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手日记(二十四):午夜订单

北京十里河cakeBOSS出了一单8寸的蛋糕,要送到26公里外的广东顺德菜馆。蛋糕店在闪送里下了两个订单,一个普通单,一个品质蛋糕专送单。

其中专送单上面的小橘条显示,品质专送单内含专属服务费加价。但在骑手的接单系统里,普通单和专送单的价格是一样的,44.74元。

“这个品质专送,看着加钱了,其实根本就没加。”

有骑手直接就问了:那专送还有毛意义?

——显得更尊贵。

闪送骑手夏夏想买个新摩托接送女儿上下学。小朋友大了,有自己想法,不想爸爸老骑那个跑闪送的旧摩托去学校。

他在群里出售闲置:健身用健腹器1个、电暖器1个、110厘米宽折叠海绵垫子1个、老式传真机和晒版机各一个。还有个怡宝水桶,押金条丢失不给退了,自己用不到了,也想转出去。

小孩子年龄到了敏感期,做父母的也是左右为难。

他接了一个长途订单。一家名为时尚烤肉店的烤肉店,预约了一单单程80KM的闪送,送一单烤肉去河北省廊坊市东方学院。骑手从北京出发,需往返160KM。

——运费138元。

除了家长执意要给念大学的孩子送家里做的饭,其它人还真下不了这种血本。但同城骑手们喜欢这种敞亮大单,单价高,工作量饱和。

如白天听单(等待)时间过多,为了追上收入,有些同城骑手会选择夜里加班。夜里,美团饿了么那些送餐骑手下班了,闪送、顺丰同城、达达等同城快递骑手则等来了加价时刻——虽然那意味着更冷,更辛苦。但也更挣钱。

凌晨一点半,闪送骑手hello还在路上。温度越来越低,他正在犹豫要不要下班回家时,看着系统里,一个单的激励,从8块变16块,又变32块,“忍不住了,就出手了。”

那是一份深夜小龙虾。里程13.7公里,运费64.26元。里面包含了夜间费6.4元,及加价费的32元。目的地是一个他从没去过的地方。出发前他求助队友:“这里是不是朝阳?如果我去了这里,健康码会不会变色。”

——在得到安心的答案后,他出发了。

浙江女孩MINI说:我家是卖咸菜的,所以我爸送货的车也特别脏、旧,我当时也会难过很久。不是因为我嫌弃,而是因为,就因为我爸妈的车,被全班大部分同学嘲笑了好久好久。

——可以说,从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同学)间断性地(想起就)说我。

现在你长大了。

——后来就有精神问题了,这是后话。我现在好了一点,以前不太会说我爸妈干嘛的。

——所以,我觉得那个小朋友(骑手夏夏的女儿),如果其它方面很乖,换车就换车吧(仅个人经历)。我原本觉得一代比一代更幸福,目前感觉自己大错特错。

骑手们说,客户小区的保安,有的比较好,有的特别狗。那些不同物业的保安待遇差别也大。有的一个月收入不到3000元,有的一个月7000元~8000元甚至更多。

收入不同,他们上班的心情不一样。收入越高的保安,服务越好。不止是服务业主,也会捎带服务骑手小哥。

“有的保安还帮你给业主送东西呢。他们还有小车什么的。有的还有电瓶车带你去送,不怕找不到,也不怕跑得远。”

“送完把你带回来。当然了,这样对他们的管理也有很大好处。”

七嘴八舌细数了高端物业保安小哥的周到服务之后,骑手们也很快从理想把自己拽回到现实。

特别好的和特别坏的都属于极少数,大部分都是普通人。我们是靠这些人挣钱的。

在骑手业务能力的鄙视链上,同城类的骑手在顶端,外卖类的骑手在最底端。前者的装备和业务能力都更好,跑远程;后者的人员构成和经验指数比较杂,跑市内商圈。

在收入上,同城骑手平均收入高于外卖骑手。但外卖骑手里面的卷王,收入会远超普通同城骑手——因为同城也没有足够的系统派单。

《骑手日记(二十四):午夜订单》

图片来自:骑手拍摄

下午,资深闪送骑手wang偶遇了一个外卖骑手里的卷王。这个人看起来是个新手,装备普通,衣服不是专业的,连头盔都没有。

但身上和车上,却挂满了超乎想象的派送中订单。画面过于震撼。wang赶紧拍了一张照片,发给了鄙视链上游的兄弟们,同时发出致敬式的感慨:

“下午看到这个人是真TM牛。一车不知道有没有200(运费),踏板也满了。”

“这肯定得超时几个,扣得多,挣得多。”

“反正给我俩小时我肯定送不完。”

“他这最少得俩平台挂满的单。”

点赞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