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宣战”苹果

“蒂姆·库克,怎么回事儿?”

《马斯克“宣战”苹果》

北京时间11月29日凌晨,马斯克在推特上向苹果开火。

他连发数条推特,称苹果已经基本上停止了在推特上投放广告,并且透露:“苹果还威胁将推特下架,但是不告诉我们原因。

在拿着喇叭告诉世界“我被苹果欺负了”之外,马斯克还发起了舆论攻击,他发起了一项投票,问“苹果是否应当公布所有影响客户的审查措施”,5个小时内,有122万人参与投票,其中85%选择“应当公布”。

《马斯克“宣战”苹果》

马斯克似乎已经摆出了全然的迎战姿态,他发布了一张表情包:直走,支付30%(苹果应用商店分成),右转,开战。一辆代表马斯克的汽车急转向右。

《马斯克“宣战”苹果》

一天前,某视频播客主持人在推特表示:如果苹果和谷歌从应用商店移除推特,马斯克应该生产自己的智能手机。

马斯克回应了这条推特,表示:“当然,这是最坏的结果。但如果它真的从苹果谷歌下架的话,在没有其他选择的时候,我是会生产一款自己的智能手机作为替代品的。”

强势的苹果遇到了硬骨头马斯克,好戏还在后头。

何来“下架”一说?

自马斯克入主推特之后,该平台就发生着一系列的变化,可能会触犯到苹果应用商店的规定。

苹果应用商店对开发者的要求明确:为用户创造一个安全的环境,并强调保护儿童的重要性。

2021年初,苹果应用商店曾下架社交应用Parler,彼时Parler是美国增长最快的应用之一,一度在苹果应用商店美国地区的免费应用榜上排名第一。而下架的原因是Parler对平台内容没有采取足够的管理措施,从而导致大量鼓动暴力和犯罪的帖子。几个月后,当Parler更新了应用并加强了内容审核,苹果才允许其重新上架。

马斯克在推特开启了大规模裁员,裁员的比例高达50%,平台的内容审查人员也没能幸免,这可能损害到推特本身强大的内容审核系统。

马斯克还在推特进行“大赦”,为以往被平台封禁的账户解封。目前,美国前总统特朗普、说唱明星“侃爷”的推特账号都已经被“放出来”了,后者因为反犹言论多次被推特封禁。

推特的这些变化,让外界对平台的内容产生担忧,虽然马斯克在接手推特前一天曾向广告主保证推特“不会变成自由的地狱”,但依然有众多广告主出逃。据媒体报道,推特的百大广告主中已经有一半停止在该平台投放广告,按照马斯克的说法,苹果也已经加入跑路行列。

就苹果应用商店来说,姓“马”的推特可能因违反其内容审核和存在有害内容而遭到审查,甚至下架。如今马斯克告诉他的1.2亿推特粉丝,苹果已经向推特发出了明确警告。

目前,苹果方面并没有公开就此事作出回应。但已经有迹象表明,苹果或许正在密切关注推特,看其是否违反了应用商店的政策。

11月18日,推特前安全部门负责人约尔·罗斯(Yoel Roth)在《纽约时报》发布评论文章。文章中透露,在本月初马斯克刚接手推特之后,平台曾出现一波仇恨言论,包括苹果和谷歌在内的多个应用商店的代表与推特进行了接触。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信号是,“苹果院士”菲尔·席勒(Phil Schiller)删除了自己的推特账户,时间就是在马斯克接管推特之后。而席勒自2015年起负责管理苹果应用商店,这被一些人认为是对新推特的一种表态。

苹果应用审查部门前负责人菲利普·苏梅克(Phillip Shoemaker)对媒体表示,苹果公司最近的举动“就像是在进攻之前从一个国家撤军一样”,似在做战争来临前的准备。

马斯克对苹果的怨言,不止有“下架威胁”,还有“苹果税”。

苹果税,简单来说就是苹果对应用开发者的抽成,比例最高达30%,而且这不仅限于在应用商店下载付费软件,应用内购买虚拟商品也需要走苹果的IAP通道。

近年来对苹果税的质疑和反抗此起彼伏,国内用户熟知的事件大概是微信当年的文章打赏和公众号文章付费阅读功能,都曾发生和苹果之间的拉扯,还导致iOS用户一度无法使用相关功能。

除此之外,Netflix早已关闭了在iPhone用户进行会员订阅的功能,用户只能在网站买会员。而《堡垒游戏》开发商Epic Game更是在2020年就将苹果告上法庭,指控其向开发者收取应用内购买的30%佣金是不合理的,到了今年11月,Epic Game再一次提出上诉。

《马斯克“宣战”苹果》

马斯克近年来对“苹果税”也多次进行批评,在盯上推特之后尤其如此。4月传出要收购推特,马斯克5月就发起攻击,在推文中称苹果应用商店的抽成就像对互联网征收30%的税,这笔费用是本应有的10倍,显然是不合适的。

