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采影响下,“牙茅”的暴利神话是否会终结?

小柚财经报道:

《集采影响下,“牙茅”的暴利神话是否会终结?》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侃见财经

屋漏偏逢连夜雨,此前已经利空不断的通策医疗,再度遭遇了“黑天鹅”。

根据多家媒体报道,近日国家医保局发布了名为《关于开展口腔种植收费和医疗服务价格调查登记工作的通知》的相关通告,而这也预示着此前市场传言已久的“种植牙采集”,可能真的要落地了。

受到消息的影响,在8月15日开盘后,通策医疗的股价也是直线下挫,盘中一度逼近跌停,最终收盘大跌9.03%;而在最近几个交易日,通策医疗的股价继续下挫,不过短短5天的时间,通策医疗的股价便合计下跌了16.27%,而市值更是在5天内蒸发接近80亿。

作为A股的“口腔第一股”,通策医疗此前又被大家称为“牙茅”,凭借着稳定增长的业绩和超高的毛利率而获得众多资金的追捧,股价曾在3年时间里大涨超过12倍,巅峰时期市值高达1352.9亿;不过,随着最近两年利空的频繁出现,通策医疗最新的股价已经跌去了超过七成,市值也蒸发超过950亿。

如今,被称为医药企业“大利空”的集采又有即将出台的迹象,此前已经大幅回调的通策医疗会否因此再下一个台阶?更重要的是,“牙茅”曾经的暴利神话,又会否因此而走向终结?

从房企到牙科龙头的华丽转身

正所谓“金眼银牙铜骨头”,在A股市场里,牙科一直都被投资者视为坡长雪厚的黄金赛道。

不过,虽然牙科赛道“坡长雪厚”,但在A股市场中,关于牙科的公司却只有通策医疗这一家,也是因为如此,自通策医疗借壳上市以来,其便一直备受资金的追捧,被投资者奉为“牙茅”。

关于通策医疗的历史,最早还要追溯到27年前的1995年。当时,吕建明创立了通策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主要是房地产开发,凭借着正和居、和睦院、通策广场、钱江时代等楼盘,吕建明成功拿下了第一桶金,而通策则从刚开始的房地产公司逐渐改制成了一家综合性的投资公司。

时间来到2006年,当时的杭州市口腔医院进行改制,这家成立于1987年的医院,是浙江最大的口腔专科医院,在浙江甚至全国都负有盛名。此时,已经财务自由的吕建明听到了这个消息,毫不犹豫地耗资了1个亿成功拍下了这家医院的全部股权,并在第二年将这家医院的所有股权注入此前买下的“壳资源”中燕纺织之中,A股“口腔第一股”通策医疗也由此诞生。

当然,上市不过是通策医疗扩张的第一步,有了资金的支持,通策医疗开始通过“区域总院+分院”的模式来进行复制扩张。所谓的“区域总院+分院”,就是将每个区域总院打造为当地规模、水平均领先的医院,由区域总院平台对医生医疗服务技能、学术地位形成支撑,并在区域内形成品牌影响力,分院作为总院的“护城河”可将品牌影响力快速推开,实现医疗资源的优化及客户就诊便捷。

当时,通策医疗在浙江省已经拥有杭州口腔医院平海院区、城西院区和宁波口腔医院三家总院,通策医疗以三家总院为“根据地”,采用自建、并购等方式拓展分院,最终实现了快速扩张。根据数据显示,通策医疗实现了快速扩张,截止到去年年末,通策医疗拥有的医院超过了50家。

而伴随着规模的扩大,通策医疗的营收也不断增长。根据最新的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年末,通策医疗实现营收为27.81亿,和2007刚借壳上市时还不足1亿的营收相比已经翻了接近30倍,而净利润也从2007年的1000万出头增长到了2021年的7.03亿,翻了接近70倍。

采集来袭,“牙茅”的暴利神话能否延续?

