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银再现历史级巨亏,孙正义“愿景式”投资迎终极考验

《软银再现历史级巨亏,孙正义“愿景式”投资迎终极考验》

图源:Unsplash

当愿景基金走到第五个年头,孙正义的精神偶像从坂本龙马暂时改成了“老乌龟”德川家康。

在周一软银集团的业绩发布会上,孙正义的语气低落,开展了将近一小时的自我批评,反复提到需要 “自我反省”。

“当我们创造巨大利润时,我变得有些神志不清,现在回过头来看自己,我感到相当尴尬和懊悔。”孙正义这样坦白。

8月9日,软银集团发布了2022财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软银在4至6月的财季净亏损达到了3.16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584亿元,较上一季2.1万亿日元的净亏损持续扩大,连续两季亮出红灯并持续出现了破纪录的亏损。

去年同期,软银集团的净利润为7615亿日元,对比之下显得6月当季更为惨烈。3.16万亿日元的亏损额,不仅刷新了软银集团的单季亏损纪录,也成功刷新了日本国内企业季报纪录。

业绩公布后当天,软银股价在盘中下跌8%。日本巨头打算继续把回购股票当作解决现状的一个重要方式,软银表示,将斥资4000亿日元回购至多6.3%股份。

总体来看,软银当季业绩的崩塌可以简单而直接的归咎于两件事:全球范围科技股的暴跌以及大规模的日元贬值。

坏消息不断

由于软银一半的债务是美元,日元贬值推高了其以美元计价的债务价值,于是软银以日元计算的债务增加了8200亿日元。有分析指出,软银集团本季度创下史上最大亏损,正是美联储加息带来的间接性后果。

被广泛关注的是,软银旗下的愿景基金在6月份的季度亏损达到2.93万亿日元,直接导致了软银集团整体业绩的崩塌,而上年同期愿景基金录得收益4519.3亿日元,本季度也成为了愿景基金成立以来的第二大亏损季度。

今年上半年,软银的愿景基金投资业务一直在亏损,亏损分布在其庞大的投资组合之中。软银对滴滴出行商汤科技、欧洲最大金融科技独角兽Klarna和美国销售额最大的房地产经纪公司Compass等的投资都给愿景基金带来了损失。其中的典型代表当属韩国电商公司Coupang和美国最大的外卖平台DoorDash,这类公司的股价在今年二季度遭遇了重创。

软银方面强调,其投资组合中的上市公司股价出现下跌,主要是由于通胀居高不下导致利率下调,加剧了市场对经济衰退的担忧情绪,导致全球股价下跌成为趋势。

需要指出的是,这并非软银第一次将巨额亏损归咎于科技公司股价大跌。咨询公司Asymmetric Advisors的战略师阿米尔 安瓦扎德5月就在一份报告中指出,软银亏损的原因也是软银的根本性缺陷,“软银的整个业务结构依赖于一个关键假设,即股价不断上涨。”

研究机构Redex Research分析师柯克•布德里撰文表示,软银在过去两个季度的投资亏损,使两只愿景基金大致退回两年前科技股大涨和随后大跌之前的水平。

软银的两期愿景基金目前合计投资了473家公司,其中未上市的公司面临的麻烦或许更大。

根据软银的业绩报告,4-6月份,软银的愿景基金1期中未上市公司的股份录入了23亿美元的未实现亏损,愿景基金2期未上市股份录入了66亿美元的未实现亏损。如果具体看软银的累计损益,会发现愿景基金1期累计起来还略有盈利,愿景基金2期和拉美基金已经出现亏损,而2期中大部分公司是未上市公司。孙正义作出提示,软银投资组合中未上市公司可能面临更大的寒冬。

与外界想象略有不同,愿景基金在一片外界哀鸿声中整体仍然保持着累积盈利,只是盈利较峰值时期已下跌惨重,基本清零。在2022年第一季度,软银曾公布愿景基金1期和2期加起来的累积投资收益为1122亿日元。

降低成本的方式

愿景基金之外,软银最受关注的就是与阿里巴巴之间的关系。

根据软银这份财报,孙正义已经抵押手里54%的阿里巴巴持股,截至6月底,软银持有阿里巴巴股票市值约9.84万亿日元,软银手中的阿里持仓已经下降到了23.7%。软银集团在周三又表示,将继续减持阿里的股份,将其持股比例从23.7%降至14.6%,预计本季度将增加4.6万亿日元(约合340亿美元)的税前收入。此前,阿里市值的下降是影响软银股价的主要因素,而现在阿里对软银的影响已不算大。

软银表示,它在4-6月的季度里筹集了105亿美元,在该季度结束后,通过利用其在阿里巴巴的股份,又筹集了更多现金。

据软银披露,愿景基金在4-6月出售了一大批资产,共计为愿景基金带来了56亿美元的收益,其中包括物业平台Opendoor和贝壳找房,愿景基金在这一季度还清空了Uber的全部剩余股份。软银表示,已经在4月至7月的某个时候以每股41.47美元的均价出售了Uber,每股平均成本为34.50美元,因此这项出售是盈利的。

种种迹象表明,日本巨头正在转向通过抛售资产来筹集资金。此前,软银严重依赖投资组合中的公司进行IPO来筹集资金,愿景基金投资组合的规模使孙正义并不缺乏安全感,而现在全球股市的持续低迷使得软银旗下诸多科技公司IPO受阻,软银的策略也产生了变化。

投行杰富瑞专注于软银的分析师阿图尔·戈亚尔认为,软银集团现在愿意以合理的价格将任何资产货币化,“这对软银的股东来说是个好兆头,但对被投资公司来说不是好兆头。”

软银回缩投资战略以减少成本的迹象从上季度开始就非常明显,从孙正义的态度来看,这一趋势还将持续。

孙正义表示,愿景基金在4-6月份批准了6亿美元的投资额度,远低于去年同期206亿美元的峰值水平。他进一步表示,软银正在以新的纪律推进投资工作,此前在进行投资时,初创企业的估值仍然太高。

投资节奏放缓的同时,软银投资部门的人才流失也已经蔓延到了最高级别。

今年7月,外媒曝出,软银集团执行副总裁、愿景基金CEO拉吉夫·米斯拉将淡出软银,创立一个属于自己的新基金。作为缔造愿景基金的核心人物,米斯拉的离职已断断续续传了两年,他与已经离职的前软银COO马塞洛·克劳尔被认为是孙正义的左膀右臂。另据彭博社上周报道,愿景基金另有两名重要管理合伙人也会随米斯拉离去。这样一来,自2020年3月算起,愿景基金的高管离职人数已达到至少10人。

失去了关键盟友的孙正义还发出了裁员的预警,他提到,愿景基金的人员可能需要 “大幅减少”,在软银集团层面也需要在不同单位进行 “成本削减”。

据《金融时报》消息,接近软银的人士证实,孙正义在过去三年里曾多次讨论将软银收归私有的选项,但迄今没有推进,部分原因是该公司的各大日本银行贷款方——尤其是瑞穗的施压反对。

软银的愿景基金于2017年完成了首轮募资,986亿美元的基金总额是史上创投基金最大,体量相当于4个银湖资本和15个红杉资本,其LP组合也堪称一时之选。孙正义用独断专行的作风和好胜精神推动着愿景冲击着整个风投界长达五年,时至今日,愿景基金的排他性作风没有真正改变风投界,反而终结了软银内部诸多优秀投资人的职业生涯,外界都在观望的是,开始走下坡路的孙正义是否还存有改变游戏规则的机会。

点赞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