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芒格请教:难的时候怎么办?

在某家公司 2020的年报中,管理层表示,疫情爆发之后,春节刚过,他们开会讨论的第一个问题是,“如果销售归零,我们公司能生存多久?”管理层表示,“目睹着身边许多朋友丧失工作、生意,甚至失去冷静和陷入沮丧,谨慎似乎是最可行的态度”。

毫无疑问,疫情,是这几年来对投资造成影响最大的宏观事件。雪上加霜的是,还有多个其他外部因素,几乎彻底摧毁了某些行业和公司的盈利能力。很多人、很多投资者、很多上市公司,感到了压力,遇到了困难。

从1958 年到 1970 年,巴菲特写了 13 年的致合伙人信,没看他在哪封信里提到什么宏观大势对投资的影响。即使在后来几十年的股东信中,巴菲特也从来没像很多上市公司那样,在年报中,从国际谈到国内,从 GDP 增速谈到行业产值。宏观太大太远,洞若观火如巴菲特,体量大如伯克希尔,也不敢臆测宏观,绝大多数上市公司和投资者更是没资格谈宏观。

这次疫情带来的冲击是宏观的,但这次困难和以往的困难也并没有什么不同。以往克服困难的经验,能带来信心。

这一次,仍然感觉压在身上的负担很重,仍然感觉呼吸急促,甚至偶尔觉得喘不过气来,但这一切,都非常熟悉。不再有第一次经历困难时,那种无法排解的压抑、紧张。

困难可能比以前更大了,但有了以前克服困难的经验,知道这次没什么不同,就能更加从容地应对,也没必要去喝什么鸡汤,但是,已经坚持了很久,已经难了很长时间,不妨向智者查理·芒格请教一下,如何看待困难,特别是他作为一个投资者,如何看待下跌,他在下跌时是怎么做的。这些或许对我们当下的状况有所启发。

一、为什么向芒格请教如何对待困难?

为什么向芒格请教如何对待困难?怎么不找格雷厄姆,不找巴菲特,不找施洛斯?

因为芒格这一生,经历的磨难太多了。他曾经因为失去年幼的儿子,而在帕萨迪纳市的大街上边走边哭;他曾经因为开工厂失败,做了一桩烂生意,而殚精竭虑;他曾经因为眼睛手术失败,而像一头困兽一样,躲在角落里承受钻心般的痛苦。

举一个具体的小例子。1953 年,芒格的第一段婚姻结束后,房子归前妻,他住进了学生公寓。每个周末,他总会开心地接他的孩子们出去玩,逛公园、去游乐场、去朋友家。

那时的查理,在衣着上仍然很讲究,但他开着一辆又破又旧的庞蒂克牌汽车。别人一看这辆破车,就觉得他像一个穷鬼。查理的女儿问他:“爸爸,这车多破啊!你怎么开这么一辆破车呢?”查理回答说:“这样我就不会被拜金女盯上了。”其实,那时他真没钱,那时他在当律师,当时的律师还不赚钱。

每次想到这件小事,我总是觉得心酸。这件小事是芒格经历的众多坎坷中的一个缩影。

下面,我们向智者芒格请教,听他讲如何看待困难,在逆风的市场中,一个合格的投资者该怎么想、怎么做。以下内容节选自每日期刊公司和西科金融公司股东会中的问答部分。

二、芒格怎么理解困难?

1. 难是正常的

股东:请教一下您对美国运通的看法,请问美国运通的护城河是否变窄了?

芒格:美国运通失去了开市客这个大客户,真是非常可惜。资本主义的竞争就是这么激烈,别的银行开出了更优惠的条件,把这单生意抢走了。在白热化的市场竞争中,哪怕再强的公司,稍一打盹,就会被对手赶超。这就是现代资本主义市场的残酷性,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根本无法生存下去。

……美国运通的管理者一定会说,竞争很激烈,他们一直很努力。每日期刊公司不也一样吗?我们也很努力,但每日期刊公司的报纸业务还是大势已去了。盖瑞,你说说,难道我们没努力吗?

