销量从1月初的800辆一路跃升至6月份的7000辆,俨然有幅追赶新势力的势头。

《长安汽车在画大饼?》

▲来源:太平洋汽车

要知道那些中高端新能源汽车月销过万的造车新势力,市值没有低于2000亿元的,从这个角度看,小康股份1000亿元出头的市值并不贵。

模式较量

好在长安汽车终于坐不住了。

6月25日,长安汽车高端新能源汽车品牌阿维塔科技(原名:长安蔚来)携首款车型“阿维塔11”及汽车界的两名重磅人物首度亮相重庆车展。

这款车的特别之处是由长安汽车、华为、宁德时代三方合作的智能电动汽车技术平台CHN打造,是长安探索行业合作造车的先例。

为此,新车发布时除了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阿维塔CEO谭本宏自家人外,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也来站台。

目前,宁德时代已通过增资手段拥有阿维塔科技23.99%的股权,为第二大股东。但并未持股的华为也引来市场的关注,本次华为与长安汽车的合作采用的是“HI(huawei Inside)模式”,相比于小康股份的“华为智选模式”,HI模式中华为的参与维度并不多,有媒体曾形象比喻:华为HI模式的“含华量”大约是60%-70%,而智选模式最低限度就有95%。

此外,参考此前极狐阿尔法S华为HI版本,HI版本的交付量产过程较华为智选坎坷的多。

极狐阿尔法S华为HI版本自去年4月发布以来,先后经历3次交付跳票——从去年年底交付一直拖延到了今年6月份。据官方最新消息,7月开始第一批全款与大定用户交付新车,9月将开始进入大量交付期。

为何屡屡跳票?

北汽蓝谷方面给出的答案是“鸿蒙智能座舱系统供应不上”。

这无可厚非,汽车产品本就是一个庞大零部件集成产品,任何一个环节掉链子将影响到整车交付,何况智能座舱中有着复杂的软硬件芯片需求。

关键是在有限的供应链资源下,华为将优先给谁供应?

对比目前问界M5已接近过万的月交付量,与极狐阿尔法S华为HI版本及阿维塔HI版本预计年内交付的现状,答案不言而喻。

多头并举

长安汽车并未将发展高端新能源汽车的计划押注在阿维塔一个品牌上,早在2017年,长安汽车就发布了新能源战略——香格里拉计划。

该计划提出:到2020年,长安汽车将建成三大新能源专用平台,到2025年将全面停售传统燃油车,并实现全谱系产品的电气化。

上文提到,长安汽车目前新能源汽车销量占比仅为6.5%,而且集中在低端领域,单台均价不到1.2万的新能源汽车能为企业贡献多少利润?

但同时要看到的是,长安汽车尚未形成势能的新能源技术储备及其余B计划。这其中有“蓝鲸iDD混动系统”以及今年4月份发布的纯电动品牌“长安深蓝”。

混动方面,长安汽车今年3月上市首款搭载蓝鲸iDD混动系统的量产车型“UNI-K iDD”,该车型目前月销量在1700辆左右,销量在中型SUV中排30名开外,考虑到这是蓝鲸iDD首次试水,结果并不差。

公司预计下半年将再推出一款混合动力车型,强化混动细分市场的占位。

纯电动方面,深蓝品牌瞄准的是15-30万元电动车市场。目前,深蓝已经上市了C385(现名:深蓝SL03),并将在年内上市第二款车C673。

凭着不俗的产品力C385获得了热烈的市场反馈,据官网透露,C385发布后,十天之内有1000余家经销商报名,有意愿成为订单中心。

值得一提的是,上半年,长安汽车还上市了针对网约车市场的的纯电动汽车逸动新能源,系列车型续航里程可满足401km及365km,目前月销量在1800辆左右。

面向未来,长安汽车计划到2025年前至少还要推出26款新能源产品。

不过规划不同于实际,在发售这26款新能源汽车之前,长安汽车最起码要在中高端领域证明自己有做爆款新能源汽车的实力。

在此之前,资本市场依然会将长安汽车视为一家传统的燃油车企。

小编申明:本站所提供文章资讯,均由互联网整理。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