实际上,通策医疗之所以被投资者称为“牙茅”,除了上述原因之外,还因为其超强的赚钱能力。

根据最新的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一季度,通策医疗的毛利率为46.75%,净利率为29.07%,虽然还是难以跟贵州茅台相媲美,但这一数据在医药行业中已经处于极高的水平。

那么,为什么通策医疗能够维持这么高的毛利率?这背后,其实和种植牙行业“天价”的治疗费有关。

在此之前,就曾经有媒体报道,口腔治疗的价格十分昂贵,动辄就需要花费数千甚至上万的费用。

而对于种植牙,治疗费用就更加高昂。据媒体报道,平均一颗种植牙治疗费用大约在6000-20000元不等,种全口牙的话,相当于在县城买套房,甚至有人将种植牙比喻为“一口牙等于一辆宝马”,也是因为价格太过昂贵,在市场中一直都有传闻,种植牙将推向“集采”。

而到了最近,关于种植牙“集采”有了更加明确的消息。

根据媒体报道,在国家医保局办公室不久前发布的《关于开展口腔种植收费和医疗服务价格调查登记工作的通知》提到,为贯彻落实九部委相关文件的要求,配合口腔种植医疗服务和耗材收费专项治理,为后续实施种植体集中带量采购、规范口腔种植医疗服务价格项目和收费等工作奠定坚实基础,决定全面开展口腔种植收费和医疗服务价格调查登记工作。

从以往来看,只要相关的药品进入“集采”项目,那么价格的大幅下调将无法避免,例如之前数万元的心脏支架,在集采之后价格就下降到了数百元,相关药企的盈利出现大幅下滑。也是因为如此,曾经“暴利”的种植牙一旦进行“集采”,价格大幅下降也在所难免,通策医疗的高毛利率也将难以持续。

当然,从目前来看,我们尚不得知集采对于通策医疗到底会有什么影响,而通策医疗也回应称“认为种植牙集采对于公司产品销量和利润不会有影响”,但从股价来看,消费者对于“集采”有很大的担忧。

在“种植牙集采”消息传出之后,8月15日开盘,通策医疗的股价也是直线下挫,盘中一度逼近跌停,最终收盘大跌9.03%;而在最近的几个交易日中,通策医疗的股价继续下跌,不过短短5天的时间,通策医疗的股价便合计下跌了16.27%,而市值更是在两天内蒸发接近80亿。

很显然,种植牙集采并不像通策医疗预期那样“影响甚小”,一旦集采种植牙落地,通策医疗曾经的暴利神话随时都有消失的可能。

“牙茅”难破局

除了“种植牙集采”这个大利空之外,增长乏力则是“牙茅”的另外一个困扰。

实际上,早在“种植牙集采”利空出现之前,通策医疗就因为业绩增长乏力而出现了大幅的下跌。

根据最新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的一季度,通策医疗实现营收为6.546亿,营收同比仅增长3.74%;实现归属净利润为1.665亿,同比仅增长1.25%,两个数据的增速都创出了近几个季度以来的新低。

而受到业绩的影响,其股价也出现了明显的回撤,截至8月16日收盘,通策医疗的股价仅为132.15元,和巅峰时期相比,通策医疗的股价已经跌去了接近七成,市值也蒸发超过900亿。

而之所以通策医疗会出现增长乏力的情况,“困于浙江”则是重要的原因。

根据财报数据显示,截至去年的四季度,通策医疗在浙江省内的营收为24.82亿,占收入的比例为89.27%;在浙江省外的营收为2.761亿,收入比例仅为9.93%,很显然,通策医疗的大部分营收仍来自浙江。

从通策医疗的机构分布来看,截至去年第四季度,在通策医疗累计营业的60家口腔机构中,省内占43家,剩余17家口腔医疗机构分别分布于湖北、湖南、云南和江苏省,浙江省明显占据大头。

实际上,早在通策医疗决定推行“区域总院+分院”的模式之后,如今这个局面早已经注定,毕竟通策医疗有实力、有名气的总院仍然集中在浙江省内,一旦走出了浙江省,通策医疗的名气就会大大下降。

对于公司扩张缓慢,吕建民在此前也解释称,“医院的扩张无法像快消行业一样迅速星火燎原,并表示如果通策医疗收入分散在全国各地,增加巨大的管理成本不说,每一处都不是别人的对手。”换而言之,通策医疗的现状在短期内可能难以解决。

从目前来看,一方面是悬在空中、还未真正落地的“种植牙集采”,一方面则是营收增速下滑、增长乏力的现状,种种迹象来看,曾经备受追捧的“牙茅”如今早已跌落神坛,若最终种植牙真的因为集采导致价格大幅下降,通策医疗很有可能会再下一个台阶。

小编申明:本站所提供文章资讯,均由互联网整理。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