盖瑞·萨尔兹曼:我们努力了,但竞争实在太激烈了。

芒格:是啊,我们只能节节败退。成年人的世界就是这么难。(2015 年)

股东:在人的一生中,世界会发生很大的变化。等我到了您这个年纪,有什么东西是不变的吗?将来的好生意和现在的好生意有什么共同之处?

芒格:唯一不变的是这个“难”字。你会经历亲人离开这个世界,你会遭受一些沉重的打击,你会品尝到痛苦的滋味。人的一生,九九八十一难。走到生命的尽头,才发现一切都是一场空。无论你怎么拼搏,人生注定以失败收场,悟出了这个道理,你就明白了什么是人生如梦。小猫小狗不知道什么是命,我们不一样,我们能领悟到人生如梦的宿命。

有人说,热力学定律中讲的能量守恒根本不适用于人生。人生的结局不可能是赢,所有人都逃不掉失败的宿命,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终极难题。(2017 年)

股东:如果每日期刊公司突然实现了一大笔利润,管理层会怎么做?在当前低利率、低通胀的情况下,该怎么投资?

芒格:在当前的环境中,股市处于高位,房地产的很多领域价格也很高,手里有闲置资金,很难找到合适的投资。我们只能尽力而为。不是说遇到了困境,就有灵丹妙药,一吃就解决了。困难来了,我觉得自己也有份,这很正常。(2021 年)

股东:伯克希尔的长期目标是每年提升内在价值 15%。

芒格:最高也就 15%。我们希望伯克希尔能增长得更快,但我们觉得 15% 已经是我们能做到的极限了。这个目标难度很大,我们无法保证一定能实现。

股东:伯克希尔的净资产是 570 亿美元,巴菲特先生说了,伯克希尔的内在价值远远高于净资产价值。

芒格:是的。

股东:内在价值取决于资本收益率和折现率,为了讨论方便,我们不妨假设伯克希尔当前的内在价值在 800 亿美元到 1000 亿美元之间。在此基础上,按 15% 的增速计算,10 年之后,伯克希尔的内在价值将介于 3200 亿美元到 4000 亿美元之间。

芒格:你的数学不错。

股东:三四千亿美元,可不是小数字啊。

芒格:你说得对。

股东:您和巴菲特先生多次表示,投资环境困难重重。在如此困难的环境中,伯克希尔怎么才能实现巨大体量的增长?我觉得有些难度,您认为呢?

芒格:当然难了。换个角度说,清楚地认识到困难,总比觉得简单要好。认清困难,更有可能实现目标。(1999 年)

2. 难有好处

芒格:……如果我们乐天知命,我们就能以积极的态度面对人生,在有限的人生里,活出自己的价值。这个道理,大家应该能想明白。用一生的时间,从零开始,通过一点一滴的努力,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你用自己的能力和智慧帮助他人,给别人树立一个良好的榜样,你会感到非常骄傲,非常值得。正是因为难,才有很多乐趣,才能体会到克服困难的喜悦。

人生的“难”还有一个好处。今天上午,在股东会之前,我们开了一个董事会,我们谈到了软件的实施问题。在一个新地区实施复杂的软件程序,总是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经常出现故障,经常需要重来,忙得焦头烂额。我说,我在这一生中发现了一个道理,一起吃过苦、受过罪,一起打拼出一番天地,这样结成的友谊关系最亲密,这种情谊是无法在安定富足的好日子中建立起来的。

在逆境中,我们疲于应对,痛苦挣扎,但是,逆境最能锻炼意志、塑造友谊、孕育成功。只有在逆境中共同奋斗,人们才能建立起同甘共苦的情谊,这份情谊弥足珍贵。

面对困难,我还有一个观点。人生的困难一个接一个,每个困难都是对我们的一次考验,都是我们表现自己的机会。我建议大家以这样的态度面对困难。特别是等你们上了年纪的时候,这个态度非常有用。人老了,很多困难是无法克服的,没一个好心态不行。(2017 年)

