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回暖了,险资却还在撤离

入股5年,平安退出了旭辉5%的持股线。

11月29日晚间,旭辉控股发布了董事变更信息,因集团内部分工调整,陈东彪辞任执行董事一职,转而由汝海林任执行董事。

这本是一起正常的人事更替,但因为非执行董事蒋达强的一同辞任,而引起关注。

据公告,由于平安人寿、平安资管(香港)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在旭辉的持股比例变更至低于5%,获平安投资者提名的蒋达强将辞任并不再担任非执行董事。

乐居财经《地产K线》查阅资料发现,平安人寿在11月14日减持了400万股旭辉股份,持股变更为4.95%。这使得平安集团在旭辉的持股也降至4.98%,突破了5%的持股线。

根据旭辉2022年中报,减持前,平安人寿持有旭辉5.76%的股份,整个平安系的持股是5.98%,是旭辉第三大股东。减持后,由林伟作为控制人的卓骏成为旭辉的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5.52%。

平安对旭辉的减持是险资撤退地产的一个缩影。在房地产上升期,地产股曾是险资的重仓对象。但从去年以来,行情急转直下,险资开始加速撤退。

这两年来,泰康人寿、平安人寿、中国人寿、大家人寿等险企均对持有的地产股进行不同幅度的减持,被减持对象不乏万科、碧桂园、招商蛇口、金地等龙头房企。

一、五年之痒

2017年7月27日,正在冲刺千亿规模的旭辉引入平安作为战投,与平安资管(香港)公司、平安人寿订立认购协议,平安人寿同意以3.50港元的价格认购旭辉控股5.45亿股股份,后者共募得资金19.075亿港元。

受利好消息刺激,旭辉的股价在三天内累计增长超10%至5.4港元。

在此次交易前,平安人寿已拥有旭辉控股约2亿股股份,占其已发行股本73.67亿股的2.72%。增持后,平安人寿共拥有旭辉控股约7.45亿股股份,占其已发行股本的10.12%,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根据此次签订的协议,平安不动产拟在满足相关投资条件的情况下向旭辉投资约人民币100亿元作为项目层面战略性投资,对双方都认可的潜在房地产项目开发经营,共同开发、共同获益。

那时的地产高歌猛进,险资也藉此机会疯狂加持。数据统计,仅2015年至次年上半年,24家险资通过二级市场交易和认购定向增发,总共在A股买入了54支地产股并跻身十大股东。

此后几年里,险资仍不断加码地产股。包括万科、金地、华侨城、保利地产、碧桂园、金融街、远洋地产等在在内的数十家房企,均有险资涉猎。

平安那段时间也频频入主地产公司,2015年入股碧桂园、2017年入股旭辉、2018年入股华夏幸福、2019年入股金茂、2020年入股招商蛇口。

目前,中国平安是碧桂园的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7.76%;持有金茂14.08%的股权,为第二大股东;持有朗诗绿色管理6.92%股份,为其第四大股东;持有华夏幸福25.18%股份,为其第一大股东。

随着2017年8月,平安人寿对旭辉认购的完成,平安投资者有权提名一名指定人士为旭辉控股董事会中的非执行成员。2018年11月,旭辉控股非执行董事邹益民辞职,平安指派资产管控中心战略投资管理董事总经理王威接任,任期三年。

入股后的几年,也是旭辉业绩增长最快的时期,2017年迈入千亿阵营,2019年实现合同销售额2006亿元。但2021年开始,地产行业寒潮来袭,旭辉销售增长疲软,股价也开始下跌。2021年上半年,平安对旭辉控股进行减持,持股比例降至6.59%。

同年12月,平安不动产总经理蒋达强出任旭辉控股非执行董事一职。在此之前,蒋达强曾在2012~2018年间担任旭辉集团副总裁。

当然,虽然平安在持续撤退,但平安系与旭辉仍保持紧密合作。今年3月9日,旭辉还与平安银行签订了《银企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平安银行将授予旭辉50亿元并购融资额度,促进旭辉更好地把握市场上的收并购机遇。

二、险资的退意

资本是逐利的,股价持续低迷之下,险资为了及时止损不得不撤离地产股。去年以来这一现象尤为明显,已有包括中国人寿、泰康人寿、大家人寿等在内的险资企业对所持有的房企股份进行不同程度“抛售”。

去年9月,大家人寿首次减持金地集团股份。12月又继续减持金地6912.92万股,占金地总股本的1.53%;并通过大宗交易方式转让约1.57亿股,占金地总股本的3.47%。几次变动之后,大家人寿的持股比例降至5.43%,总计减持套现金额超70亿元。

在减持前,大家人寿持有金地集团约9.22亿股股份,持股比例约20.43%,是金地集团的第二大股东。

除金地集团外,大家人寿还减持了金融街。去年11月开始,大家人寿减持金融街股份合计3510万股,占后者总股本1.18%。变动后,大家人寿持有金融街普通股累计达到3.0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11%。

值得注意的是,在金融街的前五大股东中,保险企业占了三位,分别为和谐健康、大家人寿和长城人寿,持股比例分别为15.68%、10.12%、4.83%。

行业“老大哥”万科也未能逃脱被险资减持的命运。有数据显示,中国人寿已连续5个季度减持万科A股份,持股比例从2.16%降至0.73%。

险资入股地产中,泰康系与阳光城“十年净利润千亿”的豪赌备受市场瞩目,但这场赌约仅持续了一年。

2020年9月,泰康系以每股6.09元的价格买入阳光城5.55亿股,耗资33.78亿元。去年三季度开始,阳光城的业绩急转直下,泰康系的两位董事甚至对三季度的业绩报告提出了反对票。

同年12月,泰康人寿及泰康养老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减持阳光城合计7.41%的股份,同时,泰康养老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其持有的阳光城8280.77万股无限售流通股份,占总股本的2%。权益变动后,泰康系的持股比例降低至3.997%,其中,泰康养老不再持有阳光城股份。

减持时,每股3.05元转让单价,总价款9.36亿元,对比战投,阳光城的股价已经跌了一半。以公告日的收盘价来计算,入股阳光城一年,泰康系亏损超16亿元。

今年2月,泰康系直接“清仓”。泰康人寿减持阳光城约1.65亿股股份,占其总持有阳光城股份的99.98%。接盘方泰禾建材替代泰康系成为阳光城的第二大股东,并将其股份全部质押给了泰康系。其中,1.85亿股份质权人为泰康人寿,1.22亿股份质权人为泰康养老,质权用途均为履约担保。

点赞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