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前首富戴森47亿英镑的“存钱罐”

詹姆斯·戴森(James Dyson)为英国前首富。根据最新的彭博亿万富翁指数,他拥有150亿美元(约1075亿人民币)财富,财富来自戴森控股的股份。

为管理巨额资产,他成立了单一家族办公室Weybourne Holdings。尽管过去20年,满足全球超级富豪需求的家办在全球范围内出现了激增,但很少有家办的规模能与Weybourne Holdings相提并论。

一、单一家办Weybourne Holdings

与世界上许多超级富豪一样,戴森通过创建一个家办来加强管理和保存自己的财富。家办Weybourne Holdings Pte Ltd帮助戴森家族监管从投资(包括代表其买卖外币)到私人飞机到个人安全的一切事务。该家办创立于2013年,曾用名Holkham One Limited、Holkham Group Limited。

其总部位于新加坡,除戴森控股及其子公司戴森外,还包括戴森农业。此外,Weybourne还涉及金融投资和商业地产。

其中,在英国的地产投资包括:Gloucs多丁顿公园占地300英亩的格鲁吉亚庄园;伦敦切尔西的一处房产;菲茨罗维亚的一系列名为The Village的房产等。

Weybourne在英国的子公司主要包括:

  • Weybourne Limited
  • Weybourne Finance Limited
  • Weybourne Properties Limited
  • Dodington Commercial Properties Limited
  • New Beeswax Dyson Farming Limited(拥有约3.5万英亩土地,包括众多农场。戴森曾投入巨资购买林肯郡、牛津郡和格洛斯特郡的农田等;采用可持续方法耕种,农业+科技)
  • Weybourne Investment Nominees Limited

据相关备案文件显示,截至2019年5月,Weybourne拥有45亿英镑资产。该公司不再报告财务状况,并在房地产、农业和公共市场开展活动。

Weybourne的主要资产收入来自戴森控股的股息。2018年,Weybourne从戴森控股获转移资本和股息3亿英镑股息,2019年,为4.64亿英镑。彼时,戴森控股表示将把总部从英国迁至新加坡,以聚焦东南亚市场。

《英国前首富戴森47亿英镑的“存钱罐”》

2020年,戴森控股利润增长12%至7.97亿英镑,收入增长5.7%至57亿英镑,并向Weybourne支付了4亿英镑的股息。在此期间,Weybourne还通过戴森控股获得了2 亿英镑,并在2021年1月通过股本转让获得了额外的7亿英镑。

2021年,戴森控股又向Weybourne支付了10亿英镑(11 亿美元)。此外,Weybourne还通过进一步的红利再获得5亿英镑或更多,收益可能会分配到他的商业兴趣、艺术和慈善事业中。

谢菲尔德大学管理学院会计实践教授Richard Murphy对此行为评价道:“实际上,这个家族正在分散其利益。”

据外媒报道,截至2022年,戴森共向他的单一家办转移了约47亿英镑(77亿新元)。家办猎头Agreus Group联合创始人保罗·韦斯特尔表示:“他们正从运营业务中拿出大量资产,使这个实体成为一个专业的投资部门。它们非常多元化。”

Weybourne目前在全球拥有约70名员工,比2019年大约多25%。它最近发布了招聘广告,要求在英格兰南部至少招聘6个职位(该公司的大部分员工都位于英格兰南部)

该家办由出生于1958年的前英国军官詹姆斯·巴克纳尔(James Bucknall)负责管理家族事务,而57岁的前基金经理比约恩·西兰德(Bjorn Thelander)将担任首席投资官。

比约恩·西兰德曾为Rausing家族的利乐拉伐包装集团处理一系列财务问题,后为高净值人士提供咨询和建议。

2020年,Weybourne投资了WestRiver夹层贷款联合投资基金。

二、与新加坡的“爱恨纠缠”