3. 和别人比,我们不怕难

辛普森:我认为,在今后五年里,财产保险行业的竞争将更加激烈。查理刚才也讲了,财产保险公司的业绩很可能会下滑。

芒格:行业竞争更激烈,业绩可能下滑,我一点都不怕。我看好盖可保险的前景。未来20 年,整个行业的日子都不好过,我们反而可能逆势上行。行业困难,大家都困难,就看谁的承受能力更强了。(1999 年)

无论是在我们的储贷业务,还是圣巴巴拉市的房地产业务,我们都留有充裕的安全边际。想让我们出现巨大亏损,没那么容易。除非整个社会都遭了大灾,人们都活不下去了,那我们才会陷入困境。

有一次,有人向哈佛大学的校长德里克·博克 (Derek Bok) 提出了同样的问题。那时候,哈佛大学的捐赠基金规模最大,哈佛大学的学术声誉和社会影响力都处于巅峰时期。有人问博克教授,如果政府持续削减投向高校的教育经费,哈佛大学会受到怎样的影响。博克沉吟了片刻,回答道:“我们不会是第一个倒下去的大学。”

我们发放贷款的时候就谨小慎微,留足了安全边际。我们发放的贷款占资产评估价值的比例较低。我们发放贷款的信用标准设置得很高。我们持有的长期贷款,99.999% 都是安全的。在我们持有的贷款中,很多属于房产价值高、贷款金额低的情况,例如,房产价值 40 万美元、贷款金额 2 万美元。(1990 年)

4. 喜欢难,做成了,别人抢不走

(1)比别人先吃苦,先苦后甜

芒格:做生意就是这样,谁先进去了,谁先把苦吃了,谁先做成了,谁就占据了先机,后来者不但要把所有苦头再吃一遍,而且还要面对已经占据了先机的利捷航空。我们现在苦,后来的竞争对手会比我们更苦。

正因为如此,很多公司宁愿先吃苦。可口可乐开拓世界市场,每到一个新的国家,它都是硬着头皮干。现在可口可乐总算苦尽甘来了。利捷航空进军欧洲也是同样的道理,我们现在吃苦,是为了将来不吃苦。(2000 年)

(2)喜欢难,做成了,别人抢不走

芒格:如果每日期刊公司成功了,不但股东能赚钱,而且我们能为社会做出贡献。政府机构使用的现有系统效率低下,需要进行大量自动化。我们做软件,我们提供服务,做的是脏活、累活。正因为又脏又累,别人不愿意干,我们才有这个机会。人家微软不愿赚这个钱,微软可以在别的地方轻松赚钱,何必来遭这份罪。

越难,我越喜欢。因为难,等我们真做成了,才不会被别人轻易抢走。(2015 年)

5. 用幽默对待困难

股东:您是否考虑过成为一名相声演员?您抖包袱的频率之高,相当罕见。(笑声)

芒格:你很懂我。我不是犹太人,但是我非常向往犹太人的幽默。犹太人只占世界总人口的2%,但是他们创造了世界上 60% 的幽默。犹太人经历了那么多苦难,却仍然能笑对人生,真是令人赞叹。我非常欣赏犹太人。建议你们也像我一样,学习犹太人笑对苦难的人生态度。(2018 年)

股东:您看出了人类的许多愚蠢行为,却并不因为人类的愚蠢而感到失望。您一直是这样的人吗?像您这样想得开对吗?

芒格:非常对。这是我和犹太人学到的人生态度。犹太人经历了那么多苦难,却仍然能笑对人生,我非常敬佩他们。这种笑对苦难的人生态度,也非常符合我自己的性格。幽默确实是排解痛苦的良药。(2019 年)

三、投资遭遇市场下跌怎么办?

以上是智者芒格对困难的理解。下面,再请芒格讲一下,具体就投资而言,当遭遇市场下跌时,该怎么办?