但苹果在这方面却始终强硬,甚至在今年10月,苹果又更新了相关政策,要求用户和广告商在为TikTok和Meta旗下Instagram等应用中“推广”帖子付费时,也必须走IAP通道,这也意味着苹果会抽成30%,这些公司的一部分广告收入会流入苹果。

Meta对此非常不满,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苹果此前表示,它从不从开发商的广告收入中分一杯羹,但现在显然改变了主意。”

彼时马斯克刚刚在与推特的收购官司中表演大变脸,要继续推进收购,作为未来的推特老板他也关注到了这个新闻,并且再次表态:对社交媒体广告抽成30%确实过高了。

而到今天,已经当了推特近1个月老板的马斯克对苹果全面开火,再也不是“确实高了”,也不是“显然不行”,而是“开战”。

马斯克擅长打舆论战,既然要对苹果开战,就不会是如Meta一样发个声明表达不满,也不会像Netflix一样关闭苹果购买渠道了事,甚至不单单学习Epic Game那样与苹果对簿公堂。

从马斯克近10个小时以来的推特来看,他已经在升级斗争。他不仅寻找同盟,如发推问“还有谁遭到了苹果的审查”,还做“道义审判”,在最新置顶的一篇推文中,马斯克称:“这是一场未来文明之战争。”

马斯克对推特的愿景是超级App,这使得他与苹果之间的不和谐已经注定。

一天前,马斯克刚刚在推特公布了几张“推特2.0”的PPT图片。图片中显示,推特2.0将会包含以下要素:长推文、视频、支付、加密私信、蓝标认证优化、娱乐化广告内容等。

在其中一张图片中“推特2.0”下写着“全能应用(The Everything App)”,显然,马斯克一直念叨的推特2.0已经在朝着超级App进发。

《马斯克“宣战”苹果》

《马斯克“宣战”苹果》

此前,马斯克就多次称赞微信,认为微信集社交、支付、金融、内容等于一体,是“了不起”的App。10月4日,当马斯克在与推特的官司中二度变脸表示要继续推进收购之际,他曾在推特表示:“买下推特,是创造X——即全能App(The Everything App)——的加速器。”

而学习微信做超级App,就势必会面临与苹果的暗斗。

微信早已成为了“操作系统第二屏”,似内嵌在操作系统里的操作系统,它可以让开发者实际上让自己的程序在苹果手机中运行,却绕开苹果应用商店的审核与抽成,苹果就算说自己无所谓都不会有人信。

自从2017年1月微信上线“小程序”以来,苹果和微信的矛盾就陡然增多。其实2016年时就有传闻称微信原本想将该功能称作“应用程序”,但是难过苹果的审核关,这被认为是苹果嗅到了威胁。而彼时的《信息报》则称,苹果推迟了微信的更新版本在应用商店的上架。

2017年,微信因为公众号平台赞赏功能与苹果拉扯。彼时微信上线公众号平台赞赏功能,随后宣布在“因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在iOS版中关闭这一功能。苹果那边认为这属于购买行为,要走IAP机制,但微信认为这是赠予行为,也不甘于被苹果抽成。经过半年的周旋,最终以苹果和微信都放弃抽成作为妥协,赞赏功能重回iOS版微信。

胜利并不总是属于微信。2018年,微信小程序虚拟支付关停,2020年,微信公众号不再支持虚拟支付业务。虚拟支付业务包含VIP会员购买、充值、录制的课程或音视频产品的购买等。

到了2019年,微信升级了小程序的展示方式,由下拉栏改为下拉页,更加有了操作系统的感觉。彼时微信的月活跃用户数已经超过10亿,“微信威胁苹果”的声音也响亮了不少。

据当时的报道,咨询公司China Channel联合创始人马修·布伦南(Matthew Brennan)称,微信涉及的变化,使得用户手机“基本上有了第二个Home屏”。市场研究公司Canalys分析师阮俊英(TuanAnh Nguyen)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随着微信强化小程序的地位,苹果服务业务将面临重大威胁。”

马斯克决定将推特变为一个超级App,很有可能会引起苹果的警觉。

马斯克造手机的传闻,实际上每年都会传出,但是马斯克从未给出肯定的回答,甚至对此表示过不屑。两年前,当被问及特斯拉正在研发智能手表的传闻时,马斯克回应:“绝对没有,智能手表和手机已经是过时的技术,脑际接口技术才是未来。”

而今,马斯克却清晰地表达出未来造手机的可能性是存在的,这样的态度转变,可能来自于马斯克本人认识到自己的愿景前还挡着苹果这座大山,而从马斯克的学习对象微信的经历来看,这座大山不会自己挪动。

能怎么办呢,马斯克已经做出了决定:开战呗。

点赞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