2019年1月,戴森将戴森控股总部从位于英格兰西南部的马姆斯伯里迁至新加坡,以满足其在亚洲业务增长的需求,与此同时,还成立了新加坡家办Weybourne Services Singapore Pte,并招聘IT和金融服务人员。

Weybourne雇佣了分析师和多资产投资经理Brandon Foo,他之前在花旗集团工作。另雇佣的吴启文(Kelvin Wu),曾在健康和安全服务公司国际SOS工作,帮助监管保险业务。

另外,根据提交给新加坡会计与企业监管局的文件,瑞士私人银行Lombard Odier为Weybourne的私人银行家,为其提供相关服务。

戴森主要通过分红和将股本转移到新加坡控股公司的方式筹集资金。新加坡控股公司不公布综合业绩。文件显示,Weybourne于2021年底将戴森的主要房地产和农业业务的股份从新加坡转移到英国,交易价值6.168亿英镑。

之所以要转移股份可能是受税收驱动。驻英国为超级富豪服务的税务顾问马克·戴维斯(Mark Davies)在谈到这笔股票交易时表示,“他把家族办公室当成了一个存钱罐,用来收集多余的收入。”

另据媒体报道,戴森曾先后两次向其新加坡的家办共支付了6亿英镑的股息,成为该公司当年最大的一笔支出。之后,他又通过戴森公司通过股权转让,为新加坡家办注入7亿英镑。三次合计13亿英镑(24亿新币),约占戴森家族资产6.86%。

新加坡作为家族办公室的热门之地,很大一部分优势在于,该国的隐私安全性好,且税收优惠政策好。比如,超过15万英镑(约18万美元)的英国所得税税率为 45%,而超过32万美元的新加坡所得税税率为22%。

“Weybourne几乎可以成为管理个人资产的精品代表,”Agreus Group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塔亚布·穆罕默德(Tayyab Mohamed)表示。“它是家族办公室中排名最高的。”

尽管戴森控股和Weybourne扩大了它们在新加坡的业务,甚至一度戴森还想在新加坡安家置业,包括2019年6月曾豪掷7380万新币买下华利世家(Wallich Residence)超级顶层豪宅,2019年7月以超过4100万新币买入一栋优质洋房。

但仅隔一年,2020年,戴森就卖掉了超级顶层豪宅华利世家(Wallich Residence),并于2021年将其住所搬回英国。

至于为何搬回英国,据外媒报道,2019年戴森将其公司搬迁至新加坡时,就曾受到英国立法者的抨击。此前,戴森家族及其家族企业曾是英国纳税大户。2018年,戴森为英国贡献了1.03亿英镑的税收。

2020年3月时,时任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给戴森发短信,表示如果戴森控股的员工在新冠疫情期间能来英国制造呼吸机,这些员工将不必支付额外的税款。该呼吸机项目耗资了2000万英镑,来自英国和新加坡的工作人员“全天候”工作以制造呼吸机。但最终,该项目没有进行下去。

虽然戴森已将居住地搬回英国,但新加坡仍然是戴森控股的总部和集团重心。戴森控股的执行团队仍位于新加坡,是公司销售和制造业务的中心。

三、詹姆斯·戴森基金会

戴森于2002年在英国成立了詹姆斯·戴森基金会,以支持设计和工程教育,并在英国、美国和日本等地开展业务。

该基金会的目标是通过鼓励学生以不同的方式思考,来激励年轻人学习工程学并成为工程师。该基金会支持学校和大学的工程教育,以及与慈善机构合作的医学和科学研究。

2014年5月,该基金会宣布捐赠800万英镑,用于在剑桥大学创建一个技术中心。

次年3月,该基金会还承诺向伦敦帝国理工学院捐赠1200万英镑,用于从科学博物馆购买位于展览路的邮局大楼。帝国理工学院将在此楼开设戴森设计工程学院,并开设新的四年制设计工程硕士学位课程。

该基金会通过詹姆斯·戴森奖支持年轻设计师的工作,这是一个“庆祝、鼓励和启发下一代设计工程师”的国际设计奖项。它在20个国家开展,面向产品设计、工业设计和工程领域的应届毕业生。