1. 长期投资,要能承受得起50%的下跌

股东:1973 年,您在管理合伙人的资金时,亏损了 30%。1974 年,您又亏了 30%。在两年的时间里,亏了一半多,请问当时发生了什么?您从中学到了什么?

芒格:这个问题很好回答。当时,我为合伙人管理资金,我管理的合伙基金在一年之内跌了50%,市场跌了 40% 左右。当时发生了大概三十年一遇的经济衰退,占据垄断地位的报业公司都跌到了三四倍的市盈率。市场跌到最低点时,我从高位下跌了 50%。

下跌 50% 的情况,单单在我持有的伯克希尔股票上,就出现过三次。做投资,需要有点承受能力。投资是一件长期的事。既然做好了长期投资的准备,当遭遇 50% 的下跌时,你就得坚决顶住,别吓得屁滚尿流的。

我用我的亲身经历告诉你们,好好修炼自己,当遭遇 50% 的下跌时,要做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掌声)别琢磨如何躲过大跌。该来的,总会来。没来的话,只能说明你不够拼。(2017 年)

2. 体会痛苦是投资中的一部分

芒格:我也确实吃到了波动的苦。查一下惠勒芒格合伙公司(Wheeler, Munger & Co.) 1973 年和 1974 年的收益率,你就知道我那时候多狼狈了。其实,大跌的那两年是在积蓄力量,没有那两年的磨砺,就没有后来的爆发。在 1973 年和 1974 年跌得最厉害的时候,我很清楚,我自己手里的股票的价值是市场价格的三倍。

只要我自己能坚持住,市场不能把我怎么样。市场跌得很厉害,我需要坚持下去,但还远远没到破产的程度。那段时期确实很难熬。我觉得,年轻人就该有股拼劲,就该吃点苦头,好好历练历练。不敢拼、怕吃苦,那不太怂了?(1995 年)

3. 有时候就是需要等待和忍耐的时期

股东:我是一个新手小白股东。我还没积累起大量财富呢。我也想生活富足。您刚才说现在的机会不多了,有点把我吓着了。请问我们这样的菜鸟还有希望吗?

芒格:你们这些菜鸟是新一代的投资者,在你们今后的一生中,你们会有属于你们自己的机会。但是,如果说,你们想在今后五年里轻松致富,那可能不太现实。与你们周围的老鸟相比,你们的投资之路可能会更难一些。

难就难一些,别灰心。

股东:我还年轻,我有10 年、20 年的时间。

芒格:你们年轻人前面的投资之路还长着呢。有时候需要播种,有时候需要收获,也有时候需要熬过寒冬、保住命。有个孩子问他的爷爷在法国大革命期间做了什么。他爷爷说:“我活下来了。”

有时候能活下去就不错了。到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把各种情况都考虑到,事先做好准备。(1997 年)

四、结语

写到这,如何看待困难、看待大跌,智者芒格已经讲完了。我不觉得我有什么话,值得说给别人听的,所以,上面几乎全是引用的芒格的话。

现在的市场中,有的大型上市公司,堪称国之重器,信用等级等同于中国主权信用等级,价格竟然远低于净资产。有些中小型上市公司,经营毫无问题,业绩甚至在往上走,股价也达到了破产清算价,有的甚至是低于净现金的。

芒格1970 年代遭遇大跌时说“我自己手里的股票的价值是市场价格的三倍”,现在的市场中,没达到这个标准的,也许不能算便宜了。换成了巴菲特,他是否会一样欣喜若狂?我们呢?真那么难吗?无论如何,听芒格讲如何对待困难,或多或少能对我们当下有些启发。

顺便说一下,开头提到的那家上市公司,管理层未雨绸缪,担心受到疫情影响,然而这家公司在疫情期间的营收和净利润是连创新高的。它找到了正确的经营策略,它有优秀的管理层。

疫情是难,好公司还是好公司。它的股价却未能幸免于难,写作本文时,它仍在创新低,股价不到前期高点的三分之一。可惜,即使跌下来了,似乎也只是到了合理的价格。好公司难得便宜。

点赞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