该基金会还支持世界各地设计和技术学院的发展以及教育合作伙伴关系,戴森商业部门已同意每年向教育机构投资3100万英镑,为期5年。

2019年6月,该基金会宣布向戴森的母校Gresham’s捐赠1875万英镑,用于建设一座新的科学、技术、工程、艺术和数学(STEAM)大楼。

除此之外,戴森还是詹姆斯和迪尔德丽·戴森信托基金(James and Deirdre Dyson Trust)的受托人。该基金会全部为自有资金,不接受外部捐赠,主要支持与艺术、医疗保健、教育和体育相关的慈善项目。

四、戴森家族

Weybourne近20%的营业利润率和苹果相差不远。与苹果公司一样,戴森控股走的也是高端、时尚之路。戴森于1991年创立了戴森科技,并于1993年6 月,在威尔特郡的马姆斯伯里开设了研究中心和工厂。

2017年9月,戴森宣布计划生产一款电动汽车,并定于2020年推出。他亲自掏腰包投资20亿英镑,并为这个项目组建了一个400多人的团队,但最后以失败告终。放弃电动汽车项目后,戴森更专注于机器人技术和机器学习。

当然,戴森控股只是戴森商业版图里的重要一环。在商业之外,1999年,他还收购了Domaine des Rabelles,这是一家位于法国瓦尔Villecroze和Tourtour附近的庄园和酿酒厂。

在私人生活上,戴森拥有超级豪华游艇Nahlin,全长91米(299 英尺),在2013年的全球100大游艇调查中排名第36位。除此之外,他还拥有两架湾流G650(G-VIOF)、湾流G650ER(G-GSVI)私人飞机和一架AgustaWestland AW-139直升机。

戴森的妻子为著名的艺术家和地毯设计师迪尔德丽·欣德马什(Deirdre Hindmarsh),他们两人共育有两儿一女。

三个孩子中,只有杰克·戴森 (Jake Dyson) 追随了父亲的脚步,自2003 年以来就建立了自己的照明公司,并将其并入家族企业。2013 年,他与身为音乐家和制作人的兄弟山姆·戴森(Sam Dyson)一起成为非执行董事,这巩固了他作为戴森控股继承人的地位。

山姆·戴森(Sam Dyson)曾是独立乐队Chemists的词曲作者和主音吉他手,后创立了自己的唱片公司Distiller Records。女儿艾米丽·戴森(Emily Dyson)在伦敦经营着一家时尚精品店Couverture &The Garbstore。其父亲戴森以及兄弟的日常穿衣,几乎均由她和丈夫亲自设计。

在遗产规划上,戴森的三位后代被遗赠了总价值4500万英镑的家族企业股份,此举一反企业家向慈善机构大量捐款却几乎不留给子女的趋势。根据提交给Companies House的文件,戴森的孩子们通过回购父亲公司股票的交易获得了这笔财富。这笔交易发生在对此类交易征收的资本利得税从10%提高到18%之前。

对于此,公司发言人说:“在过去的35年里,这个家族一直参与公司的工作,支持公司度过艰难时期。詹姆斯想要照顾他们的未来是很自然的。”

戴森慷慨地给予后代的行为与其他著名企业家形成鲜明对比,其中包括比尔·盖茨,他表示会把350亿英镑的微软财产留给慈善机构,而不是他的孩子。《龙穴》明星邓肯·班纳坦(Duncan Bannatyne) 则计划捐出其3.1亿英镑的全部财产给慈善机构。

除了继任计划外,戴森控股还将保持独立,不会在其创始人退休时上市或出售。戴森公开表示:“家族企业的美妙之处在于,你会担心产品是否正确,而不是任何持有短期观点或其他人想法的投资者。我不想成为一家上市公司。我们可以非常长远,开发可能需要数年才能实现的技术。我们可以耐心等待。”

点赞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